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养天年

[叶蓝] Long Away 09

林间空地上,战斗仍在继续。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胜利的天平在飞快倾斜。 

“你的哥哥,是个长的很不错的魔族……你知道,我的意思是在魔族里长的不错,至于在人类里,他需要减少一对耳朵,才能算是……” 

“闭嘴!人类!!”透明人形上泛起剧烈的波澜,如同实质的怒意。人形中陡然放射出无数冤魂人头,朝空中的男人发射而去。而男人却随手变出一把光剑,三下五除二将冤魂头颅削成了渣渣。 

“你看,又不淡定了。”收起光剑,男人非常不满意地点点手指,“就算我明摆着挑衅你,你也不能生气啊?你哥哥就比你强的多,它死的时候还在嘲笑我只会花言巧语…… ”

“嗷——!”魔族的人形似乎再也无法忍受这种屈辱,突然长啸一声,身形暴涨一倍。无数人声混杂的尖啸从空气中接二连三的钻出,而一种金色的物质开始填充透明人形,让它的光泽更加凝实耀眼。 

“不——许——侮——辱——我——的——兄——长——”魔族暴喝,体格因为从本体中抽取了更多魔力而愈发接近它的真实外貌。它张开手臂,一个金色的漩涡出现在它的身前。而后没等另一方有所反应,暴雨般的光箭便从漩涡中激射出来。 

“哎呦……”穿着黑色长衣的身影在疾风箭雨中时隐时现,“认真了……” 

“这样就对了。” 

男人的声音在空气中一闪而逝,身影再次加速。待他再次出现时,一把巨大的光剑出现在他手中,而他丝毫不顾雨点般袭来的密集光箭,挥动巨剑直劈魔族分身的本体。 

“吼——!”魔族变幻出火焰铸就的金色长剑,和神秘男人的光剑交击在一起。激射的金光和火焰直冲云霄,双方身体的轮廓在气浪中激荡不止。 

“你知道,我是怎么认出你的吗?……”男人的剑狠狠压在金色巨剑上,短发飞舞。两把剑在巨力的挤压下不断蹦出火花,然而男人笑容平静依旧。 

“人类!魔神的战士不会受到低等生物的蛊惑!”魔族分身怒吼道,猛力下劈。男人迅速卸力撤走,然后在对方力竭之时再一次狠狠撞上那柄金色长剑。 

“因为你和你的哥哥很像。”男人说道,突然一抽长剑。


“一样的……贪生怕死。”


魔族分身被震退数步,而后再次暴喝一声,不顾一切地狂扑过来。 

“人类!——”分身裹挟着熊熊烈焰,举剑下劈。金色巨剑如同要撕裂天空,狠狠劈在男人格挡的剑上。 


“那你呢!你又算什么!”隔着相交的两剑,魔族分身的脸孔离男人的脸不足半尺,“你已经不被人类所信任,为何还甘愿保护人类的子民!” 

得到本体大量魔力补充的分身此时已经有了精细的面孔。此时这张脸夸张地扭曲着,手中的巨剑继续用力狠狠下压。 

“你得到了我们播下的种子,迟早有一天要回归魔神的怀抱!为何不向囚禁你的人类复仇,他们根本抵抗不了你的力量!” 

“……你的话太多了。”男人眯了眯眼,第一次露出不悦的神情。他举剑欲劈,却没有想到被对方突然加大的力量横扫出去。 

“承认吧!半人半魔的人类。魔族才是你的归宿,这些弱小的生物应该向你摇尾乞怜!”魔族分身出奇地没有继续攻击,而是悬停在半空。它巨剑横扫,指向蓝河等人所在的位置。 

“看!弱小的人类,一旦面临生死,就会抛弃同伴,苟且偷生!”在茂密的树林里,四元素结界因为不断受到地行龙的攻击已经摇摇欲坠。而身着法师袍的曙光旋冰和连雨诚退到了一起,把蓝河的身体放在一边。他们鬼祟地互相商量着什么,不时瞥瞥场上的战斗,又瞥瞥森林更深处的幽暗小道。 

“而你以为他们逃跑后会感激你吗?你错了!”魔族分身那混合着男男女女的声音吟唱般诵道。说着他再次猛地扑近,巨剑和男人匆忙横挡的光剑抵在一起,“他们会将同伴的死亡归咎于你的鲁莽……!如果不是你激怒了‘我’,他们的生命怎么会白白丧失?……” 

“呵……”男人抵着金色的剑,笑得有些艰难,“一切只是你的猜测。” 

“我的猜测?”分身露出一个好笑的表情,而后突然撤开了巨剑,一下子回到半空中,“那就让我们看看事实会怎样……!” 

毫无征兆的,一道金光自魔族分身手中射向四元素结界。男人情急间调转身形,却惊讶地发现自己前方的道路已经被分身彻底堵死。 

金光直射入森林,在几近崩溃的结界上轰然炸开。而后周围的地行龙被气浪掀翻出去,保护着林中三人的结界正式宣告土崩瓦解。 

被气浪掀坐在地上的曙光旋冰先是一愣,接着大喊出声。 

“跑!!——” 

不用任何人指挥,连雨诚背上曙光旋冰,飞快地从地行龙的间隙中穿梭而去。而魔族分身见状不再犹豫,化作一道金光猛扑留在地面上的蓝河身体。 

机会,终于被它等到了! 

分身压抑不住心中的狂喜,眼中只有对面地面上的人类躯体。 


什么愤怒,什么挑拨不过都是障眼法而已……它为了让那个男人的纠缠出现漏洞,才假扮出种种情绪,让对方以为自己掌控局面。而它从始至终的目标都只有始祖之源。为了得到始祖之源,它不惜一切代价! 

