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养天年

[叶蓝] Long Away 13

夜幕降临,叶修离开了书房,决定去地窖简单解决一下自己的“晚餐”。


 

然而路过厨房的时候,他注意到了里面温暖的灯光,和飘扬而来的食物香气。


……自己已经多久没吃过人类的食物了?


叶修回想了一下,却无法回忆的十分清楚。因为自从变成血族以后,人类食物对他身体的补充就变得非常有限,而为了保持工作效率,他也很少再选用这种低效的进餐方式了。


走到厨房门口,叶修看到了灶台前忙碌的那个身影:小军官切着土豆,旁边有一口大锅正煮着沸水。他把切好的土豆匆匆倒进去,然后又把洗干净的胡萝卜拿过来,飞快地切了起来。洋葱和一些棕色的粉末已经备在一边,随时准备使用。叶修甚至看到了半只禽类,摆在水槽旁边——对这座森林了如指掌的他很快辨认出,这是一只味道鲜美但难以捕捉的五彩松鸡。


还真把吃的东西找齐了啊……


叶修饶有兴致地靠在门边,欣赏起这一幕。


显然,年轻人会做饭,但不是特别熟练:中间有一次他似乎切到了手指,条件反射地把手放在嘴里吸吮了一下;而接下来,他似乎又忘记了锅的温度,直接用手去碰把手,结果被烫的跳了起来,双手捏住耳垂,直在厨房里蹦跶。


……原来这种姿势可以缓解烫伤吗?叶修好奇地摸了摸自己的耳朵。


而沉浸在灼痛中的蓝河,丝毫没有察觉到背后有人到来。


“嘶……啊!”正抽着冷气,蓝河一转身,突然见叶修杵在门口,吓了一大跳,“你……!”


以叶修的了解,蓝河接下来的问话八成是“你怎么在这?!”。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对方只喊出了半个字,便把后面的语调强行压了下去。

“你,你走路也稍微带点声音啊……”


本来还是质问的口气,突然就变成了微嗔的埋怨。叶修一愣,敏锐地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而蓝河则是心里咯噔一下,立刻转过身去掩饰住自己怪异的态度。


……蓝河啊蓝河啊,你这是干什么呢?!


可能是因为不小心窥见了叶修的某些过去,蓝河面对这个人的时候突然有了一丝别样的感觉。他觉得自己不该再去肆无忌惮地发泄不满,因为那样对眼前这个人……很不公平。


“你,你要吃饭吗?我可没做你的哦……”蓝河一边假装在灶台上忙碌,一边回头朝门边的人说道。的确,看这厨房最初的样子就该知道这个人是不用吃饭的。然而……


……蓝河非常不愿意承认的是,他其实做了。


刚才胡思乱想之际,他满脑子都是某种心疼和惋惜,想也不想就出门找了两人份的食材。然而直到东西都下锅了,他才反应过来:这里的“人”好像只有自己一个……


纠结、痛心、无奈……蓝河没有办法,只能将错就错,干脆把两人的份额都准备妥当。然而真当这个人站在了厨房门口,他又下意识地抗拒起来。归根结底,可能还是不希望给对方留下又一个嘲笑自己的借口……


“……哦,不是。”叶修果然如预期那般否认了自己的目标,蓝河心里一叹。


“不过……”但叶修很快又开口了。


他微微偏了偏头,错过蓝河的身体,看到了流理台上摆着的两个盘子。重新站直身体,叶修弯起嘴角,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


“……我也确实有点饿了,不如分我一点?作为交换,下次做饭的材料我准备好了。“


蓝河听到这句话,长舒一口气。


“……好,好吧!那就分你一点吧。”蓝河“不情不愿”地转过头来,故作犹豫地说道,“不过只能给你一半哦!怎么说我也得自己先吃饱了才行……”


