颐养天年

[叶蓝] Long Away 14

这一天晚上,蓝河理所当然地没有睡着。


“可恶……”


在床上翻了个身,蓝河再次想起了叶修落在自己手指上的轻吻。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点凉意比起之前的一切更让他心头发慌,心跳的厉害。


“什么意思啊!……”蓝河抱住头,在被子里滚了好几圈,“……我又不是女生!”


在一些古老的贵族中,仍然流行着吻手的礼节,以示对女性的尊重。然而蓝河他们这个年代,早已抛下了那种封建朝代一百多年。而蓝河也不相信叶修还保留着某种大家族的习惯,不发作一下就不舒服。他更相信那是某种血族的基因在暗中作祟。


对猎物习以为常的戏弄,和实为傲慢的所谓贵族修养。


“哼。”蓝河抽了抽鼻子,觉得叶修有些地方是挺傲慢的。


……不过这是不是说明血族对他的侵染加深了?想到这点,蓝河立刻又纠结起来。


于是就这样盘算着“他到底故意的还是无意的”“我该不该提醒他”之类的事情,蓝河就这么胡思乱想了一个晚上……


“呼……”


再次翻了个身,蓝河冷静下来的时候,发现窗帘外的天空已经隐隐发白。


叹了口气,他坐起身来。昨天对方那个“睡个好觉”的祝愿,现在看来完全是种诅咒。


来到镜子前,蓝河看到了镜中疲惫的自己。然而有些奇怪的是,他觉得自己的长相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嗯?……”拉了拉自己的脸,蓝河皱着眉观察了半天。耳朵还是耳朵、鼻子还是鼻子,牙也没有变长,那到底是……


眼皮一颤,蓝河突然有了某种明悟。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意识到了什么。


……他的皮肤变好了。


尽管是一整夜睡眠不足的状态,蓝河还是发现自己白的几乎能发出莹光。皮肤光洁程度的细小改变,让他的外貌产生了不易察觉的变化。而这种改变,令他看起来似乎得到了某种充足的滋养……


……滋养个头啊!!!


蓝河心里咆哮,手下一用力,然后就听见“咔嚓”一声,桌子的一角被他掰了下来。


蓝河:“……”


等等,等等……这样的事好像之前也有过。蓝河有些头疼地按住眉心,想起了不久前自己突然间感觉到的力大无穷。那个时候他也是这样一觉醒来,身上白的发光,然后出了门就一拳揍飞了一名士兵,接下来还直接升龙斩开了条路出来……


……不会吧。


心中为这些事建立起模糊的联系,蓝河不由地狠狠一抖:难道说自己在病房里的时候,这个人也……?!


“啪!”蓝河双手拍在桌面上,几乎用上了所有的力气。


不行,蓝河,你不能再把时间浪费在胡思乱想上了!


蓝河深吸一口气,开始快速地穿起衣服。他决定还是用劳动来充实自己的每一天,绝对不能让某个人的行为干扰到自己的正常节奏!


……

叶修这座城堡的外围原先有一圈围墙,用于标识城堡的领地。然而似乎是因为建在安全的格林之森,这座城堡的围墙并非坚不可摧的厚重墙壁,而是一种带有装饰性的石雕围栏。在它繁盛之际,毫无疑问,那上面应该开满了各式鲜花——这是一种理应爬满花朵的栏式花墙。


而蓝河今天想做的,就是让它恢复往日的生机。


快到中午的时候,蓝河终于在满是灰尘的园丁房里整理好了这次需要的各式工具。他拿起锄头,抱起园艺用的木梯,然后从城堡后面走出来,穿过一小片阴影,绕到城堡的侧面。


而当他的视线甫一触及那道身影,整个人都吓得朝后跳了出去。


“你你你你怎么又在?!”


