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养天年

[叶蓝] 游泳池PLAY(上)

之前从 @草莓牛奶  那儿看到的梗。随手写了写,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一直在写这个,然后写了这么长= =|||

娱乐圈架空,为了适应叶修南辕北辙的职业变化,他性格里的油滑度加了30%……(。)……因为并不想写前因后果乱七八糟的东西,所以这文只有这个片段,不会成篇了,背景设定和人物定位请大家从蛛丝马迹里自行推测……

下一段一会就好。

---------------------------------------------------

碧海,沙滩,蓝天,白云。

 

当叶修开着SUV驶上滨海大道时,蓝河就有了某种预感。然而当他们真在一栋可以俯瞰整个海岸的别墅前停下时,蓝河还是感到了难以置信。

 

“这是你的?!”他一边跟着叶修穿过庭院一边震惊地问。

 

“不是,我弟的。”叶修甩了甩钥匙,潇洒地推开了房门,“我会有这么庸俗的地方吗?”

 

“……到底是谁庸俗啊!”

 

你不要总穿得花花绿绿的跑去片场大家就谢天谢地了啊!

 

走进主楼一层,蓝河已经确认了这肯定不是叶修的地方。就好像叶修自己的公寓能住是因为有喻文州给他布置一样,这个地方精致典雅而且颇有格调,一看就是很注重生活品质的装饰而成,绝对不可能是脏衣服能铺一地滚在被子里就找不出来的某人……

 

“嗯,还不错。”叶修打开冰箱探头看了一眼,感觉到了满意。叶秋在他来之前就找人把冰箱填满了。

 

“嘶……这么大的游泳池?”蓝河走到落地窗前,倒吸一口冷气。别墅的这面直面阳光和海滩,风景绝佳,但是明明下面就是海滩可以自然游泳,上面居然还弄了个游泳池……

有钱人真是太无聊了!蓝河腹诽。

不过他已经准备好了问问叶修能不能用,一边游泳一边看海听起来似乎有些小风骚啊……

 

“想去就去呗。”叶修走过来,瞥了一眼蓝河的表情,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不过你最好把这个忘了。”

 

他说着伸手拿走了蓝河一路上都没有离手的平板。蓝河一愣,下意识地想夺回来。

 

“可……”

 

“你盯着他们,他们也不会就停了。”叶修把平板关了,扔到沙发上,“这样不是第一次了,时间过了就好。”

 

看到叶修一副过来人的淡定模样,蓝河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我说,这样真的好吗?你完全可以换个他们能接受的说法说出来,他们也未必会……”蓝河正要说下去,叶修抬手止住了他的话。

 

“知道也没什么不好的。事实就是如此,该来的总会来,不过是早点发生罢了。”他说道,掸了掸手上的灰,提起了他们行李。蓝河没有办法,只能跟着他一起上楼。

 

    “来来来,干正事!”叶修一边走向卧室一边招呼。

 

“你是先收拾你的东西,还是先收拾我的东西啊?”

 

……

两天前,叶修在参加采访时公然表示做什么选择不会考虑粉丝的心愿。

 

这番话引起了轩然大波,无数人呆在屏幕前,不知道该做何表情。

 

仅仅10分钟后各大论坛的娱乐板块相关帖子就刷新了十几页,硝烟滚滚。其中支持者有之,反对者亦有之。然而有趣的是支持和反对的阵营却并不等同于叶修的粉丝和反对者。有不少叶修的影迷哭天喊地表示不能接受,觉得自己的一片真心遭到了践踏。而一些一直认为叶修狼心狗肺的人却表示乐见其成,只说是某人终于肯承认自己的真面目,这样让每个人都能看清楚他的嘴脸也是好的。

 

被质押到叶修身边做助理的这一年里,蓝河遇见过无数因叶修恶劣性格而产生的麻烦,然而影响如此之广后果如此之严重的公关事故还是头一回。那天晚上他急得头发都快掉光了,打了三十几个电话,但叶修却悠哉悠哉地呆在一边,仿佛发生的一切跟他都没有关系。

 

而且第二天,这个人竟然不由分说抓了他就要出门,还美其名曰“旅行散心”——蓝河如果不是一直身体健康,肯定当场就吐血三升。

 

——这人是真不在乎自己的形象啊!蓝河一路上拿着平板一边关注舆论走向,一边心里狠狠吐槽。

 

不过对于这个人也确实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吧……想想在自己认识他之前,那个传说中的影帝好像就干过不少这样的事了,但最后也只是让爱他的人更爱,恨他的人更恨……

 

想到这里蓝河也只能感到了无奈,谁叫有些人就是有资本可以为所欲为呢?

