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养天年

[叶蓝] 游泳池PLAY(中)

一个片段,我还写出上中下来?(嫌弃自己)

--------------------------------------------

……

总之最后,蓝河还是没能扭过叶修的意思。

 

“嗯……”漂浮在水里,蓝河看着周围大大小小的儿童玩具,有一种很想死的感觉。

 

当然这还不是最让他想死的,最让他想死的是……

 

……那个人根本没下来,自己躺在椅子上晒太阳啊?!

 

“喂…………”蓝河忍住吐槽的欲望,憋着声音叫叶修,“你……你不是要重温小时候的生活吗?你不下来吗?”

“嗯?这就是我小时候的生活啊……”叶修躺在太阳椅上,戴着墨镜,懒洋洋地歪了下脑袋,“就是叶秋在下面玩,我在上面看啊……”

“…………………………………………”

蓝河被某人的狂霸之气震住,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所以说这个人那么小的时候就在干这种事了吗?!他根本不是看到玩具触景生情、心有所感,而是想起弟弟在水中左支右绌、胡乱扑腾的样子,特别想回味一番吧?!

 

“你……慢慢躺着……我去那边了……”蓝河往远处游去,感觉心很累。他不忍心细想自己现在是什么定位——也许哪天遇到那位传说中的叶秋先生,自己应该好好跟对方交流一番对付叶修的经验心得。

半山腰的风吹得很舒服,刚刚好能驱散阳光带来的燥热,又不会让人觉得寒冷。蓝河在水中潜行,渐渐也忘记了种种烦恼,完全沉浸在安静的密流之中。

他长在海边,从小在水里玩大,熟谙水性已不用多说。而这方静谧的世界也该算是他的另一处灵魂归所,每次都能让他卸去身上的枷锁,整顿心情,重装上阵。

一摆身体,游到泳池的另一边,蓝河探出身来,扒住泳池的台案。望向山下的海滩,他看到零星几个游人迎着海浪嬉戏奔跑,大声尖叫,畅快无比。这种欢乐的气氛让他不由地舒缓心神,放松下来,自从到大城市里工作以后,他就很少有这样的机会了。

抬手挡住过于灿烂的阳光,蓝河趴在泳池边,看了好一会下面海滩上的风景。然后他翻身潜进水里,漂浮在蓝色的水光之下,来来回回游了几趟。

叶修躺在池边的太阳椅上,好像已经睡着了,一条腿支着,不声不响。蓝河也懒得管他,自己一个人在泳池里享受和水亲近的时光,不知不觉就玩到了日暮西陲的时间。

 

“原来你这么喜欢水啊……”终于,叶修的声音传了过来。蓝河回头一看,发现夕阳的余晖下,对方正套着那个长颈鹿游泳圈慢悠悠地“漂”过来。

“……嗯也还好吧……”蓝河含含糊糊地答道,不想提及太多自己的事情——身在娱乐圈里,这几乎是一种本能。然而突然间,他注意到叶修手指间还夹着什么东西。他定睛一看,发现那根本是根点着的香烟……

“喂喂,你怎么又抽上了?!”蓝河皱眉头叫出来,非常不高兴。这人现在是该戒烟的。

“呃,难得度个假,就不用要求那么多了吧……诶!”发现蓝河二话不说就扑过来抢自己的烟,叶修急忙闪避,压的游泳圈左歪右斜,“别这样啊,我就抽一口嘛,又不是在棚里……”

“那也不行!你跟喻总约好的戒到年底呢!”蓝河不屈不挠地偷袭,终于一举摘掉了叶修手里的烟头。叶修不甘心失败,伸手去抢,结果却慢了半拍被对方轻松绕过。

“诶?……”

轻轻一蹬水,飘离叶修,蓝河好奇地盯着对方,眼睛一亮,像是发现了什么,“你好像……在水里不太行啊……”

一直以来,叶修无论体能还是狡猾程度都稳稳压制他,让他无可奈何。现在突然间发现对方可能有一个隐藏的弱点,蓝河不禁有点小小的兴奋。

“你不会是不会游泳吧?”蓝河上下打量着叶修趴在游泳圈上的姿态,不怀好意地猜测。

“……我不会游泳?”听到蓝河这么问,叶修有些无语,直接翻了下白眼。“我拍过《传说之地》的大哥……”

《传说之地》是叶修以前演过的一部电影,纯粹的商业片,荒岛求生加大量后期特效。当然最值得人津津乐道的是里面长达15分钟的水下搏斗。那时叶修是没用替身的,这件事圈里的大部分人都心知肚明。

“呃……”蓝河踩着水浮在那,脸一下红了。作为助理,他应该熟练背诵叶修的所有履历,可是现在竟然忘了对方这么著名的片子,实属业务不精。

“好吧,我错了……但烟也不能还你了,说好不能抽就是不能抽,喻总说了要看着你的!”蓝河干脆地承认了错误,但还是坚守着禁止叶修抽烟的底线没有放弃。有些事可以让这个人糊弄,有些事是原则问题。