什么叫又?庭廊下的黑影,或者说叶修,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微微睁开了一只眼睛。此时他正躺在一张舒适的躺椅上,闭着眼睛在城堡侧面的门廊下小憩。这里是一处城堡主人用来举办茶会的地方,四面通风。而背阴的角度保证了这里的舒适凉爽,上午的阳光刚刚好照射在男人碰不到的地方。


“晒太阳啊。”叶修懒洋洋地回答。


蓝河:“……”


吸血鬼晒太阳,这是什么歇后语吗!蓝河心里满是吐槽,却没有说出来。他只是警惕地瞥了一眼叶修,而后快步来到墙边,搭起了梯子。


平常心,平常心……蓝河心里念叨着,努力保持心境平和。然而他的注意力还是会不由自主地跑偏到身后的位置,心脏微微加快跳动。


脖子上被对方咬过的地方第一时间就已经完全愈合,了无痕迹。但身体上被对方揽在怀里的触感却依然如同昨日那般清晰……


蓝河咬牙,深吸了一口气,而后闭上眼睛。阳光、微风、草木的摇曳……这一刻,周遭的一切终于清晰起来,盖过了叶修带给他的异样感觉。他感到心境慢慢地平静下来,又缓缓把这口气吐了出去。


不管发生过什么,都是他们在协作执行一个任务。这里面没有他自己的感情,而那个人也同样不会投入任何其它的想法……


跟自己确认了这个前提条件,蓝河感到微微松了口气。而后他带上厚厚的园艺手套,开始了自己的辛勤劳作。


……

嘶啦,嘶啦。


蓝河一次次把枯萎的花枝拢在一起,而后拉扯下来。这些失去生命的花茎,本来已经毫无用处,但当他们在土里腐败发酵,就会成为新生命诞生必须的养料。


“呼……”最后一次把枯萎的枝叶从墙上拉下来,蓝河直起腰来,擦了把额头上的汗水。


今天阳光很好,万里无云。此时时间已经到了正午,蓝天之上,太阳异常灿烂地普照大地,为一切镀上近乎白金的光芒。蓝河扯起领子扇了扇风,感觉到整件衬衫都被汗水粘在了身上。


感到有些不舒服,他皱了皱眉头,打算把上衣脱下来。然而正当他打算解开扣子,却突然瞥见叶修正歪着头,打量这边……


“喂!”蓝河一把揪住前襟,把自己遮好,活像换衣间里撞见异性的女孩子。


“咳。”叶修不免有些尴尬,稍微清了清嗓子,“……我又不是没见过,你脱你的。”


“什么叫‘不是没见过’,我又没和你……”蓝河正说着,突然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声音一下子高了一个八度,”……你说什么?!”


“我的意思是……你有什么我就有什么。”叶修及时掩盖住了自己话语的漏洞,一只手虚挡在嘴前,一手无辜摊开,“需要我脱给你看吗?”


“……”蓝河狐疑地盯了叶修半天,终于是放弃了继续脱衣服,而是拿起锄头。此时他的疑虑倒是消除了大半,只是怎么就是觉得哪里怪怪的呢?


叶修躺在回廊遮出的阴凉里,就这么单手托腮,看着小军官卖力的进行劳作。单薄的白衬衫因为汗水的浸透,完全贴在年轻军官的背上,勾勒出一副匀称而饱满的身体。阳光的暴晒让那肌肤看起来如同透明,一缕缕肌肉的线条在衣料下流畅的律动……


“……”叶修看着,突然皱起眉头。他微微低头,手按住自己的胸口,仿佛感觉到了什么。


……见鬼了,还是不行。


尽管他今天一天都在试图用阳光的漫反射来削弱自己,阻止人血给这具身体带来进一步的变化,可现在看来,这种本能的苏醒,远比他想象中要严重的多。


昨天晚上吸的那次血,给他带来了不少麻烦啊。


深呼吸了一次,叶修闭上眼睛。躁动的感觉在他身体里四处游曳,催促着他去获取更多猎物。血族本能的觉醒代表很多东西,觅食的冲动可能只是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环。


叶修苦笑。他也不知道自己当时在想什么,竟然很认真地把人给咬了。


目光再次落到围墙边忙碌的身影之上。蓝河看起来完全没有察觉到庭廊这里在发生什么,只是很用心地翻盖着泥土。叶修定定地看了他一会,然后站起身来,挽起袖子,把手臂放到了太阳底下……


嘶啦!——


一声油泼般刺耳的声音突然腾起,蓝河吓了一跳,急忙回过头来。而他刚好看到叶修的小臂暴露在刺目的阳光下,原本平整的皮肤瞬间被腐蚀成坑坑洼洼的一片,露出肉色。


“你干什么?!”惊怒交加,蓝河叫出声来,一把扔下锄头,跑到庭廊底下,抓住了叶修的手臂。


“你是不是疯了?!!”


