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养天年

[叶蓝] Long Away 08

……

好暗。

 

一片混沌中,蓝河睁开眼,看到无数水泡顺着自己的指尖升腾而去。

 

这是哪里?

 

蓝河重又闭上眼,感到了周身冰冷的海水。它们把他带向不知名的深渊,无尽的黑暗将他渐渐包裹……

 

然而,一切突然就变了。

 

硫磺的气息扑面而来,骤然而至的光明轰向双眼。

 

宽广的地穴,炽热的高温……熔岩自穴顶倾泻而下,溅起数米高的巨浪。源源不断的黑红浆水激荡翻滚,纵横交错。地穴中回荡着岩浆流过的隆隆巨响,连绵不绝。

 

蓝河不知自己何时已经站到了一根耸立的石柱上,迎风而立。他的脚下是一片尸山血海,而那尽头蹲伏的是一座小山般高大的凶恶魔族。

 

“哈……”魔族狞笑着喷吐出带有硫磺气味的气息,“你,杀不了我……”

 

厚重沉郁的声音在地穴中层层回响。

 

“是吗?”蓝河听到一道不属于自己的声音轻笑回答。

 

“谁知道呢?”


紧接着他便感到自己的身体电射而出,利箭一般直刺对方。

 

……

“蓝桥!”就在蓝河倒下的那一瞬间,潜藏一旁的曙光旋冰下意识地惊呼出声。


“哦?还有人啊。”男人似乎对于突然又出现两个新人物感到有些意外,不过他想了想,似乎觉得这也不错,“接着。”


曙光旋冰和连雨诚根本没反应过来,就见蓝河的身体被一道柔软的力量径直抛到了悬崖之上。


“?!”两人急忙接住蓝河,把他护到身边。而再看盆地下方,身着黑色长风衣的男人正和一团奇怪的空气遥相对峙。

 

“你们的耐心变好了。”

 

男子淡淡说道,语气中不乏讽意。

 

而在他的正对面,空中有一个透明人影正不断成形。伴随着它的轮廓逐渐清晰,无数种交织的人类声音在半空中响起。

 

这些声音中有男人有女人,有孩童有老人……而它们无一例外如同垂死挣扎之人最后的呼喊,从空气中源源不绝的钻出,令听到人头皮发麻,苦水翻涌。

 

“这……这怎么可能……”

 

盆地边缘的曙光旋冰看到眼前的一切,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他双手撑着地面,竟像是有些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

 

“长官……?”连雨诚并不知道曙光旋冰在害怕什么,忍不住询问。

 

“你不明白……”曙光旋冰盯着那个人型不住摇头,过了好一会才沙哑地说道,“你……知道魔族分身吗?”

 

“高等魔族制造的另一个自己?”

 

“对。”曙光旋冰点点头,吞了下口水,“普通的魔族分身,是高等魔族为了保障自己安全制造的传令替身。它们用分身指挥军队,如果被杀死也只是受到一点点损伤。”

 

“然而你看到的这个……是魔族的灵魂分身。”

 

“灵魂分身?”空地间人类哀嚎的混合声越来越响,连雨诚感觉到自己也开始后背发冷。

 

“灵魂分身,是魔族用人类灵魂‘熬制’的魔力载体。”曙光旋冰一字一句地叙述着,声音带上了寒意,“他们抓捕三百个左右的人类,用魔法抽取他们的灵魂进行压缩,然后就能得到一具可以承载大量魔力的‘载体’,足以让高等魔族制造出一具自己的‘人类分身’。”

 

连雨诚看着空地间的那个透明人形,突然感觉到了强烈的作呕感。空气中人类的哀嚎声已经混合在一起,变成了近似于咏叹调的高亢旋律。而那个不稳定的人形物体,轮廓也在渐渐清晰起来。

 

“我不明白,它们为什么非要用人类灵魂制作分身……”连雨诚压下喉咙里的不适,艰难问道。

 

“你傻啊,当然是为了躲避人类的探测。”曙光旋冰拧紧眉头,“这种分身最大的作用就是能附身于普通人类,让我们的魔族探测设备完全失效。现在我明白格林之森的魔族是哪里来的了,看来都是这个家伙搞的鬼。”

 

盆地中央的透明人形渐渐凝聚成近乎固定的实体,停止了扭曲。而伴随魔力波动出现的狂风却没有停歇,它们在山林和野草间汹涌地穿流,吹得曙光旋冰和连雨诚几乎睁不开眼睛,也吹得前方男人的衣摆猎猎作响。

 

“人类,始祖之源不属于尔等。归还于吾族,吾将免你一死。”空气中半透明的人形微微发光,发出一种辨认不出源头的声音。这声音如同无数男男女女声调的混合,在盆地中四处回响。

 

“免我一死?”男人笑起来,“口气这么大?”

