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养天年

[叶蓝] Long Away 12

蓝河,男,蓝雨第一军团上尉,神之领域百强战将,时雨之剑特别部队前任团长。


曾任海奇拉突袭小队队长,绝境森林探索队长,获得过金十字勋章,冰雨剑阁荣誉勋章,蓝雨军团十佳青年称号,团外联谊最受欢迎未婚男青年称号等等……


然而在他26岁的这一年,昨天。


一个神秘的、似乎已经不是人类的,曾经为军方服务的,魔武双修的前·联盟军大佬,告诉他之后他们就要保持“体液交换”的关系了。


……重点是,男性。


事情到底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啊啊啊!!!————


喔喔喔——


冠尾鸡发出雄壮的鸡鸣,阳光铺洒大地,格林之森又迎来了一个明媚的早晨。


这一天与往常没有任何不同,溪流依旧轻快的奔涌,鸟儿啾鸣着穿梭在林间枝头。


阳光像往常一样透过爬山虎的枝叶,斑驳地照进叶修的寝室。他亦是按照往常一样的习惯,微微翻了个身,而后仰躺在床上,十指交叉,向后好好伸了个懒腰。


“唔……!”叶修在被窝里发出一声舒服的呻吟。


与往常唯一不同的是,可能是因为始祖之源已经不在自己这里,叶修难得睡了个好觉——毕竟他不需要再保留一丝潜意识,来警惕始祖的随时反扑,这样的状态对于他来说,既有些惬意,又感觉十分陌生……


……还是去看看那位小朋友吧。想起自己能睡个好觉的原因,叶修心里默默想到。


然而正当他要起床的时候,他却突然发现,今天照进卧室的晨光,似乎比往常略微刺眼了一些……


咔咔咔咔——!!


两片巨大的剪刀突然从他窗前挥舞着开过,把爬山虎的叶子铲了个一干二净。原本已经被茂密枝叶遮住的窗口顿时显露出来,一个全副武装的人影出现在了叶修的视野里面。


叶修:“……”


这是……


……啥?


“修、修爬山虎,没见过吗!”悬挂在窗外的年轻军官有些“色厉内荏”地叫道,微微变调的语调还是暴露出他内心深处的一丝底气不足。


很快,滑轮发出飞速旋转的声音,全副武装的身影迅速攀升。蓝河一路剪了过去,大剪刀的咔咔声不绝于耳。叶修依靠他敏锐的听力判断出来,这位同志是要把他城堡外面的爬山虎全修一遍……


现任“吸血鬼”,叶修同志,从此以后就要生活在阳光普照的城堡里了。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一大早的就修几千平的爬山虎,这位蓝河同志精力也太旺盛了吧?!   


客厅里。


“啾——!”健壮的隼鹰脚绑一个信筒在窗沿处落下,叶修顺手拆下它脚上的邮件,抽出其中的报纸。


每天,城镇的邮局会将荣耀日报通过隼鹰信使邮寄给他。而叶修也习惯了在温暖和煦的中午,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悠闲地进行自己的午间阅读。


而今天,这一切注定无法如此平静。


“……抬脚!”蓝河叫道,一根拖把直直地杵到叶修脚下,迫使他不得不把双脚抬了起来。


带水的拖头迅速穿过叶修的脚下,继续向前推去,满是灰尘的地板上瞬间被开出一道明亮的痕迹。


而伴随年轻军官的来回奔跑,地面上明亮的区域越来越大。转瞬间,满是灰尘的会客大厅已经变得一尘不染,这光洁的地板简直能反射出人的倒影,叶修想要起身的时候甚至不知道脚该放在哪里。


“给……给你!拖鞋!”蓝河站的远远的,踌躇了好久,才把一双拖鞋扔到叶修脚边。而后像是担心某人会咬他一样,见对方穿上,他立刻兔子一样逃得远了。


“……”叶修。


怎么回事,他看起来有这么可怕吗?