……

奢华的穹顶下,一张足够二十人用餐的巨大餐桌,横陈在餐厅之内。


水晶吊灯在大厅中折射出璀璨的灯光,异彩斑斓。而蓝河和叶修则坐在长桌的两端,一言不发,默默享用着自己的“晚餐”。


毫无疑问,这样的排场对于两个人来说有点过了,但蓝河一想起自己打扫这个区域花了多少力气,就觉得不用一下有些可惜……


然而当两个人端着盘子进入餐厅时,蓝河还是发现了不妥的地方:这么长的桌子,坐在一起显得过于亲密,随便隔几个座位又显得非常刻意。


于是,最终的结果就是叶修坐在一头的主座,而蓝河坐在礼仪上无可挑剔的另一头上。


两个人坐在一张奢华的实木餐桌两头、使用着纯金的餐具、遥遥相对地咀嚼着平民的食物,这场景看起来简直古怪极了。


“……嗯,挺好吃的。”尴尬持续了一会,叶修放下勺子,打破了这片沉寂,“这是什么?”他好奇问道。


“咖喱。”蓝河回道,而后面露疑惑,“你不认识?”


之前,他在收拾厨房的时候,里里外外翻了个遍,才找到一些盐巴和咖喱粉。除此以外的东西基本已经腐败变质,连土豆和胡萝卜都是他在森林里寻找了三里地,好不容易从地里挖的。


“近几年才传进来的吧?”叶修说道,又拿勺子轻轻舀了一点,“……我的意思是十年之内。”


蓝河一愣,随即恍然。咖喱这种食物是海峡对岸一个国家的发明,八年前才通过贸易的船只传入荣耀大陆。而眼前这个人在这里囚居了十年,自然是不知道有这种东西了……


想起白天发现的那张照片,蓝河心中又泛起了一丝淡淡的伤感。


“可是……我是在你厨房里找到的材料,如果你不知道的话……”想到这里,蓝河脸上再次露出狐疑。


“以前还有人会偶尔给我送食物,后来我就让他们不要来了。”叶修不在意地说道,挑起勺子吃了一口。新奇的味道伴随蔬菜的芬芳,形成奇异的口感。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粗糙的米中还带着少许谷壳……不过鉴于可能是小军官自己碾的,就不能够奢求那么多了,“……当然既然你来了,那也可以让他们继续送了。”


蓝河搅拌着盘子里的食物,很久没有说话。


“怎么了?”叶修察觉到对方异常的沉默。


“……我刚才,在地窖里看到你‘储藏室’了。”迟疑了片刻,蓝河说道。


“哦。”叶修没有一丝吃惊的意思,“所以?”


蓝河被他这淡然的语气打败了,他本以为这至少能勾起叶修一丝关于自己人类身份的怅然。


“你……这么多年来都没再吃过人类的食物吗?就靠着那些……”


蓝河说不下去了,他不知道如何形容。在这座城堡的地窖中,有一个靠着魔法维持的冷冻冰库。而在那里面,堆放着各式各样的“尸体”。似乎对于存放他们的人来说,品种和卖相都是不值一提的因素,因此蓝河看到的场景,跟修罗场也差了多少。


那里面有普通的动物,也有近似魔兽的生物。它们中的一些似乎是被正常猎捕的,而一些则根本是战斗后的遗体,已经毫无食物的属性可言。


蓝河努力克制住自己关于“叶修抓着残肢断臂大快朵颐”的想象,然而这种事情你越是想回避,就越会在脑子里……


“……别想太多了。”一看蓝河的表情,叶修就知道他在想什么,急忙出声打断,“里面不全是我的食物,也有实验品。血族是不会需要血以外的东西的。”


“哦……”蓝河闻言,立刻放松地长出一口气。


叶修看着他,不禁觉得很有趣。不知道为什么,对方担心的事情总会给他一种新奇的感觉。


“当然,动物尸体的血肯定没那么好喝……”叶修继续说道,一边还慢条斯理地处理着自己的食物,”……人类的鲜血,才是最美味的……”


“……想要贡献一点吗?”