 

突然,他的身影一晃,原地消失。而几乎是同一刹那,透明人形的后方出现了黑色风衣的影子。

 

“可我早就死了啊……”

 

轻声呢喃如同午夜的幽风,令人形猛地一怔。接着一阵强光爆炸开来,透明人形中央被炸出一个大洞。

 

“人类——!!”勉强恢复形状的空气人形愤怒咆哮。


一瞬间,混乱的尖叫声此起彼伏地在空气中响起,仿佛被击中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千千万万人的合体。

 

“别废话了。”男人轻巧落地,衣摆划出一道优雅的弧线,“既然你愿意出来,还不明白自己的处境吗?”

 

他在刚才已经杀尽了这个魔族带进格林之森的所有部族,为的就是逼这个元凶出来。而他确实没有想到会有别人来到这里——男人回头看了一眼,曙光旋冰等人下意识地往后一缩——看了倒地的蓝河一眼,男人叹了口气。原本想让他在军营里好好呆着,现在看来是没办法了……

 

“人类,你对吾等的轻视必将遭受魔神的审判!”即便刚刚遭受重创,人形还是很快恢复了身形,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归还始祖之源,吾神将对你网开一面!否则,吾神必将……”

 

“……否则什么?”男人这次干脆打断了人形的唠叨,不耐烦地掏了掏耳朵,“唠叨对我是没用的,我们很多人都久经考验……”


“还是说你其实有别的目的……”

 

“……比如,拖延一小会我的时间?”

 

人形似乎没想到男人这么直接猜到了他的目的,微微愣了一下。


而后大地就突然震动起来,打断了所有人的思考。树木摇晃,叶片散落……曙光旋冰条件反射的拉过蓝河的身体,把他拉到自己和连雨诚之间,而紧接着地面上出现了无数塌陷的小口。一只只血红着眼睛、甩动着长满倒勾的巨尾的地行龙爬了出来,他们张开长嘴,发出“嗬嗬”的嘶鸣,飞快地向众人爬动。而更令人惊骇欲绝的是,那个透明人形居然让过神秘男人,直直朝着树林斜冲过来!

 

它的目标突然就变成了蓝河等人!

 

“怒气爆发!”曙光旋冰再没时间犹豫,发出一声怒喝。


连雨诚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这是在叫自己,立刻绷紧身体,猛地爆发出“呵!”的一声巨吼,由怒气增幅的血气力量立刻轰向四周,震开了意图靠近的魔化地行龙。而这时候,曙光旋冰已经完成了吟唱,猛地把法杖插在了地上。

 

“四元素结界!”

 

四只迷你的元素精灵出现在三人身周,飞快地结成了一个四方结界,把众人保护在其中。而几乎是千钧之际,灵魂分身感受到磅礴的元素之力,拉升角度,避免了撞击在结界上烧伤灵魂。

 

“还真是知道了啊。”神秘男人喃喃着,也同一时刻出现在了分身飞行路线的前方。

 

“你什么时候知道始祖之源不在我这的?”

 

男人张开双手拉出一张金色大网,似乎是要捕捉透明人形。然而人形冷哼一声,突然爆散成无数流星,绕过男人的身体后,重新在空中结成了实体。

 

“始祖之源吾等势在必得。”此时再也没有了故作高贵的傲慢措辞,没有了令人发笑的滑稽腔调。不再表演愚蠢、诱敌深入的分身平静而冷酷地说道,看不见的目光直视蓝河身体中沉睡的那样东西。

 

“哦,看来那个小家伙也是你引来的。”男人喃喃道,似乎明白了这件事最大的疑点。本来他就在奇怪蓝河怎么会无缘无故往森林中央跑,给他保护对方的计划带来了巨大麻烦,而现在看来一切都是这位高等魔族分身有意安排,那他无论愿不愿意,都只能舍命奉陪了。