“哎,这么听他的话,怎么不听我的啊……”叶修幽幽叹了口气,装作不在意地瞟了一眼蓝河。然后他突然发力,手臂飞快地挥出,直取自己的目标。然而蓝河早有准备,灵活的一蹬水,立刻离开了叶修可以触及的距离。可是这一环节的战斗没有立刻结束,只见水花飞溅,扑通一声水面上便只剩下了那个游泳圈孤零零的漂浮。蓝河还在愣神呢,就感觉身下骤然有暗流涌来,一个没注意,他被那力量拖进了水里。而等到再浮起来的时候,他从头到脚都已经全湿透了。

“噗……喂!”吐掉一口水,蓝河不满地用胳膊架开叶修,从他的手臂下挣脱出来。叶修嘴里叼着完全湿透的半截烟头,很是得意地漂浮在他旁边沉沉浮浮。

“我水里不行?”叶修按照蓝河刚才的语气重复了一遍。

“我不是道过歉了吗!”蓝河一边抹脸上的水,一边把叶修漂过来的身体挡开。他怎么以前没发现这个人这么小心眼啊?!

“你这认识不够深刻啊,需要加深点印象才行。”叶修说着扔掉被水泡湿的烟头,一个猛子扎进水里,蓝河见状急忙闪躲,蹿出了两米,这才敢回身查看。

“喂喂喂!”

发现叶修居然如影随形的跟上来,蓝河还真是慌张了一下。然而他很快镇定下来,调整好姿态,毕竟这也是他熟悉的战场。

叶修欺身而上,疾如利箭,而蓝河虚晃了一下,一下从他下面穿了过去。

叶修一个翻身把方向调转过来,重新朝蓝河追去,但蓝河却早就准备好了对付他的招数,就等他的脸露出水面。

“看招!”蓝河大喊,一个横挥打在水里,溅起铺天盖地的水花。

“什么啊!”被水花糊了一脸,叶修不得不竖起身体保护平衡。

“我们扯平了啊!别再过来了!”看到叶修的狼狈样子,蓝河笑起来,一边和叶修拉开距离一边竖起手指警告他。

“嗯?你说什么?……”叶修一脸风太大的样子,往前蹿了一下,抓住蓝河的手腕,把身体拉过去。然后就听蓝河惊叫一声,又笑了起来——叶修弄得他怪痒的——他抓住叶修的肩膀,试图推开他,但对方最终还是贴了上来,搂住了他的腰。

“喂喂,要沉了!”两个人连在一起,浮力被撕扯的支离破碎,明显不能负荷重量。

“不会的。”叶修稍微扯开了一点和蓝河的距离,但还是离的很近,“我心里有数……”

他的头突然凑过去,吻住蓝河的嘴唇。一瞬间水声消失了, 风声也消失了。忘记动作的两个人沉入水底,无限的寂静中温热的空气从肺叶流窜至灵魂深处。

 

“哈……”重新冒出头来,蓝河飞快地离开了叶修,深深地喘息。他不知所措地看着对方,却见对方笑了笑,再一次过来,咬住他的脖子。

“唔,别在这……”夕阳下,水面泛着金色的波光,温柔而静谧。稀稀落落地人声从远处传来,是归程的人们互相招呼告别,让人忍不住渴望同样的温暖。

叶修因为还要保持漂浮,亲吻的动作显得非常凌乱。蓝河喘息着踩水,身体不断撞在叶修身上,让一切显得暧昧而黏腻。

叶修抽出一只手捧住蓝河的后脑,插进他的头发。手指微凉的触感和掌心截然不同的温热让蓝河微微战栗,请不由衷地靠近了对方。

他试探地回应了叶修的吻,然后用嘴唇碰触他的脸颊,亲吻他的耳垂……

心理的隔阂感在迅速消融,蓝河喘息着攀住叶修的身体,咬了他的脖子。被水淹没的危机感让两个人都保持着高度亢奋,渐渐分不清是什么产生了这种心跳的感觉。

 

[呼……]

 

远处传来风的声音,突然间,蓝河心跳一窒。

 

[咔嚓。]

 

某种细微的响声随风传来,叶修抬头。

 

“咦?!”

 

突然间,蓝河感到腰上的手一沉,整个人都被拖进了水里。等他稳住身体,睁开眼,便看见叶修一只手放在嘴上比出噤声的手势,另一只手拉起他的胳膊,显然是示意他快点跟他他一起往旁边游过去。

 

怎么回事?蓝河用眼神传达这个疑问。

 

叶修摇头,没有说话,只是带头朝泳池的角落飞快游出。

 

蓝河心中生起了不好的预感,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优先选择跟上叶修的步调。两个人在泳池的一角冒出头来,抓住池壁上的扶手。蓝河刚才呛了点水,忍不住咳嗽几声,叶修很快捂住了他的嘴,把他拉到了从外面无法看到的死角里。

 

“有人偷拍。”保持着警惕的倾听姿势,叶修对蓝河低声说道。

 

“什么?!”蓝河一愣神,小声惊叫出来。他毫不怀疑叶修的判断,毕竟论躲记者的能力,叶修要说自己是第二,这个圈子里没人敢说是第一。只不过在现在这种情况下,他没有办法再保持那么冷静……