此时叶修已经退回了阴影中,被阳光灼伤的伤口开始复原。然而那触目惊醒的伤痕还是令蓝河感到一阵恶寒,他抓住叶修的上臂,却根本不知道该采取什么措施。


“放心,只是做个实验。”叶修却是平静地对蓝河解释道——他总是这么平静,就仿佛任何伤痛都影响不了他的情绪,“很快就会愈合了……”


他们现在离得很近,两个人间的距离不足半尺,但叶修却能明显感觉到那种冲动淡了很多。或许等这部分人血中的能量消耗殆尽,一切就能回到原来的节奏,跟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不再有什么不同……


”你……”蓝河怔怔地望了叶修半天,喉咙里挤出半个字。然而就在叶修以为他会继续质问自己的时候,蓝河却突然松开手,退后了一步。


“你自己……还是小心一点吧。”说道,蓝河偏开头,退回了阳光里。白金色的地面和庭廊的阴影,突然间就像分出了两个世界。


他走到墙根下,收拾好了自己的工具,扛起梯子。叶修望向他,却发现他一个回头也没给自己,只是打包起自己所有东西,很快就消失在了他的视野之内。


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叶修隐隐约约地想到。


他摩挲着自己的手腕,站在阴影的遮蔽下,若有所思。


……

自己就不应该担心那个家伙!


走进厨房里,蓝河狠狠地把园艺手套摔在了桌子上,而后又站在那里胸膛起伏了好一会,才感觉怒气渐渐消了。


所以自己到底是在担心他什么?!……蓝河狠狠挠了挠头,觉得自己到这里以后,心情变得越来越奇怪了。他深呼吸了几次,渐渐平静下来,这才回想起了自己来厨房是干什么——又到吃午饭的时间了。


“该死。”扫视一周,看到厨房里空荡荡的桌子,蓝河不禁腹诽,说好的准备食物呢?


这人根本就是个大驴子!


……刚刚返回城堡的叶修不禁打了个喷嚏。


挂上围裙,蓝河拎起铲子,哀叹自己现在简直就是个厨娘。


然后翻出抽屉里所剩不多的食物,他又否定了这个想法——不,自己同时还是农民和猎人。


瞅着自己手心里完全能够数清的米粒,蓝河感觉愁苦极了。水潭边的那一小片野生水稻已经快被他薅秃了,他上哪里再找合适的主食去?


正在忧心之后怎么准备充足的食物,外面突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你还需要敲门?!”蓝河头也不回地吐槽道。正常来说他是不会对叶修这么说话的,但是今天他正微妙地处于气头上。


然而走廊里却并没有传来回应。


“?”蓝河感觉有点奇怪,回过头。而后令他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门是开的。


咚咚咚——


敲门声再次响起,来自另一个方向。蓝河只感觉后背一麻,寒毛都竖了起来。他僵硬地扭过头去,发现在厨房隐蔽的一角,还有一扇小门。


这是……


这扇小门位于厨房杂物后一个隐蔽的门厅,因为长期没有开启,已经和墙壁混为一色,以至于蓝河完全没有察觉到城堡还有一个这样的入口存在。


咚咚咚!敲门声持续响着,力道不轻也不重,在小门昏暗的光线下却显得有些阴森。蓝河正在天人交战是不是要去开门,身后却有一个脚步声渐渐清晰了起来。


“哦,这么快就来了啊。”


叶修说着,从蓝河背后走上来。蓝河刚要跟他说什么,却见他直接走上前,就把那扇门打开了。


灰尘从小门上扑簌簌地掉落,一缕阳光照射进来。蓝河眯了眯眼睛,而后心里一跳,下意识地扶住了旁边的椅子:因为那出现在门后的,根本不是个人类。


那是一个一米出头左右的生物,身上是褐色的皱巴巴的皮肤。它的眼睛大小有些像人,但明显透着黄铜色的光,是从眼眶中凸出来的。而它的耳朵很长,从两边耷拉下来——如果只是这样,蓝河会认为它是一只矮精灵。然而看到它脸上密布的麻点,蓝河便认出,这是一只人类和地精的混血。


