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养天年

随想

看原文又看到了嘉世甩卖以后叶修重新回到训练室,看到陶轩。

怎么说呢,还是觉得这个结果已经很童话了。毕竟沐雨橙风陶轩只要了45万,过去的似乎真的过去了,一切都回到原点,只是两个人共建的辉煌烟消云散。

一直有人在讨论是陶轩欠了叶修还是叶修欠了陶轩,而且双方都能拿出很多证据,我也觉得很有趣。作为一个小说来看,十年漫漫的交情浓缩到几十章的内容,大概能分出个孰对孰错,但真要是那么漫长的共事,每天都经历鸡零狗碎的琐事,大概就很难说的清是谁放上最后那根稻草。

我一直不觉得叶修全是对的。他有强大的一面,但他也有弱点。

这种弱点和他的强大是一体两面,他能因为骄傲而不可击败,却也会因为骄傲而有永远无法做出的决定。

这一点上,江波涛就和叶修完全不同。打个简单的比方,如果像是嘉世那样水深火热的环境,把江波涛放进去,可能可以完美的解决所有矛盾。

这其中的区别在于江波涛并不觉得顺应人性的弱点有道德负担,但叶修却有某种固执的骄傲,不愿意诱导任何人去做他们不明白后果的事情。

他说起话来气人,他行径嘲讽,因为他坚持不去剥夺别人的选择权,不管事实如何残酷,他只摆出来,至于你怎么决定,他不关心,也充分尊重。如果你刚好选的一样,好,我们可以一起走。如果不一样,也没有关系,我不会干扰你,每个人都只对自己负责。

这是充分尊重别人的行事准则,但有些时候未免不是一种残忍。因为这个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做好了为自己负责的准备,恰恰相反,恐怕大部分人徒有成年人的外表,却没有相匹配的成熟的灵魂。你给他们太多的选择权,他们反而会猜疑、迷茫,甚至质疑你的能力。他们觉得你在故意刁难他们,让他们手足无措,却无法察觉到这是一种尊重,是把对自己负责的权利交到他们手上。

所以江波涛这个角色出来的时候我真是觉得蛮有趣的(等等怎么又说到小江啦),他和叶修具有相同的强目的性,却有完全相反的做事方法,真的很有意思。

叶修劈柴一样的社交方式是在提醒每一个人不要受他误导,一定要做真实的选择。而江波涛却是能让你如沐春风的人,你感觉到他的关怀,乐意接受他的意见,但你其实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为什么,而他知道——是他让你这么做的,你却还以为是自己选的。

当然,对于那些阅历充足的人来说,对两者的判断并不会因为这种表象就有差别(江波涛看出对面的人智商足够,也会用智商足够的方式应对,不存在偷鸡不成蚀把米的问题),而对于心智还不成熟的人来说,两者的区别或许就很大了。叶修的方法要么让他醍醐灌顶,要么憎恨加倍。而江波涛却能让对方欢天喜地的走上他需要的方向,直到得到他需要的结果。至于这样做有什么好处?那不是江波涛负责的范围。他给你好吃的,你吃了,他告诉你哪里有金子,你就跑去挖了。如果最后什么好处也没捞到,那是你自己的问题,不是他的。但他要得到的他都得到了,是你追着这些好处跑的时候无意中给他的。

这么说下来,好像我把江波涛说的跟个坏人似的,咳咳,当然不是。小江的方法有他的优势,在特定的情况下尤其有效(比如后期嘉世这种人人自以为是的环境)。而且现实世界里,其实每个人遇到这种人都会更开心,因为他确实没有害你,还谈吐风趣让你觉得相处愉快。至于这种交际最终谁会受益……承认吧,大部分人的智商都不会想的那么远。

