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养天年

[叶蓝] 游泳池PLAY(下)

飞快地就被[哔——]了呢……


不知道会不会被和谐,如果被和谐了请告诉我= =|||

另外没打tag的原因是这个东西写的太随意了……无论措辞逻辑性格还是描述都很有问题,所以大家随意看看,不要细究其中的玄幻设定……


----------------------------------------------------


“总之……先出去吧?我们呆在这里也干不了什么。”蓝河见叶修紧锁眉头,轻声问道。他其实有些不敢打扰叶修,因为他从没见过对方露出过这种表情。


“嗯……不行,我要抓活的。”结果叶修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句,把蓝河吓了一跳。


“抓活的?!”。


“是啊,帮我叫下喻文州!”叶修点点头,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呃,找喻文州,找……”蓝河下意识地抬手看手表,想按那个键,然而没过一秒钟,他的冷汗就从后背上流了下来。


“我,我怎么找喻总啊……!”蓝河努力假装自己毫不知情。


“啊?你不是戴了手表吗?”叶修还在听动静,听到这话莫名其妙地看了蓝河一眼,“不是有卫星定位和通讯吗,叫他啊?”


“所以你为什么会知道啊!!”蓝河要崩溃了。


“因为他肯定不会对我放心……”说到这里,叶修似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有些惊讶地看蓝河,“呃,我说……你不会真以为他给你这个就是为了让你报平安吧?”


“我不这么以为怎么以为!”蓝河泪流满面。喻文州说的话他难道还要怀疑吗?


“哎,小蓝啊,早跟你说过,喻文州这个人不能全信……”猛然间意识到自己趁虚而入的机会来了,叶修立刻换上语重心长的语气搂住蓝河的肩膀,“你……知道他为什么让你来我这工作吗?”


“因……因为蓝雨的业务需要?”蓝河神情恍惚。


“不是,因为我说你不来就骗黄少天去签微草。”叶修认真说道。蓝河陷入了巨大震惊。


“什,什么?!”


“知道喻文州为什么最后答应了吗?”叶修继续坑蒙拐骗。


“因……呃……不是……”蓝河想说“因为你要骗黄少去签微草啊?”,但怎么想喻总也不可能受这种威胁啊!


“因为他觉得这样也不错……”叶修耐心解释道,态度非常诚恳,“你看,我没有把柄在他手上,他不放心,所以就给了你这个……一旦你感觉受到了什么威胁,情急之下把这个打开,他就什么都知道了。怎么样,这个人是不是特别坏?”


“……为什么啊?为什么要这样啊?!”所以他会受到什么威胁啊?!所以你会干这样那样的事他早就知道了是吗!”


“哎,是啊,你看他明知道危险还让你来,多么残忍!”一看蓝河的表情,叶修立刻补充道。


“大哥你真以为我听不出来这是挑拨离间啊?我又不是弱智!”终于,蓝河不能忍了,咆哮出来,“而且再怎么危险根源不还是你吗?你意识到了没有啊?!”


“嗯?这么快就发现了吗……”一瞬间,叶修换回原来的表情,做出一正经的样子,“啊,刚才说的都是开玩笑,你就当没听见吧!”


“……大哥我求你下次换个时间开玩笑行吗?行吗?!”


 


总之,最后叶修还是成功的通过蓝河的“手表”联系上了喻文州。蓝河也是没想到喻文州暗自给自己的这个高级货居然被叶修第一个用了……


通讯功能连接成功,短暂的停顿后,一个不太清晰的声音传过来。


“喂?”电流嘈杂,喻文州的声音。


“我。”叶修简单明了地说。


“哦。”喻文州听到是叶修的声音,并没有意外,反倒笑了笑,“这么快就被你发现了?”


“你就没有藏吧……”叶修随意吐槽了两句,直接切入了正题,“有点麻烦,派几个人过来清场,我弟弟这里。”


“嗯?”通讯里的喻文州明显愣了一下,“那里都有人跟着?”


“是啊……”叶修说道,神色凝重,又有些无奈,“十分钟以内,我坚持不了多久。”


喻文州没有再说什么,通讯被中断了。


 


蓝河没有完全听明白两个人的谈话,但却感受到了一些关键信息。看起来这个地方被人知道了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而叶修和喻文州都因为这个秘密地点的泄露而产生了不好的联想。


“那现在怎么办?”蓝河问。


“等着。”叶修说,眼神移回来,看着蓝河,“别让人看见我和你。”


只要他们没有动静,对方就会有很大几率呆在原地赌下一机会,而不会急于逃脱。


“呃……”蓝河左右看了看,不知道还能干什么。毕竟就这么小一点地方,要躲也只能尽量躲在池壁下面了?