这位先生似乎已经忘了自己昨天干过什么。


而年轻军官的旅程还远远没有结束。他似乎想像绘制新的战场地图一样,把这整座城堡彻彻底底地犁上一遍。


厨房里。


“咳,我说,你不必这样……”


看见蓝河在八百年都没人用过的厨房里挥舞着鸡毛掸子,弄的尘土到处飞扬,叶修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你说什么——?!”蓝河似乎听不清叶修在说什么,高声喊道。


“我说……咳!”只是进来倒杯咖啡的叶修,已经被扬起的灰尘困在了一个逼仄的角落。他清了清嗓子,无奈地抬高了些声音,“……我说你不必这样做,这里只是个落脚的地方。”


这里是他囚禁自己的囚笼,而蓝河和他一样只是囚笼里的犯人。叶修从未对这里倾注过太多感情,就好像犯人从不会想把囚室精心装扮一样。


在最开始的时候他也曾经小心翼翼地维持一切,然而事实证明他不必如此……


一次短暂昏迷后的醒来,他发现自己坐在城堡前的台阶上,大厅里的楼梯被轰塌了一半。那是因为始祖在某个瞬间控制住了他的身体,和他疯狂地争夺对这具肉体的绝对控制。


跟魔族之间的抗争,本就放不下任何静心呵护和柔情蜜意。久而久之,叶修也习惯了不再关注任何其它的东西。


“……这就是你住在垃圾堆里的原因吗?”蓝河这次算是听清了,他停下手中的工作,单手叉腰,非常无语地转过头来,“床单上都是灰尘、抽屉里有蜘蛛网、厕所里停了水也没人发现……大哥,你不是人类我还是呢!你不需要的东西我还要啊!”


年轻军官无可奈何地控诉着城堡主人的“种种恶行”,天知道他昨天为了能在这里睡觉收拾了多久。


“哦……对哦!”听到蓝河这话,叶修才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一只手砸在另一只手掌心上,脸上露出恍然的表情,“我还真的忘了……”


“……说起来这里好像也没准备人能吃的东西,你看情况自己解决一下?实在不行我这里还有多余的血袋和动物尸体,如果你需要的话……”


”喂!!——”蓝河心态再一次崩了。这人到底对自己施行的绑架有没有自觉啊!


你都不记得人类还要吃饭,就不要随便抓一个人回来压寨啊!


“哦对了,还有件事……”正要离开厨房,叶修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突然转过头来,“二楼楼梯旁的房间是我的书房,里面有些比较危险的东西,你最好不要进去,不然……”


“知道了,知道了……!”蓝河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简直不想再看见这个人,“你的东西我不会碰的,我只想给自己弄个能住的地方!”


谁会给他打扫他的私人房间啊!给灰尘埋死算了……蓝河现在只希望自己能好好活到这件事结束,虽然他觉得自己中间气死的可能性更大……


“嗯嗯,那就好。”叶修忙不迭地点头回应,态度十分诚恳,“那我就上去了啊,有事叫我……”


“……当然不叫就更好啦……”


没等蓝河回应,那个身影就已经消失在了厨房门口,留下蓝河一个人杵在那里。蓝河的脸色几度变化,拳头捏紧了又松,最终还是忍不住,一把把鸡毛掸子摔在了地上。


“坑爹啊!”蓝河终于咆哮出来,“这什么人啊!”


蓝河已经好几年没这么生气过了,上一次可能还是表叔家的侄子偷了他的黄少天手办去“重新着色”。


所以这种人是斩杀了魔族始祖的超级大人物??他怎么就没法相信呢?!蓝河捂住额头,无力地抬头望天。明明之前无论是战斗还是讲述始祖的故事,看起来都挺正经的……而且那种气场带给人的感觉也非常骇人,跟今天这种下限一路走低的状况完全不一样啊……


想起之前在盆地里那人一把抱住他,转身间削去成吨的恶魔,蓝河还是觉得心有点砰砰直跳。毕竟那样的场景由不得人胡思乱想,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


不不,等等!蓝河,你冷静一点!突然发现自己的思路严重跑偏,蓝河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危险中会有些肾上腺素的上升,只是非常普通的生理现象。就算蓝雨同性恋的比例比别的军团高30%,你也绝对不能……