一不小心又跑题了,回到最开始的话题。陶轩对不起叶修的地方,我觉得有,但是叶修对不起陶轩的地方,其实也有。

如果叶修在某些时刻,放下他的那份顽固,愿意用一些迂回的方式解决问题,是不是嘉世就不会这样?我觉得,很有可能。

但是,你不能说他做错了,因为他不迂回的原因是——他信任。他仍然信任嘉世的人有自我更新的能力,所以才一直没有改变做事的方法,这是错吗?大概不能算。这是愚蠢吗?或许有一点。

可如果叶修真的开始对嘉世用迂回的方法了,可能才说明他真的失望了吧……这个地方已经不值得他像一个朋友那样尊重了,那么他呆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

无论哪条路,无论哪种选择,都无法避免最后的结局。也许还是像老话说的,性格决定命运。只是我不知道陶轩和叶修之间的分歧,是早已注定,还是因为某个意外,让他们终于渐行渐远。

陶轩去国外前,还特意又来见了叶修一面,这让我有点意外。我原本以为他会放不下,或者至少会逃避,却没有想到他在嫉妒和仇恨中疯狂了那么久,却最终可以做到释然。

想起他在训练室里和叶修见的那一面,他在玩荣耀,用的是战斗法师,和叶修一样的角色。而原文里有过一句描写,说陶轩想象过自己是斗神,想象过自己如果拿着一叶之秋披荆斩棘该是多么爽快。这让我突然明白了叶修对于他来说算是什么。

是合伙人,是搭档,是必须有的高手,可能也是梦想。

他自己已经永远做不到的、不可能再实现的梦想,被他放在了叶修身上。他要造这个梦,所以他在嘉世的初期可以不计代价的牺牲和付出,尽一切可能替叶修铺平道路,让他登上不败的王座。

陶轩是喜欢荣耀的,这点我不怀疑。一个敢于在荣耀还什么都不是的时候就投资战队的人,就算不是真爱,也已经足够了解和信任这款游戏。而这可能就已经比很多狂热的膜拜要可靠的多。

叶修会选择他作为最初的合伙人,可能也是基于这种共识。他们都很信任这款游戏,所以愿意付出全部去陪伴它成长,看它开花结果。

当然后来,陶轩发现了叶修不如自己想象中完美。原先他可有可无的那些固执变得刺眼。他预想中应该代替自己享尽风光的那个人,对于获取更大的美誉并没有兴趣。

他不得不忍受叶修的自制,像一个苦行僧一样生活,不能把自己最完美的作品暴露一分一毫,哪怕全世界都知道他拥有这样的宝藏。

这个过程痛苦吗?将心比心,我觉得确实很痛苦。更何况叶修带来的战绩一天天变差,梦想似乎已经不像当初那么美了。

陶轩突然不想要这个作品了。这个作品坏了,偏离他的预想太远,已经纠正不回来了。他想换掉他,重新开始一个新的,所以他近乎粗暴的逼叶修退役,换上全新的孙翔……这样他的梦又变成崭新的了,有无限可能,而且形象更加完美……当然,这建立在内核差不多的基础上,至少陶轩以为……差不多。

他似乎已经忘了是叶修给了他强大的习惯,而没有叶修的日子,他并没有试过。

嘉世的崩塌来的如此迅速。直到换上孙翔,陶轩才意识到嘉世原来的脊柱承载了多少压力。那个已经有些过时的人还远没有到被超越的时候——他依旧强大,犯错的是他。他的作品仍然完美的咄咄逼人,是他被长时间的光芒陪伴晃伤了眼睛,以至于分不清到底什么在发光,而什么没有。

