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养天年

[叶蓝] Long Away 11

这一章虽然没有什么,但和谐点到处都是,我也是醉了……

----------------------------------

点击查看

 

所以蓝河此时的反应,也就显得情有可原了……


“你刚才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蓝河揪住叶修的领子,吼声几乎能掀翻房顶。


“咳,冷静一点!”叶修倒是没太在意对方的过激。毕竟会有这样的反应,也实在很正常……


“一开始我也没想用这个办法,并且做了一些‘折中’的尝试……但最后的效果都不理想,所以就只能这么办了……”


“只能这么办了??!!”大哥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你……有没有想过……”蓝河好半天才捋平了自己的气,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哪一天,就那么一刹那,你脑子里要是闪过一个‘手有点痒’的想法,我可能就去舔你的手了?!”


蓝河说到最后,自己脸先红了。没办法,蓝雨的战士,感情经历总是比别的军团单纯一点。就连这例子举的,都避开了一切敏感因素因而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放心,不会的……”叶修倒是十分镇定,按住蓝河的肩膀,“不会的……”


“……我手从来就没痒过。”


“重点不是这个吧!!!”


蓝河简直要被逼疯了。


“放松一点,别那么紧张嘛……”叶修也不知道怎么的,看见眼前这个人就想逗他。可能是因为对方生气的样子特别有趣?还是自己一个人待了这么多年,确实有点寂寞了……“我们的契约重点在于‘羁绊’,而不是‘控制’,所以你可以放心。我基本控制不了你的行为,只是你必须定期从我这里获得魔力的补充,仅此而已。”叶修解释道。


“呼……呼……”蓝河渐渐平静下来,理智逐渐回归。其实他也不是真的生气,可能只是……这么多天来诡谲的遭遇需要一个发泄的契机。


“抱歉……”蓝河一屁股坐在床上,用手抱住脑袋,有点懊恼,”……是我太无礼了。”


这时候他才想起来,对方还是一位军中的大佬。尽管自己并没有听过他的名字,但于公于私,这样的行为都不太合适,毕竟对方不可能真的害他……


“那个……魔力的补充……是怎么样的?”蓝河很快理清了思路,让自己镇定下来。毕竟自己现在也代表着蓝雨的脸面,表现的太窝囊可要被人看扁的。”


“哦,就是体液交换。”叶修轻松说道。


“????”蓝河呆呆地抬起头,不明白对方在说什么。


“比如说接吻啊……什么的……”叶修察觉到蓝河的表情变幻,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说过头了,“……血族魔法就是这么一个系统,必须要用这些东西作为媒介。如果还有别的办法,我其实也是不想的……”


“你也不想的?!!你是不是还想我们发生性关系啊?!啊?!!”蓝河再一次弹起身,抓住对方的领子猛地摇晃。


“嗯?”叶修听到这话,倒是有些意外地挑挑眉毛,“不得不说,你的推理能力真的非常优秀……能有性行为当然会更好一点,你有这个意愿吗?”


能有才见鬼了啊!!


如果眼前有一张桌子,蓝河一定已经把它掀到窗外去了。


“哎,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这个真没办法……”见到蓝河的反应,叶修也在心里叹了口气。他何尝不知道这种条件对于一个年轻男性有些难以接受(建立在他也是男性的基础上),然而血族的魔法体系就是这么一种东西,没有什么能离得开血液和性——这是生物最强大的两种本源能量,也是血族肉体这么孱弱却能掌握强大力量的根本核心。


而叶修选择第一个斩杀血族始祖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弱小的种群数量保证了他可以直入巢穴,不会遭到过多围攻。而这种外貌和人类相似的魔族,及早消灭也对稳定后方有极大好处。


但是他可能还是低估了对方的邪恶……在临死之际,血族始祖最后的念头竟然不是保护自己的部族,也不是为同类争夺时间 ……而是剥夺他作为人类的尊严,让他永远携带魔族的种子,再也不能回归人族的怀抱……


从此以后,人类中最强大的战士将再也无法贯彻他的高傲。因为他的身体里,将永远流淌仇敌的血脉。


……这是对他一生的诅咒。


“魔力大概需要每48小时补充一次……”觉得长痛不如短痛,叶修决定一次都说清楚,“……因为我昨天晚上刚给你补充过……”


蓝河投来惊恐的目光。


“……所以你还有一段时间可以考虑清楚。”叶修摊开手,展现自己的无辜,“……反正现在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你人在这里、命在这里,体内有个定时炸弹,只是偶尔需要亲个嘴,没有那么难接受吧?