 

不过他还是希望叶修可以改改这个毛病,不是为了粉丝,也不是为了他,或者任何人,而是为了他自己。

一个能在演戏时把握每一丝细微表情的人,又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别人的感情。那些非议和憎恨叶修表现得毫不在乎,但蓝河知道他一定全都知道的清清楚楚。

这样对待自己,太苛刻了……

 

他不希望他总是用这么辛苦的清醒要求自己。

 

    ……

“呼……”

 

合上衣柜的门,蓝河扫了一眼空空的两个行李箱,感到了清爽。

其实叶修和他都没带什么东西——一个恨不得四季都只穿一身衣服,一个被抓着出门什么都没来及带,收拾起来非常简单。

唯一有些麻烦的是叶修带了几盆花过来——当然只有苏女神送的东西才能得到这个待遇——蓝河把它们放到窗台上,喷了点水,然后退后看了两眼。

嗯嗯,不错。阳光很好,天也很蓝,这样真的很好看。

“……收拾得挺不错嘛?”不知什么时候,叶修不声不响地出现了。他靠在门框上,饶有兴趣地打量眼前的景象。

“……”蓝河转头,有些无语。他难道不是第一天就在帮他打扫房间了?现在才来夸奖他?他那些衣服都白洗了?

“你学着自己干吧,小心我哪天被你气跑了。”蓝河斜了一眼叶修,龇了下牙。他拿着自己的东西想要出门,结果发现叶修还堵在那。

“干嘛?”蓝河没好气地问。

“你不睡我房间?”叶修奇怪地问。

“我,我为什么要睡你房间?!”饶是这样说,蓝河的脸还是红了,有些窘迫,“就……就算我们那什么了,也没到这种程度好吗!”

虽然那天晚上他脑子一热和对方滚了床单,但那是有原因的啊!如果不是月光太美,如果不是他喝了酒,如果不是叶修念的台词好像说梦话,他怎么可能……

“嗯……”叶修发出意味深长的鼻音,往前探过身来。蓝河强撑着不去后退,心脏却还是砰砰砰地越跳越快。

他能感觉到叶修的呼吸吹到自己的脸上,发烫的感觉不可抑制地从脖子往上蔓延。叶修不是周泽楷那种能让打光灯都黯然失色的类型,从来都不是,但他显然有别的魔力,能让别人完全无法忽视他的存在,面对他的时候不由自主就丧失了思考的能力……

“我觉得……这种事试试就知道了。”叶修停在那里,确认了一会什么,这才轻轻笑起来,“你觉得呢?”

他稍微偏了偏头,嘴唇就碰到了蓝河的脸颊。

蓝河努力忍住身体的颤抖,把胸中闷住的那口气平稳地呼出来。然而他的手指、他的后背,都因为这个动作而感到了轻微的战栗……

 

这真的……

 

蓝河低着头,手指蜷缩了好几次,终于恢复了力量。

 

……太犯规了啊。

 

微微转过头,蓝河用手指勾住了对方的衬衣。风中微弱的海浪声突然清晰起来,混合着遥远的海鸥鸣叫,冲上粗粝的沙滩……

 

“唔……!”

 

蓝河抵住身前的力量,后背撞在墙上。叶修咬住他的嘴唇,撬开了的他的牙齿,像某种掠食性动物一样侵入他的口腔,不由分说地缠住他的舌头。

浪花拍打海岸的声音好像突然变响了,一层层涌上来,不见止歇。蓝河仰着头,一遍又一遍地配合叶修张开嘴、吮吸对方的津液、舔舐对方的牙齿。

凌乱的磨蹭和呼吸的交叠渐渐积累成无法忍受的燥热,蓝河呜咽着发出细碎的呻吟,因为过于紧密地封堵而无法正常呼吸。

有那么几次,他的理智告诉他自己的身体需要逃开这样的诱惑,但他都失败了。

可能他其实也渴望着这样的发展……强烈的窒息感在叶修下一次吻住他时达到了顶峰,蓝河紧紧地抓住了叶修的衣服,然后只感觉脑海一片空白,全身的感官都消失在了对方的怀抱之中。

紧接着,悠扬的鸟鸣丝丝缕缕地回到了他的耳中,一点点把他拉回现实世界……

 

“……哈……”

 

嘴唇慢慢分开,残存的津液顺着舌头被拉断。蓝河咽下了口水,睁开眼,看到叶修尽管呼吸微微起伏,眼神却依旧冷静通透,不见一丝慌乱地看着他,目光深处笑意盎然。

“唔……我,我什么都没答应啊!晚上各睡各的!”努力扛住叶修的视线,蓝河慌乱地说了一句,然后便推开对方,近乎小跑地跑下了楼——开什么玩笑,再让他这么盯下去,肯定又有哪里要糟糕了。他可不会再犯错误了,绝对不会犯第二次!

 

看到蓝河飞快离开,叶修慢慢转身,后背靠到窗框上。他抬手摸了摸自己刚才被咬过的嘴唇,脸上现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嗯……一点都没破呢……

 

低头看看手指,发现上面一丝血迹都没有,叶修感慨地笑了起来。

 

这么极端的情况还记得不能给他留伤……蓝雨教育出来的员工还真是无可挑剔啊。

 

……

蓝河逃下楼以后,坐立不安了好一会,不知道该干什么。

他设想过很多情况,比如叶修叫住他不让他走,或者对方跟下来了他该怎么办。然而叶修偏偏就是没有下楼,也没说任何话,这让他完全找不到一个可以较劲的目标。

在房间里兜兜转转了一会后,蓝河终于决定去那个漂亮的大游泳池里泡泡。可是直到这时他才发现,他又没带泳裤,这要怎么游泳……

 

“……”蓝河站在落地窗前盯着游泳池发呆,不知道该怎么办。难道他就裸着下去?怎么可能!就算跟叶修赌气也不值得他这么做啊!