阳光渐渐消失,池水也变得有些冰冷。蓝河下意识地往里缩了缩,不小心撞就到叶修的肩膀。


“你……你往后一点嘛!”蓝河离开叶修的身体,感到有些尴尬。


“就这么点地方,我怎么往后?”叶修莫名其妙,不仅没有后退,还拉着蓝河往角落里又藏了藏,“你要露出来了。”


“这是怎么判断的?!”蓝河也是不知道叶修怎么计算出哪里能被看到,哪里看不到。他抬头看了看,从自己这个角度只能看见一大截光秃秃的峭壁。这么说来叶修的推断很有道理,这个别墅的地理位置不从悬崖上吊下来根本什么都不可能看见。


“我说……你是不是有仇家啊?”想了一会,蓝河谨慎地叶修。


“嗯?”叶修一愣,似乎没想到蓝河会问这样的问题,“没有吧。”


“真的吗……”蓝河看着叶修,非常怀疑。这样的跟踪行动,没有一定装备设施和长期准备根本不可能执行,完全不像是某个记者临时起意的行动。蓝河觉得叶修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只是不愿意跟自己说是谁罢了。


“有也只有经济纠纷……”叶修淡淡说道,看起来不想继续解释。蓝河发现他的表情产生了微妙的变化,便没再说话。


寂静像一张无形的网,笼罩住这方空间,渐渐收紧,让人不由地感到窒息。蓝河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每一根神经都不由自主地绷紧。


他专心倾听着外面的动静,仿佛能听到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一些乱七八糟的臆想开始不受控制地侵占他的脑海,比如其实什么人都没有叶修听错了怎么办,又或者对方破罐子破摔直接冲过来跟他们打架怎么办……蓝河也感觉自己担心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又无法完全释怀——毕竟这个圈子里发生什么都不奇怪——他觉得自己可能也不是担心偷拍这件事,而只是不想继续和叶修呆在这里了。


叶修仰着头关注着外面的变化,喉头微微起伏,滑落的水滴留下一条条水渍。蓝河把头扭开,感觉身上很热。这是很奇怪的事情,在水里泡得久了应该越来越冷才对。


“……嗯?”突然感觉到了什么,叶修低下头来。


“你是不是……”


“……没有!”蓝河斩钉截铁的叫道,然后脸立刻就红了。他当然知道叶修在说什么,但这不怪他啊!


“呃……这种时候你还硬的起来?”叶修一脸惊讶,“原来你喜欢这种玩法吗?”


“谁喜欢啊!!你也硬了好吗!!”蓝河要崩溃了,就差把眼前的人狂揍一通然后夺路而逃。从叶修说了再往外一点要被看见以后,他的肩膀就一直抵着叶修,腿卡在他的腿中间。这么亲密的距离保持久了没反应才怪,而且有感觉的也不是他一个人啊?!


“那是因为你先顶我……”叶修还想解释,但看蓝河已经露出杀人的目光,急忙咳嗽了一声掩饰过去。他换了个姿势,稍微让两人分开一点,但是感觉来了就那么容易褪去,两个人间的气氛还是糟糕起来。


“嗯……估计还要等一会。”叶修顾左右而言他。


“嗯……”蓝河低着声音答应。


“……不如就地解决吧!”很快,叶修愉快地提议。


“解决个鬼啊!”蓝河要疯了。某人刚才还嫌弃他不分场合,现在是谁不分场合啊?!


 


真要搞得天下皆知他才高兴啊!


 


“其实没什么关系啊……”然而叶修突然低下声音,俯身到蓝河耳边,“反正被看到就输了……”


不管是被看到在一起,还是被看到干更过分的事,只要被看到,就输了。


 


那不被看到不就好了?


 

http://ww3.sinaimg.cn/large/635a43eejw1eo7qek6jvzj20c80zq7b7.jpg


本来还想说点什么,这边蓝河刚开口,却突然发现自己被叶修按了后脑勺,脸贴在他肩膀上。


然后一阵机械特有的隆隆声传过来,蓝河勉强抬起头去看,惊悚地发现竟然是一架直升机开了过来,在昏暗的天空中像是一个不真切的幽灵。


“还有直升机……?!”


“嘘。”


叶修按住蓝河,不让他抬头。虽然说喻文州的人看到蓝河也没什么关系,不过这种地方这种状态,他也不想这些人知道的太多。


看着直升机开过来,叶修随意比了个手势,算是行礼致意。上面的人看到叶修便也回了个礼,似乎确实是他认识的熟人。


直升机继续开过去,悬崖那边的吵闹声更响了一点。蓝河已经被叶修放开,于是便趴上泳池边悄悄地看那边发生了什么:只见一个土黄色衣服的人被几个迷彩服装束的人押住、厉声呵斥,不时招呼几下,待遇极为糟糕。然后就见直升机上的人勾了勾手指,几个人便捆了那人直接扔上直升机,丝毫不把对方当人看。而旁边悬崖上的吊索还在孤零零的摇晃,似乎在昭显主人的无辜可怜……


“你……你们这叫的是什么人啊?”感觉这些人干活干净利落得不像一般保安,尤其是殴打当事人一点心理障碍都没有,蓝河感到了一丝寒意。


“回去问你们喻总。”叶修也趴到泳池边上,百无聊赖地观望那边发生的事情。对于他来说,这样的场面也不是非常特殊,“你看我说他是个危险的人,信了吧!”


“信什么啊!”蓝河叫道,不过却有点心虚。当然了,他心里虽然有点惴惴的,但也没有到害怕的地步——因为这里有个最简单的逻辑,要是喻文州危险,那叶修不是比他更危险?


反正他跟叶修都这样了,还……还有什么可怕的……


 


“好了,解决了,走吧。”看事情告一段落,叶修拍拍手,一撑身子蹬上了池壁。


 


“你不会还要呆着吧?我觉得这池水需要换了。”


----------------------------------


还有个小尾巴,之后写一下。我知道大家会嫌弃说是PLAY居然没有H?!最近心境思路发生巨大变化,我没那么喜欢写H了……_(:з」∠)_……等写完这个我再看看开个什么别的补偿一下没有H的缺陷……


评论(15)
热度(144)
< >
© 颐养天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