他说着,舔了舔勺子,笑着看蓝河。


“唔!”蓝河狠狠打了个冷战,立刻清醒了几分。见鬼,他都忘了对面这位是他食物链的上一级……


“我……嗯……”蓝河犹豫地回应着,没想好说什么才足够妥帖。然而最后,他却憋出了一句连自己都感到难以置信的话。


“……如果你需要的话……”


叶修一愣,不禁抬起头来。


“只是一点血又不会死,我又没有那么小气……”蓝河刚才还很犹豫,现在被叶修一盯,反倒有些硬气起来,“只要你是真的需要,就给你呗!”真正的魔族吸起血来,确实是对人命不管不顾的。但对面是一个自制力绝佳的本质人类,蓝河觉得把身体托付给他倒也没有问题。


“哦。“叶修似笑非笑的看了对方一会,最终还是收回目光,“……还是算了。”


十年来,叶修自从转化为血族以后,就从没吸取过一个人类。这不仅仅是关于道德的自我约束,而是叶修深刻明白,任何对于血族本性的放纵,都将会令他离人类越来越远。


适当保持“苦修”的状态,是压制始祖之源的重要一环。假如在他吸血的时候,魔族始祖短暂地控制住他的身体,带来的杀戮不仅会令始祖补充大量养分,还会令叶修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自责。


只不过……


叶修想到了什么,突然一愣。


……现在始祖本源,已经不在自己这儿了啊。


“怎么了?”不久前才被叶修问过的话,此刻又从蓝河的嘴里冒了出来。见叶修说到一半,身形突然一滞,蓝河忍不住出声问道。


“嗯,没什么……”叶修正想说点什么,却听见一声物体突然落地的声音。


“啊!”


蓝河轻叫,然后立刻捂住了手臂。


一滴滴鲜红的血液从他的手肘处滴落下来。


“该死……”蓝河急忙拿餐巾去擦。刚才他在交换刀具和汤勺的使用时,一不小心把没放好的切肉刀碰了下来。而好巧不巧,这锋利的高档货,一下就在他小臂上划开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这下糟了……这地方有没有伤药啊……”蓝河小声嘀咕着,非常懊恼。血族的自我恢复能力蓝河十分清楚,所以他相信叶修大概不会储备什么药品。


更何况……


突然间,大厅里突兀地完全安静下来。隐隐间,蓝河似乎能听到某种呼吸渐渐清晰的声音。而这种感觉让蓝河一个激灵,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等等……!”


惊喊出声,蓝河急忙捂住自己的手臂,双腿一蹬,紧紧靠在了椅背之上。他一只手握刀,另一只手环卫在身前,忌惮地盯住前方。然而预料中的画面却并没有出现……


“放心……”


叶修的动作没有任何变化,甚至神情也没有——他依旧坐在那里,平静地看着蓝河。只不过他的眼瞳中正在飞速充盈金红色的丝线。那似乎代表着他体内的血族血脉正在被唤醒,但远远没到超出控制的地步。


“这种程度不会有问题的。“叶修笑了笑,没有换上什么嗜血的表情。恰恰相反,他有些懒散地靠在了桌边,用一只手撑住了脸,“倒是你自己之后要小心一点……”


接着,完全出乎蓝河意料的,叶修撑在桌子上的小臂上,飞快地出现了一道伤口。


……那道伤口的位置和他自己的一模一样。


蓝河愣愣地看着,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那道伤口在叶修的自愈能力下,很快地重新愈合。再看自己的胳膊,蓝河惊讶的发现自己刚才的伤口也已经消失了,只有地板上仍然残留着一滩血迹,证明他刚才看到的一切不是幻觉。


“?!”蓝河露出惊疑的神情。


“这是契约的一部分……为了避免你这座'监狱'被暴力拆解,我在我们的契约中加了些别的东西……”叶修懒懒说道。


“手指还疼吗?他突然问。


蓝河一愣,急忙低下头来。而他惊异地发现,自己做饭时造成的伤口已经完全愈合了。


不止如此,之前锅把带来的烫伤也已经消失无踪。


“你受到的任何外力伤害都会转移到我身上,以避免你因为第三方的原因殒命。”叶修神色如常,一边解释,一边甩了甩手,“所以正如我刚才说的……之后你得小心一点,一次遭受太多创伤我也会死的,希望我们不会遇到那种情况……”