 

叶修不要说绯闻,连几张暧昧点的照片都没有,因为这个人站在谁旁边都一副天然绝缘的样子,让人想找点新闻出来都办不到。

然而如果哪一天,这个人突然曝出和什么人的亲密照片,引来的轰动可想而知。蓝河在和叶修熟悉以前设想过大量的方案以备突然出现这样的情况,却没想到最后居然应验在自己身上。

 

“怎么办……”蓝河抓着泳池的扶手,感觉寒气在飞快地爬上后背。紧张感渐渐严重到让他浑身僵硬。

“嗯?这就怕啦?”叶修却没事人一样,伸手挑他下巴。

“你你你,严肃一点!”蓝河被气得不行,羞恼地打开叶修的手,“你又不是不知道自己是干什么的,还敢光天化日下来这套?刚才在房间里就……就算了!这下被人拍到了要怎么向公司交代啊!”

“呃……发现就发现了呗,又不是假的。”叶修满不在乎地嘟囔,“发现了就公开啊。”

“你说的好轻松啊……!”蓝河听了叶修这话差点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就算你不在乎自己的名声,那别人呢?你就没有想过我是不是想……”

“嗯?你不想吗?”叶修突然打断道,认真地看着蓝河。蓝河话头一窒,看向叶修,发现对方眼神中一点玩笑的成分也没有,突然就忘记了自己想继续说什么。

“我,我当然不想啊……”愣了一会,蓝河喃喃道,声音渐渐变轻,“当然不想啊……”

他们可以当床伴,可以有点小暧昧,他甚至不介意叶修的为所欲为,但是他们怎么能真的公开做情侣。

 

这是不行的啊。

 

蓝河从没想过为什么这样不行,却没有怀疑过这个结论。然而此时看着叶修,他突然产生了说不清楚的感觉,就好比他刚才只是感觉身体很冷,现在却是连心里都凉了一片……

 

“哦,这样啊……”听到蓝河的回答,叶修喃喃了几个字,就没再说话。过了一会,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然而却被突然传来的轻微响声打断了思路。

“怎么……?”发现叶修戒备起来,蓝河下意识地抓住他的胳膊。

“别说话,听……”叶修竖起手指让蓝河保持安静,然后侧耳听了一会。紧接着他皱起了眉,似乎感到非常奇怪。

“这人没跑啊……”

叶修辨认了一下风中的声音,发现远处传来的不是人逃匿时会发出的声响,而是类似辗转犹豫的细碎响动。

一个偷拍的狗仔,拍到了异常稀有的画面,而且已经被当事人发现,这样的情况不一跑了之却还逗留原地,怎么想都是非常不正常的行为。

除非,他还在等什么……

又或者……他走不了?

 

“哦……我懂了……”叶修仔细一想便明白了那个偷拍者的处境。的确,这座别墅正常来说是不可能被任何人偷窥的——一面是崖壁、两面是悬崖、还有一面只有唯一的通道,如果不是这里的地理条件如此得天独厚,叶修也不会选这里作为避难所——而既然这个人真的摸到了这里,又找到了能偷拍的角度,那他选择的方法显然非同一般……

 

“挺拼的嘛……这是从悬崖上吊下来拍的吧。”叶修在脑内排除了其它可能后,忍不住赞叹了一声。

“什么?这样都可以?!”蓝河听到叶修这个推理,也是惊了,现在的狗仔已经拼命到这个地步了?还真是行行不容易啊,哪怕是和他们不共戴天的狗仔队。

“这么说来,他也不一定真拍到了……”叶修摸下巴,思索起来。要从悬崖上吊下来,不让他们看见,考虑到风的影响和这里的地形,再加上刚才的事情发生的很快,想要抓拍到清晰的图像是非常困难的。也许对方不离开也有这一层原因,不管怎么说都对他们十分有利。

“那我们走不走,反正分开走就可以了?”听说对方可能根本没得逞,蓝河也不萎顿了,一下打起了精神,考虑起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不一起行动,被看到什么都无所谓……你这边总该有别墅区的保安什么的吧,我们先走一个人,叫保安来抓人。那家伙从悬崖上吊下来一定没那么快跑掉,只要抓到人,他拍了什么我们都可以就地销毁……”

“咳,你说的都没错,不过……”然而蓝河没想到叶修听到这个计划却不赞成,“首先,这地方没有保安。”

“啥?!”开玩笑呢,这么高规格的别墅群没有保安?

“有些原因的……”似乎是无法解释的很清楚,叶修选择了略过这个话题,“其次,这个人应该知道这点。”

蓝河听到叶修的话,愣了一下,但是很快他就想通了叶修话中的意思:一个人敢于选择移动性这么差的方式偷拍,就是料定了没有人能轻易干扰到他。这么说来,他对这一带的环境是相当了解了。

而对于叶修来说,这种了解预示的危险还要更大一点。

——没有几个人知道他会来这做别墅,但这个人知道。

再加上他对这座别墅环境和配置的了解,叶修隐隐有了不好的预感。


评论(17)
热度(155)
< >
© 颐养天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