陶轩大概在嘉世的最后几天里一直在想叶修为何会给他垂暮的错觉。他不是一个笨蛋,他是一个商人。他不会对既得利益舍近求远,除非他认为眼前的人已经不能让嘉世改变。

我想这件事想了很久,后来觉得,这大概还是一件复杂的事情。人会冲动、会愤怒、究其原因还是因为曾经动情——付出过才会受伤害,有寄托,才会无法忍受。

陶轩对叶修做的事情在大众看来是鸟尽弓藏,但在陶轩看来,何尝不是叶修逼他。那个人,不可一世的样子。尽管从第一天他就是这个样子,可陶轩还是渐渐觉得自己付出了那么多,不该只得到这种待遇。而叶修呢,却是越是对信任的人越是这样……我不想用傲娇这个词,毕竟我是个叶修攻党是吧(。)他不去对陶轩解释,因为他觉得对方应该明白。他觉得对方不是那么愚蠢的人,总会意识到错误,谁知道对方却只觉得他在要挟他,渐渐开始谋划如何过没有他的日子。

又是到用那句话的时候了,性格决定命运。也许就算曾经有一个意外发生,他们也不至于走到如此地步,但是谁知道呢?故事已经尘埃落定,所余的一切也只能是我们的猜想。

所以,想了这些,我大概明白了陶轩最后为何能平静——他错了,但他的选择没有错。他曾经寄托了自己梦想的那个人依旧是传奇,他的失败铸就了对方新的辉煌,他终于还是看到他想看到的了。

而叶修,陶轩知道他已经不会怪他。那个人跟他斗气的过程就是他最后的在乎,事到如今,对方已经先放下了,他还能做什么去继续吸引他的注意?

他已经跟不上那个人的脚步了。


……

所以,有的时候有人说叶修渣,我并不会太在意。这个人,渣是真有一点——他太理智了,理智到连正常的过渡情感都没有——这样被人当做无情,倒也没有什么奇怪。

陶轩也许对他干了很多卑鄙的事,但他说放下就放下了,哪里像一个受害者。换我是陶轩,肯定要心塞至死——好在陶轩也是个明白人,没再纠缠。真像陈夜辉那样,才是会纠结一辈子都吐不出那口老血。

但是要说叶修一点都不在乎,又怎么可能呢,他也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总有弱小的时候。他再怎么表现的无懈可击,也总有那么几个刹那会感觉受到伤害。

只是他不说,不表现,因为他知道不必要、也不必须。

所以那些能走进他的心里的人,大概就是知道这一点却不去说破人。他们能包容叶修的骄傲,能理解他的痛苦,能支持他的决定,能分担他的压力……

嗯这个话题到此为止,再继续要变成我萌的CP分析了(。)

说说苏沐橙吧,虽然我从没写BG,但我完全支持原作里假定苏沐橙是女主。抛开蝴蝶的个人喜好不说,这世界也确实就是苏沐橙最适合他了。

那句只想当个跑龙套的被很多人诟病,我也看到过。不过我觉得就是因为这样苏沐橙才合适,她没有那么多野心,所以她可以刚刚好适合叶修。

叶修的目标太明确,太不可动摇。如果放一个主见稍微强烈的人在他身边,要么是自取其辱,要么是分道扬镳(因为意见不合的时候叶修只会冷处理,这能把人逼疯……到时候你能做的选择只有要么听他的,要么不理他了……)

比如说看看陶轩,他和叶修就不能在一起(等等,为什么我要拿陶轩和苏沐橙比……)而苏沐橙理解叶修的思路,也相信他的信仰,愿意帮助他前进,也不存在自己的目标无法实现的问题……她的目标就是陪着叶修。确实没有比这更完美的了。

哦,至于为什么女主这么完美还要写BL的同人?

当然是因为私心啊(。

有人说叶修根本就是个性冷淡,我觉得……有道理(。)如果完全按照不OOC的写法写,叶修真的谁都不会爱上,真的……所以写任何叶修的同人,我都有偷换一个条件,就是为了看看他炫酷的样子。不然以他的自制力,能和人上床才是见了鬼……(想到这里,我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咳,不多说了,差不多就这样吧,这篇断断续续地写了很久,到最后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权当给平日里积攒的所思所想做一个总结吧。

于是我本来是去查邱非资料的,为何想起了陶叶的问题,我也不知道(。)

继续去叶邱了T T



评论(118)
热度(905)
< >
© 颐养天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