……狠狠给了自己脑门一下,蓝河急忙把鸡毛掸子抓回了手里。他觉得自己一定是昨天听了那个人的“48小时”威胁以后,精神受创太大,以至于今天总是不能集中思维,一个劲在想非常奇怪的东西。


还是好好干活吧,哎……蓝河想着,举起鸡毛掸子,唉声叹气地继续他的大扫除活动。


毕竟在这个地方,要呆多久都有可能。他还是尽快适应这样的生活,让自己过得顺心一点吧。


……

日光渐渐昏沉,时间很快就到了夕阳西下的时候。


灶台上,沸腾的水壶冒出股股的白气,呜呜呜地叫了起来。蓝河就趴在桌子上,盯着烧开的水壶,眼睛一眨不眨地呆呆出神。


……其实,他也不是真想把这里变成怎样,他可能只是需要一些发泄。


沸水喷出的雾气勃勃上升,不断撞击在木质橱柜厚厚的底上,散逸成雾。水壶的盖子因为蒸汽的翻涌,而不断在锁扣里弹跳,啪塔啪塔地响个不停……


……往常的这个时间,他应该已经结束了下午的操课,驱赶着那些不听话的新兵列队归营。


日头西陲,长长的倒影斜拉在操场之上,空气中弥漫着汗水的味道。偶尔有一阵凉风吹过,森林的芬芳便会飘然而至,驱散人们心头的种种烦闷。年轻的男男女女们此时会放松下来,一边结束训练,一边互相打闹,开起玩笑。不经意间,会有人因为意外的肢体接触而低下头,悄悄脸红。而他们装作不在意地跑远后,又会因为之前发生的一幕而暗暗窃喜。


蓝河带他们返回营地的时候,有很大可能会和饭堂的老师傅在途中“偶遇”。当这群少男少女们知道了今天晚上会有什么抢手菜色,便会立即躁动起来,不要命地往寝室狂奔,为的只是能第一个换好衣服排到食堂的队列前面。


蓝河倒是不急于和他们争抢第一,他会慢悠悠地停下脚步,落在后面,坐到食堂门口的那棵老蕨树下,等待自己的学员归来后一起开饭。


汗水浸湿的衬衫贴在阴凉的墙壁上,传来一阵透心凉的惬意和舒爽。别的教官已经解开衬衣,袒胸露背,但蓝河仍然只是挽起袖子,稍稍解开领口,静静坐在那里,眺望这一片和平之地。


森林,炊烟、充满朝气的新人,蓝河喜欢那样的场景。


……然而现在一切都乱了套了。


“哎……”幽幽叹出口气,蓝河趴在桌子上,闭上眼睛。


这样的囚禁也许像那位大佬说的,很快就会结束。但更有可能,一切会漫长到蓝河甚至忘记自己是谁。


……十年,是那一位在这里囚居的时间。而在那之前,蓝河自己还是一个学生,天天参加各种热血的活动,根本都还没动过参军的念头。


一切在经过那样漫长的时间后会变成怎样?蓝河没有一点概念。他只知道自己光是呆在这里一天,就已经焦虑极了。有一种强烈的紧迫感在缠绕着他,让他感觉自己背叛了同伴,正躲在一处世外桃源里贪图享乐。


尽管自己离开前线后的任务只是呆在大后方培养新人,算不上什么危险的工作,但那同样是为战事贡献自己的力量,跟现在只能擦擦桌子、抹抹柜子完全不同……


“哎……”蓝河再次叹了口气,把脑袋转向另一边。


或许在叶修眼里,自己能乖乖听话就是对他最大的帮助,但对于蓝河自己来说,每天都要面对这样的无所事事,才是一种真正的折磨。


当然了,更要命的是那个该死的“补魔”。一想起这件事,蓝河就……


咚!


“……哎!”