……

空地中,神秘男人和分身对峙着。而悬崖边的四方结界下,曙光旋冰和连雨诚也在苦苦支撑。


“……小连!”曙光旋冰突然叫道。


“长官?”为了保证强度,曙光旋冰的四方结界很小。所以此时连雨诚是弯腰跪在地上来保证自己完全处于结界的保护。听到曙光旋冰叫他,他才勉强抬起头来。


“我问你,你刚才有没有注意到……妈的,撞什么撞!老子要能出去把你们都宰了!”话刚说到一半,曙光旋冰就被突然撞上结界的地行龙打断了思绪。他恶狠狠地骂了一句,而后拧动法杖增强了法力输出,“我是问你你注意那个男人的衣服没有?我感觉他前胸有血迹,是不是我的错觉?”


“……”连雨诚闻言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扭动了一下脑袋。他所在的位置比曙光旋冰强上很多,可以从侧面看到空地间对峙的两个“生物”。


“不是您的错觉,长官。”连雨诚探头确认了一下,回过身来,“那个人的胸前的确有血液在渗出,看上去还是新鲜的,估计是身上的伤口又裂开了,大约就在心脏的位置。”


“果然如此……”曙光旋冰喃喃道,感觉到有一股寒意爬上自己的后背,却也觉得胸腔前所未有的火热起来。直到此时他终于明白了整件事的全貌——原来那个男人就是蓝河小队覆灭那件事里消失在祭坛上的祭品!


“妈的,他是好人还是坏人……”想到这里,曙光旋冰喃喃着,已经流下冷汗。虽然这个人目前看起来都在帮助他们,似乎是个好人。然而久经沙场的他不会这么天真,以为一件事中的立场只有两面。如果这个人别有目的,并不是以救助己方为第一目标,那么一个前天还被钉死在十字架上“死亡”、现在就能活蹦乱跳屠杀整个魔族部队的人,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种巨大的威胁……


“阿冰……”曙光旋冰正思索着,突然听到蓝河微弱地呼唤。


“蓝桥?”发现昏迷的蓝河竟然有了一丝反应,曙光旋冰急忙把他拉起来抱住,“你怎么样?”


蓝河微微睁开眼,又难受地闭住。他抓住曙光旋冰的肩膀,艰难地喘息。曙光旋冰很快感受到了他身体散发出的厚重热量。


“热……”蓝桥无意识地蹭着曙光旋冰的衣服,似乎这样能凉快一点,“好热……”


蓝河的语调已经像是被烧的糊度,曙光旋冰心急如焚。然而如今的状况是他支撑着结界,不能动弹分毫,而连雨诚年纪还小,战力有限,此时三个人的命运全都赌在外面战斗的两个家伙身上。


“妈的。”曙光旋冰狠狠地骂了一句,把视线投向盆地:此时空地上的战斗已趋白热。神秘男人和魔族分身的身影在林地半空撞击纠缠,如同互相扰动的彗星,它们的身形因为飞快移动拖出道道残影,一时间显得天空中的星辰都晦暗了几分。


“我如果是你就投降认输。”半空中,男人一边绕圈飞行,一边轻松说着。他挥手在空中制造出一块半透明的屏障,正好挡在魔族面前。然而魔族分身照例在屏障前分化为数百点流星,毫发无伤地在屏障后重合,而后猛然攻击男人。


“我们需要始祖之源。”分身依旧重复着那句话,毫不留情地发动攻击,“你的伤不可能完全恢复!”


两天前他们刚刚赔上一个祭坛重创了男人,差一点就获得始祖之源。而分身非常清楚,即便他们没有成功,男人现在失去了始祖之源,伤口复原速度将远不如从前。尽管这个人能挣脱祭坛的束缚,恢复到这个程度已经让它惊讶不已。然而在自己故意放出这么多部族消耗男人的力量后,这场战斗的最终胜利者一定是自己。


“啧啧,这世上真是没几个好人啊……”男人似乎已经看穿了魔族的想法,感叹的摇摇头,“哦,对不起,我忘了你不是人……”


“人类,接受魔神的审判!”魔族怒吼道,身体骤然收缩,释放出一道炽热的魔焰。而男人只是好像微微偏了一步,便刚好让过了魔焰攻击的位置。


“生气可不好啊,魔力消耗会加倍的。”男人说着,又炫技式的在空中绕了个圈,“诶,不是吧?你还没有发现啊?”