给我! 

蓝河的身体尽在咫尺,分身化出一只手向他的腹部掏去。然而突然,一切静止了。蓝色的光芒笼罩了一切,魔族分手挥动了两下胳膊,惊恐地发现一股力量在把自己向后扯去。 

“……跑远点。” 

曙光旋冰脑海中响起这样的声音。 

紧接着,一个巨大的蓝色魔法阵突然自地面浮现,以蓝河为中心,向四周旋转扩散而去。 

他包裹住了悬停的魔族,也跨越了这个区域所有的地行龙们。 

曙光旋冰看到不断向自己逼近的魔法阵后,突然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险。他来不及细想,拉上连雨诚就又跑出去了十几米,而后他就看到魔法阵停在自己脚边,整个阵中响起了圣咏般的歌颂声。 

不是魔族分身制造的那种鬼哭狼嚎,而是数百牧师齐齐吟诵的渡世圣音。 

“不可能……!”魔族分身在蓝色的光芒中拼命挣扎,力竭嘶吼。他艰难地扭头去看那个神秘男人,却发现他飘然降落在地面,面容平静与初见无二。 

“怎么不可能?你会演,难道我就不会吗?” 

从把蓝河送到一边起,一切就在他的计划之中。假装不知道魔族分身已经洞悉始祖之源的真实位置,为的就是将这个触发型法阵藏在蓝河身上。

“不……不……!不可能……这不可能……!”分身更加猛烈地挣扎,妄图摆脱法阵的束缚。然而阵中吟诵的圣音越来越盛,无数半透明的魂体从地行龙的身体中接二连三地悬浮而出。 

死灵超度,人类牧师用于消解堕落灵魂的神圣法术。 

然而此时在男人的使用中,连生者的灵魂都被法阵无情剥夺。 

“咕嘟……”曙光旋冰吞了下口水,瘫坐在地,一阵后怕。他如果刚才没有听话的往外狂奔,此时就和阵中的地行龙是一个下场。 

不对,等等,那蓝河?! 

曙光旋冰急忙望去,却见蓝河的身体躺在法阵中心,安然如初。而魔族分身金色的躯体却已经开始片片剥落。它在蓝色圣光的笼罩下,不断往天空上升,手脚逐渐丧失人形。 

“不!不可能!怎么会……!”人形的脸部扭曲哀嚎,似乎尝尽人间的所有痛苦。它在最后一刻放弃了前进,而是回身后扑,然而男人即便尽在咫尺,却也不能再被它碰触分毫。 

“对了,还有一件事忘了告诉你。”接近法阵的最后阶段,男人突然说道。


分身最后一次睁大眼睛。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在囚禁我。”男人说道,而后露出笑容。


“囚禁我的,是我自己。” 

“啊————————!” 

金色分身发出一声尖嚎,终于化作片片碎屑,泯灭于蓝光之中。而法阵很快就归于无形,散去暗藏杀机的蓝光。森林的风吹拂而来,一切重又归于平静之中。 

“……”曙光旋冰呆呆地看着这一切,简直无法相信自己刚刚经历了一场关乎生死的战斗。而他看到男人一步步凌空踏来,接近蓝河时,他才突然想起了什么,一下子跳了起来。 

“你等等!你要干什么!?” 

男人没有因为曙光旋冰的声音受丝毫影响。他停步在蓝河的身旁,朝树林中的两人笑了笑。然后他轻一挥手,蓝河的身体就不知怎得被他抱在了怀里。 

“没有……不是我……”此时的蓝河小声呢喃着,周身散发着灼人的热气。一点红光在他的腹部时隐时现,豆大的汗珠不断从他的额头滚下。


又被激发了……男人叹了口气,抱着青年身体的双手散发出蓝色的法力。


蓝色的雾气在两人间蔓延,蓝河腹部的红光瞬间被压制了不少。年轻军官皱紧的眉头渐渐平复,而他的呼吸也慢慢舒缓下来。


然而这次不能再用同样的方法压制了……男人轻叹了一声,有些无奈。之前在病房里,他没有用“那个”办法就是希望事情不会走到这一步。然而现在看来,如果不和这个年轻人建立牢固的“羁绊”,他就不可能继续保证对方身体的绝对安全。


思索片刻,男人低下了头,渐渐靠近蓝河的脖颈。


“喂!喂!”曙光旋冰在一边看得眼睛都要直了,这家伙要干什么?!他可不是没听到那个魔族说什么,相反他听得一清二楚——这个人的身份明显没那么简单,如果他要对蓝河不利怎么办?


然而眼前的一切,明显还是超出了曙光旋冰最坏的预计……

 

 

点击查看


“回去告诉喻文州,人我带走了。”


结束了一切,男人淡淡说道,抱起人转过身去。


“再有别的事,他知道怎么找我。”


说罢,也不理会是不是有人听清,男人微一屈膝,突然便消失在了空气之中。而森林中的两个人,甚至没有看清他离开的动作。


“我没做梦吧……“森林里,曙光旋冰呆呆地看着林间的空地,问旁边的连雨诚。


“似乎没有,长官……”连雨诚努力保持镇静。


“那,那他刚才说什么?”曙光旋冰转头问连雨诚,他的智商已经近乎于零。


“他的意思似乎是……”连雨诚说着,终于是咽了下口水。


“让我们把这件事汇报给总司令大人……”


(未完待续)

 

-----------------

点开链接的人一定感觉被骗了……但这真的含有不让发的词(虽然我没搞懂是哪个……)

评论(8)
热度(112)
< >
© 颐养天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