蓝河一把抓过旁边的枕头盖在了脸上。


“呜————”枕头底下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哀嚎。


这都是什么事啊!蓝河觉得自己一定干了什么错事,点歪了之后所有的因果线。如果自己没有回格林之森,没有担任考试教官,没有进那个洞穴,没有害得大家……


……哎。


想到这里,蓝河一下子冷静下来。心里叹了口气。


……这又有什么办法呢?毕竟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什么“如果”啊。


“我要打个电话……”过了一会,枕头底下传出闷闷的声音。


“嗯?”叶修没听清。


“我,我想联系一下我们营地……”蓝河犹豫了一下,默默地把枕头拉下来,小心翼翼地看向叶修,“……我想让他们知道一下我的情况,毕竟我……很长时间不能回去了吧。”


叶修看着他的表情,唇边露出一抹笑容。


“请便。”他退后一步,虚抬左臂,示意门口,“电话在一楼。”


尽管他知道蓝河想要干什么:比如争取最后一丝离开的可能。但是他没有加以阻止,因为他知道最后的结果会是什么……


蓝河闻言,一个激灵爬起来,立刻跑出门去。不一会儿楼梯上就传来了蹬瞪蹬的下行声音,而叶修露出一个微笑,亦是转过身,悠然跟去。


……

这是一座中等大小的城堡,大厅宽阔,还有两条弧形楼梯直达三楼。


如果不是没有那些阴森的人体装饰和昂贵的艺术品,蓝河可能真的会以为这是一座血族城堡。


然而令他诧异的是,这么大的空间,使用的痕迹却少的可怜。所有物品上面都覆盖着一层厚厚的灰尘,仿佛很久都没有人碰触过它们。


可叶修不是住在这里吗?……疑惑在蓝河脑子里只是停留了一瞬。而当他看到壁炉不远处的黄铜电话机后,他便将一切都抛在脑后,赶紧跑了过去。


拿起电话听筒的一刹那,蓝河还鬼鬼祟祟地朝背后望了一眼。


见没有人在那,他一咬牙,终于是拨了出去。


……哪怕被对方发现自己是想找人告状,他也不能就这么算了。把一个联盟里正式注册的军官拐来进行这种邪恶活动,怎么看都不可能没人管吧!


“铃铃铃……”电话响了很久都没有人接。


“叮铃铃铃……”这声音越响越令蓝河感到不安。


“咳。”突然,后方传来一声遥远的咳嗽,吓得蓝河差点把听筒给扔了。


“外线先拨0。”叶修趴在旋转楼梯的扶手上,无奈摊手。


“……”蓝河完全不想跟他说话。转过头来急忙又拨了一遍。


这次倒是很快就被接通了。


“喂?……”线路对面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阿冰!”蓝河简直喜出望外。没想到打办公室的值班电话,接电话的刚好是曙光旋冰。


“蓝桥?!”话筒对面立刻骚乱起来,“蓝桥!你在哪?你好不好,有没有出事?!”


蓝河只感到一股热流涌遍全身。果然军团里的大家还是在担心自己的。


“我没事。我……很好。”说到最后,蓝河产生了一丝犹豫。但是想想自己现在没缺胳膊少腿,也恢复了所有记忆,确实不能说很差,“只是我这边出了点事,有个人他说……”


蓝河接下来把自己遇到的情况简单的复述了一遍,但是当然保留了难以启齿的那一部分。当他即将提到叶修的名字时,他下意识地顿了一下,回身看去,却见叶修显得毫不在意,似乎还很期待他打完电话以后会有什么反应,于是便也没再注意,直接把对方的名字告诉了曙光旋冰。


但他没想到迎来的却是曙光旋冰的沉默。


“阿冰?”蓝河狐疑问道。这家伙怎么不说话了?


“那个……蓝桥……”曙光旋冰的声音显得有些有犹犹豫豫,而他旁边似乎有人在对他说着什么,“那个……我要告诉你的是……”


“……军团里说你暂时就不要回来了。”


“什么!?”蓝河惊叫出声。


“那个……事情是这样的……你被‘掳走’那天……我和小连……咳……也见了你说的那个人……”曙光旋冰叙述地非常迟疑,“……我们一回去就把这事汇报给司令部了,但是……总司令说那位大人的实验非常重要,希望你务必配合。”


蓝河感觉脑子里“嗡”得一声响。


“不是,阿冰,你不明白,他居然要我……”蓝河还想说什么,曙光旋冰却打断了他。


“不不,老蓝,是你不明白……”说着曙光旋冰还压低了声音,“你知不知道,他就是……”


“叮!”电话突然就这么断线了。


蓝河愣愣地拿着听筒,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什么。过了好一会,他才慢慢转过头,看向楼梯上的男人。


“啊……欠费了吧。”男人仿佛看见他的表情才恍然大悟一般,“抱歉,我很久没用了。回头充点钱吧。”


蓝河觉得自己犯了个极大的错误——他为什么会觉得这个人没有准备?自己转眼间就被家里给卖了啊!


开什么玩笑!!


“你的房间在三楼,最左边一间。”男人不知何时已经掏出一串钥匙,挂在手指上微微摇晃。他浅浅笑着,看起来并没有多么得意,然而蓝河却觉得那张脸简直可恶极了。


一把抄过男人指间的钥匙,蓝河头也不回地朝楼上跑去。然而临了,他却又转过头来,深深看了对方一眼。


“你……在这里呆了多久。”他问道,喉头有些发紧。


男人感兴趣地打量了他一眼,而后身体一仰,舒服地靠在了楼梯扶手上面。


“十年。”他说道。


蓝河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从身体里蒸发了。


“那我……要在这呆多久?”他声音干涩地问道,几乎不敢去听那个答案。


男人抬眼看着他,就这样看了很久。然后他突然低下头,微微笑了一下。


“放心……你不需要那么久。”叶修说道,神情十分平静。


“你很快就可以恢复自由,回到过去的生活……”


“这一切……不久就全都会结束了。”

 

(未完待续)

 

 

评论(19)
热度(131)
< >
© 颐养天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