叶修说完最后一句话,便端起旁边的茶杯,朝蓝河示意了一下,微微一笑。他眼中的金红色此时已经迅速消失,毫无痕迹,仿佛那只是因为闻到血液的味道而出现的应激反应。


“你……”蓝河胸膛剧烈起伏着,有些说不出话来。那一瞬间,他确实感受了难以言喻的震动,来自于叶修竟然对他施加了这样的保护;然而很快,有一种更加莫名的感觉击中了他,那是……


……一种愤怒。


“你……就不能提前告诉我一声吗?”蓝河无法形容自己心中此时的感觉。换做常人,有了这样逆天的保护似乎应该激动不已。然而蓝河只是突然意识到,对方完全没有把他当成一个同等的同伴来看待。


……他无法想象,假如自己在真正的生死关头才知道这件事,会是什么感觉。


叶修微微有些诧异。因为他完全没有想到蓝河会是这种反应。


乱了,又乱了……蓝河再次有了这种混乱的感觉。他不知道自己在烦恼什么:对方是一个比他要强百倍的角色,承担更多的责任不是理所应当吗?就算是换作前线作战,让最强的部队去执行最危险的任务都是必然的选择。而他现在却在为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感到愤怒,这让他感到深深的烦恼。


“……抱歉。”叶修看了蓝河一会,却是突然低下声音,真的道歉了,“我可能一个人生活的太久了。”


漫长的和外界强制分离,让叶修有些遗忘分担责任的感觉。其实在他的心里,蓝河确实只是一个过客,但似乎,对方想付出的远比他自己想象的要多。


“不是你的问题……”蓝河小声地嘟囔了一声,有些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而后他突然深吸一口气,拿起了刀放在自己的手腕之上。但是紧接着,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有些懊恼地把刀扔到了桌子上,然后站起身,蹬蹬蹬地走到了叶修面前。


“嗯?“叶修抬起头,看向蓝河——这次他真的不知道对方要干什么。


“给你!”蓝河紧抿住嘴,把手腕伸到叶修面前,“……好歹也让我贡献点力量吧?”


冰冷的尸体血,蓝河不用想也知道那是怎样的口感。而更不要说里面能蕴含多少能量——蓝河觉得叶修既然要替自己受伤,那自己给他补充点营养也是理所当然的。


刚才他本想割开手腕,在杯子里放血,但转念一想,刀具造成的伤口还是会触发转移机制,与其让叶修再一次受伤,还不如让对方直接咬自己得了。


“哦?”叶修此时却是有些小小的惊讶。对于没参加过战争的小姑娘来说,让血族咬自己或许是种美好的憧憬,但叶修知道对于那些见过血族一口吸干一个士兵的人来说,这种决定是需要一点勇气的。


“你别告诉我你嫌难吃……”见叶修迟迟不动,对对方性格已经“有所了解”的蓝河,忍不住眼角抽动了一下,


“怎么会呢……”叶修倒是神态轻松,甚至笑了起来。只见他突然握住了蓝河的手腕,把他拉到了自己身前。而正当蓝河不知所措的时候,他突然用力……


……把他的手按到了一边。


“……这的血管太细了。”


叶修轻声说道,突然站了起来,蓝河只感觉头顶一暗,而后对方的气息,便吹拂在了他脸上。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叶修抬手,轻轻拨开了蓝河脖子上的发尾。他微微偏头,直视着蓝河的眼睛,“……我可能需要咬这里。”