 

而且这样做的后果他也觉得十分危险……

 

犹豫再三,蓝河还是磨磨蹭蹭地挪回了楼梯旁边。

 

“……喂……喂!”犹豫着,蓝河朝楼上叫了一句。

“嗯?”叶修倒是很快就探出头来。

“你……你这有没有多余的衣服啊?像是不穿的,大一点的短裤啊……什么的……”蓝河一边问一边就心虚了起来,他丝毫不怀疑叶修能听出来他实际上需要什么。

“哦,你要泳裤啊。”果然叶修立刻得出了答案。

“嗯……是……啊……”蓝河在想自己会不会有点不知进退。他才刚拒绝了叶修的要求,然后现在就跑来找他借东西,这样是不是太厚颜无耻了?

“你想要的话,有啊。”不过叶修才没想那么多,他想了想,然后就给了蓝河肯定的答复,“不过要么是我的要么是我弟的,你想要谁的?”

“啊?”蓝河没反应过来。

“你要是不想要我的……嗯,他也不会知道这事。”

“关键问题不在这里吧!”蓝河终于反应过来,也终于咆哮了出来。当然他的脸也红了——这人怎么连这种玩笑也开啊!

“这样吧,我给你找找,你自己上来看看吧?”叶修敲了敲栏杆,笑得很开心,似乎很愉快的样子,“先说好我不保证有新的给你穿。这地方旧东西太多,我也不知道有什么了。”

 

……

蓝河跟着叶修回到二楼,拐进了稍微靠里的一间卧室。这里面积很大,光线也很好,不像是客房,倒像是一家之主才会住的房间。

“以前我家老人住在这里。”叶修随口解释道,走向房间内侧占据了正面墙体的衣柜。蓝河心中一惊,这才意识到这座别墅不是什么投资性质的产业。

“这里……不是你弟弟后来买的?”他试探地问。

“不是啊,这是他继承的房产。只不过后来装修了一遍。”叶修没什么特殊情绪地说道,打开衣柜,开始翻捡里面的东西,“哦,原来这个还在啊。”

他拿出一顶帽子,在手里把玩了一下,蓝河看到上面有个标签写着“WINNER”。

“我小学时候的东西。”叶修说道,笑了笑,把帽子放到一边,继续翻找衣柜里面的东西,“游泳的东西,应该在这边吧……”

他把衣柜里的东西一样样拿出来,有的略微留意两眼,有的看也不看放到一边。蓝河看着他把几乎能代表一个人所有成长轨迹的物品拿出来,铺了一地,心中慢慢滋生出别样的情绪。他发现这是他第一次仔细考虑叶修在成为演艺圈的帝王前,曾经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毕竟也是一个人,也会有童年,那那个时候的这个人是怎样的呢?

“哦,有了!”叶修突然说道,掏出一大包发出塑料摩擦声的东西,“……这个可以吧?”

他递给蓝河一个包装袋,蓝河看了看,是一条没拆过封的泳裤。

“哦哦,挺好的,挺好的。”蓝河感激地答道,心中松了一口气——要真让他穿叶修的衣服,他也还是会挺不自在的。虽说两个人连最亲密的事都干过了,但这个心态一时半会还调整不过来。

“咦,还有这个?”突然叶修好像又发现了什么,努力伸手在衣柜深处掏了掏,“这个要不要?还好着呢?”

蓝河纳闷地看叶修,然后看见叶修掏出来了一个小黄鸭子递给他。

“呃……”蓝河语塞。

“我小时候一直玩的……啊,还有这个!”叶修说着又从衣柜里掏出一条干瘪的充气鲨鱼递给蓝河,“这么久了还有气,质量很不错啊?你既然去游泳,就拿去一起玩吧?”

大哥我已经二十五岁了啊!不用玩具了啊!蓝河在心里咆哮,拼命忍住没表现出来。就算你小时候再喜欢,也不要现在都塞给我啊!

“这个,真的不用啦,我只要有水就好了……”蓝河委婉地拒绝道,试图让叶修不要有无谓的幻想,然而叶修似乎乐在其中,已经又掏出了一个长颈鹿游泳圈塞到了他怀里,还找出了一个充气筒。

“呃,你这是?!……”蓝河目瞪口呆地看着叶修揽起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通通夹到胳膊底下。然后他自己也拎了一条游泳的短裤出来,还是印满了棕榈树的那种。

“哎……我也好久没下水了,干脆一起吧。”叶修看着蓝河,用一种很怀念的口气说道,“好不容易回来一趟,错过了怪可惜的。也让你体验一下我小时候的生活吧!”

“所以你小时候到底过的是什么生活啊叶修大神?!”


评论(4)
热度(263)
< >
© 颐养天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