人类和地精……蓝河心里一突。这让他隐隐有了一丝不安的感觉。


“这是住在附近的库巴卡。因为你来了,所以我拜托它送点食物过来。”叶修面对混血生物,没有任何异样的情绪,他转过身向蓝河介绍,“不过它不会说话,所以有什么需要,你需要直截了当地跟它讲清楚。”


“拖巴伊卡。”叶修在胸前画了个十字,用一种蓝河听不懂的语言对混血生物说了句什么。混血生物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而后把手中的篮子交给了叶修,里面放的是各类新鲜蔬菜和瓜果肉蛋。而令蓝河吃惊地是,里面竟然还有不少简易加工后的农产品。


“这是?!”叶修把篮子提回来,蓝河立刻抢前一步翻出了他刚才看到的那样东西。


那是一袋简单包装的小麦粉——它们被一个粗糙的纸袋子装着,上面没有任何标签。然而这足以让蓝河判断对方的社会结构,这无疑是具有一定劳动分工才能制作出来的产品。


蓝河非常肯定,格林之森区域最大的人类聚集点就是蓝雨设在这里的军营分部。而一个混血生物能够正常活动、制造各种简易产成品的据点,那意味着……


“没错,如你所想,这里有一个混血亚人生物的村庄。”叶修看到蓝河的表情,便如实解释道。


“可,可是……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件事?!”蓝河在经历短暂的讶异后,眼中流露出浓浓的惊疑和警惕。格林之森是蓝雨军团的辖区,按道理来说,他们应该对这里了如指掌,但蓝河却从来不知道这片森林之中还隐藏着一个亚人生物的村庄,更不知道它已经繁盛到可以自己生产产品,自给自足……


“这个啊。”叶修面对这个问题,倒是一如既往的平静,“你权限不够啊。”


蓝河:“……”


虽然道理可能是如此,可他怎么还是很想打对方呢?!


“这里面有些复杂,主要是政治上的问题……”见蓝河拳头都举起来了,叶修微不可查地一笑,伸手握住了对方的手腕。蓝河没想到这变故,微微一愣,随即有些尴尬,因为他抽不出手了。“亚人一般都会遭遇非常严重的排挤和虐待,没有人知道他们生活在这里,会对他们更好。另一方面……”叶修说着,把蓝河的手按下去,然后松开了他,蓝河活动着手腕,还是感觉有一丝不服气,“……另一方面,想想混血亚人是怎么产生的,你就会明白原因。”


“你的上级不告诉你们这件事,是为你们着想。”


正有些气鼓鼓地活动手腕的蓝河听到叶修的话,先是微微一愣。而后一种滑腻的不舒服的感觉浮上他的心头,就如同他看到刚才的混血生物时,第一眼的感觉一样。


既然是混血亚人,自然父母的一方是人类,另一方是非人类的生物。


如果说对于美丽的精灵和人鱼来说,人类还有和他们自然诞生爱情的可能,那么对于地精和山洞巨人这样的生物来说,混血种的产生则更多预示了某些邪恶的阴私和龌龊的勾当。


蓝河忍不住微微打了个寒颤,不想再去想。虽然他多多少少听说过某些富豪和没落贵族的怪癖,但是真让他赤裸裸地看到结果,他一时间还是无法接受。


“……能有一个这样的地方让他们生活,也是件好事。”良久的沉默后,蓝河说道。


“的确。”叶修点头,“然而随之便产生了一个问题,没有‘存在’,便不可能有监管。对于安全措施密不透风的格林之森来说,这是这道安全防线上,最大的漏洞。”


叶修的话音轻轻淡淡,消融在空气中,然而蓝河却只感觉有一道闪电在他心中炸响,令他突然明白了那个最关键的问题。


“你是说……”蓝河喃喃。


叶修点了点头。


“潜伏进来的魔族想要通过格林之森的外围守卫,必须要有一个途径。而血脉混杂的亚人种群,正是这样一个绝佳的通道。”

 

(未完待续)

------------------------------

今天去海棠逛了一圈,我感觉现在发文的阵地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肥瘦相间的五花肉真很难得啊!

评论(16)
热度(148)
>
© 颐养天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