纠结得太过投入,蓝河无意识地双腿一蹬,脚趾顿时踢到了桌子腿上。还没等他反应过来痛在哪里,就听见有什么东西“啪”地一声摔了下来。


糟糕!蓝河暗叫。这里有好多玻璃和瓷器做的器皿,他可别是弄坏了什么珍贵的收藏……


抬起头一看,蓝河果然看到一个相框摔在了灰尘里——刚才为了休息,他随便趴在了厨房的一张小桌子上。这张桌子挨着窗户,窗户旁有个放满杂物的橱柜。蓝河本还没来得及收拾,谁知道里面竟然还立着一幅相片。


想起叶修的行动路线:寝室、书房、厨房,三点一线。看到这个特意摆在厨房里的相框,蓝河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扶起沾满灰尘的相框,把它拿到眼前,蓝河看到相框里有一张微微泛黄的相纸,而相片的画面是11个紧靠站立的青年男女。


站在中央右侧的女生让蓝河微微一怔:那是前嘉世军团最有名的美女枪炮师“苏沐橙”,这片大陆上恐怕没有人不认识她的名字。


而站在她左边的,是这张集体照的中心人物:一名成年女性。她比旁边的苏沐橙稍稍年长几岁,打扮稍有岁月的痕迹。然而她梳着马尾辫,笑容看起来十分年轻。在她旁边有一名短发女生被她搂着,就像她搂着苏沐橙一样。三人关系看起来十分亲密,显然是非常要好的朋友。而那名短发女生的容貌与苏沐橙相比毫不逊色,只是手中倒拎的战矛让她多出了几分凌厉的气势。


至于这三名美女后面的人就更加奇怪了。最左边是一名戴圆眼镜的学生模样的男生,不好意思地扶着眼镜。他旁边一个非常高的男生哥两好地搂着他的肩膀,嘴角快咧到耳朵根,一身嬉皮士的打扮。


而再往后依次是一个胡子拉渣地老汉,一个眼睛很亮的年轻人,以及一个笑得很腼腆的安静男生,和一个略显疏离的戴眼镜的男青年。


至于最后的那两个人……蓝河使劲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那是他刚认识不到两天的叶修,以及一个满脸透着不情愿的别扭男孩。


只见叶修按着男孩子的肩膀,半边身子靠在对方肩上,似乎是强行把对方押来参加合照,脸上露出毫不掩饰的得意笑容。而那个被他按住的男孩显然并非自愿,腮帮子几乎鼓成了包子的形状。蓝河光是看他那副表情就能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然而仔细看他的姿势,却能发现他其实是乖乖站进来的……


……这个人,原来也会这么笑吗?


注视着相片上的脸,蓝河无意识地抚上了那张充满笑意的脸庞。


陈年的灰尘被他擦去,相片中的笑容清晰起来。那是一种充满感染力的快乐情绪,让灰黄的相纸都仿佛明亮了几分。


蓝河从未见过叶修这样去笑——他眼中的叶修永远是从容而理智的——或许他的笑容会带着某种玩世不恭,让他看起来有些捉摸不透,但那种笑的下面永远隐藏着克制和清醒,和照片上这样恶作剧式的轻松完全不同。


……那个时候,他是真的很开心的。蓝河突然这样想。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这样的感觉,但照片上的一切却分明这样告诉着他。


那些照片上的人一定是他最亲密的伙伴,否则他不会笑得如此坦然和自在;他一定信任他们就像信任自己一样,否则他不会显得如此跃跃欲试,就好像和这些人一起踏上征程是他最期待的未来。


……那么后来呢?这些人去哪了?


叶修因为猎杀魔族始祖,最终不得不将自己囚禁于此。但是他的同伴却一个也没有留下来陪他,难道说……


蓝河突然感到一种哀伤缠绕了上来,让他感到微微的窒息。他慢慢摩挲了一遍古旧的红木相框,而后将它擦拭干净,又小心翼翼地放了回去。


其实这十年来的事情,根本没你说的那么简单吧,蓝河想。


可能比起自己,在这里独自生活了十年的这个人,才更有资格质问这个世界。

 

(未完待续)

 

---------------------

之后就不会那么快啦……

另外大家好像都没什么评论的兴趣,果然还是因为比较无聊吧( >﹏<。)

评论(28)
热度(168)
< >
© 颐养天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