咕噜。蓝河盯着对方幽深的眼睛,下意识地吞了下口水。他的脖子能够感觉到叶修接触他的触感……那只手是冰凉的,跟之前对方抱住他的感觉完全不一样。


“……”蓝河张了张嘴,似乎想要发出些声音,却并没能成功。叶修看着他,笑了笑,没有再强迫他去做什么反应,而是低下头,牙齿抵在了他的皮肤之上……


“啊……”蓝河轻叫一声,手下意识地拽住了叶修的衣服。


鲜血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异物刺入的感觉带着冰凉和疼痛,让人忍不住微微发抖。


然而这种折磨很快就消失了……一种侵蚀四肢百骸的快感从身体深处涌了上来。


蓝河知道那可能是血仆契约带来的某种副作用,但他没有办法……麻痒的涓流在他的血管中飞速地游动,撩拨着他敏感的神经。他剧烈地喘息着,双腿发软。对方的身体仿佛在散发某种致命的诱惑,吸引着他放松戒备,全心全意地投入这完美的天堂……


“唔!”蓝河一个忍不住,身体一软,跌靠在叶修的身体上——而叶修则紧紧揽住了他,将他抱在怀里,如同嵌入自己的身体般、密不可分。


他的利齿深深地刺入了对方的颈脖,头也深深地埋下。蓝河能感觉到对方的吸吮带给他一种灵魂出窍的感觉,而这种感觉让他无意识地从后抱住对方的肩膀,低低地发出喑哑的呻吟……


“唔……叶……”


抱着叶修,蓝河能感觉到对方的肩胛骨在微微耸动。这种节奏有些奇异地令人着迷,蓝河迷迷糊糊了好一会,才突然感觉到肩膀一松,有什么从他早已麻木的皮肤里抽了出来。


“呼……”


某种柔软的东西覆盖在了蓝河的伤口上,轻轻舔舐。蓝河心中一动,知道那是叶修在清理他遗漏的最后几滴血液。


抬起头,蓝河刚好看到叶修眼中的最后的一丝金红隐去。他的黑瞳黑发依旧如初,完全没有变化——不知为什么,蓝河确认了这点,心中突然间松了口气。


“这就……好了吧?”扶住叶修的肩膀,蓝河稍稍和对方拉开了一点距离。该死,他好像刚才不小心硬了……


叶修看着他,唇边再次浮现出意味不明的笑容。蓝河本以为对方会松开他,却没想到,对方不但没有松手,反而用手扶正了他转过去的脑袋。


“?!”蓝河。


“还有件事……”叶修说道,笑容愈发明显。


“……48小时要到了。”


“啊……啊?!”蓝河先是一愣,而后惊叫出声,脸一下白了。


“不,不,等等!”蓝河拼命挡住叶修——尽管对方什么都还没干,“我们刚才连、连‘这事’都做了!为什么还要那什么啊!”


“这怎么一样?”叶修莫名其妙,“我吸你的血是我从你那里补充能量,你获取我的体液是从我这里补充能量,完全不是一回事啊!”


什么,是这样吗!蓝河抱住脑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刚才他完全打的是“豁出去一回,就不用第二回”的主意,现在才发现自己好像错的离谱。


叶修观察着蓝河的表情,感觉更有趣了。但他觉得让对方再这样烦恼下去也毫无益处,所以他干脆扳过对方的脸……然后直接就这么吻了下去。


“唔……!”


蓝河慌忙中抓住叶修的肩膀,试图抵抗。然而他还没来得及使上力气……叶修的唇就已经和他分开。


……这个吻远比他想象中要简单的多。


“……”下意识地抚上自己的嘴唇,蓝河能感觉到叶修刚才留给了他一些凉凉的东西。那些东西被他吞咽下去,迅速地浸入了身体。而他能感觉到自己产生了某种“镇定”的感觉,似乎自己对身体的掌控力更加强了。


“现在好了。”叶修接过蓝河不久前的话头说道。


而后在蓝河微微的愣神中,他抬起他的手,轻轻吻在了上面。


“时间不早了……睡个好觉。”叶修说道,


接着,在蓝河呆呆的注视中,他绕过餐桌,飘然离开了这个房间。

 

(未完待续)

----------------------

正常一章是5000字,这章我写啊写啊,就是写不完。然后一看原来已经快七千了……

评论(16)
热度(139)
< >
© 颐养天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