魔族分身突然停在了半空,身周的气流环绕不止,仿佛人类表情的阴晴不定。而男人“呵呵”笑了两声,抬手就扔出一把飞刀过去。


“?!”


分身先是一惊,而后哂笑。要知道物理攻击对它是没有作用的……可等到飞刀逼近身前它才突然感觉到附魔的力量,于是只能身体匆忙从中间裂成两半,躲过飞刀的攻击,而后二合为一。


但紧接着,它就明白了男人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


“解散分身和使用能量攻击都会加倍魔力消耗……是不是感觉速度变慢了?”男人手里玩着飞刀,好整以暇地悬浮在空中,神态非常悠闲,“我以为你早会看出我的目的……如果是你的哥哥,一定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人类——!!”分身终于发出了疯狂的咆哮,抛弃了所有理智。曙光旋冰知道它是真的生气了,因为就连围绕在他们身边的地行龙也状似疯癫,开始不要命地撞击结界。


“长官,我们撑不住的!”连雨诚尽量缩小身体,让结界能遮盖住自己,向曙光旋冰喊到。


“我知道!!”曙光旋冰疯狂大喊。他现在完全有理由相信这个男人要谋杀他们,因为如果不是他故意激怒魔族,他们完全能熬过地行龙的攻击直到战斗结束。


“该死!小连你噬魔之手学过没有!”危急之下,曙光旋冰决定拼命。因为不仅是他们的生存空间岌岌可危,蓝河眼看也要撑不下去了——自从魔族袭击后蓝河就在喃喃着胡言乱语,而曙光旋冰抱着他感觉就像抱着一个火炉。


“不太熟练。”连雨诚喘息着说,努力压制自己蔓延全身的紧张,“长官我该怎么做?”


“一会拉只地行龙进来,反噬爆发的时候不要控制辐射方向,扩散血雾。趁他们闻不到我们的味道,你带上你蓝长官赶紧跑路。这里我一个人比你们都在方便很多。”


“长官……”连雨诚看着曙光旋冰月光下平静的脸,神情微动。他怎能不知道一个法师在这样的环境下会迎来什么样的结局,这几乎跟自杀没什么区别。


“别婆婆妈妈的,这就是战场!”曙光旋冰抹了把脸,心中也是一片冰凉。见鬼的自己没栽在神领,居然要死在格林之森?这将来传出去哪还有颜面可存……他只希望蓝桥能机灵点,回去给自己编个漂亮点的理由风光大葬。不然自己这么豁出命去救他岂不就都白瞎了?


“准备了!”扔掉满脑子胡思乱想,曙光旋冰咬紧牙关,握住法杖。


“嗯!”连雨诚虽然犹豫了一刹那,却很快把杂念抛在脑后。


“我数三秒,三,二……“忍受着外面地行龙猛烈地撞击,曙光旋冰屏气凝神,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读秒上。然而就在他数到一的时候,令他没有想到的变故发生了。


“一……”


“喂,小兄弟,听得见吗?”


“我靠!”


突然在脑海中响起的声音让曙光旋冰差点扔掉法杖。而连雨诚也因为曙光旋冰无端爆发的粗口而呆愣当场。


 “你怎么做到的?!不对……” 曙光旋冰刚问出口,立刻就在心里扇了自己一巴掌,“你他妈到底是谁,有屁快放!我兄弟都要死了。你他妈知不知道!”


“哎,现在的年轻人怎么火气都这么大?”男人哀叹了一声,在场中战斗的身影却丝毫没有停滞,“放心,我是来救他的……”


“……至于能不能救的了,就要看你的配合了。”


听到男人前半句话,曙光旋冰的心先放下了一半。然而听到他后面的半句,曙光旋冰又不由地提起了心脏。


“你要怎么样?”曙光旋冰冷冷地问道。他突然感觉不断撞击结界的地行龙都算不上什么威胁了,因为眼前这个人给人更加可怕的感觉。


“很简单,只需要你假装法力不支,撤掉结界。”男人说道,语气轻松。


“然后你把蓝河留在原地。这一切就很快都会结束了。”

 

(未完待续)

评论(8)
热度(112)
< >
© 颐养天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