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养天年

[叶蓝] Long Away 07

“我去找寄生蠊的源头,你带他们回去!”


“这不可能!!”


蓝河刚说出自己的提议,就被曙光旋冰粗暴的打断。


“你开什么玩笑,你捡回一条命来才两天,我难道会放你去跟一支魔族军队战斗?!”


寄生蠊一旦出现,这森林里的魔族数量就绝对不可能只有几只。曙光旋冰绝对相信蓝河的实力,但他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去送死。


“我不会有事的,我现在……”蓝河顿了一下,突然压低了声音,“……我现在其实能听到魔族的心声。”


“什么?!”曙光旋冰难以理解自己听到了什么。


“我一直在做一个梦,梦里一直有魔族试图向我低语……”蓝河不动声色地靠近曙光旋冰,复述了自己最近一段时间的经历,“……所以我能辨别魔族的方位,你们不能。你赶紧把他们带回去安顿好,真想要找我,你再出来也不迟。”


曙光旋冰满脸惊恐地盯着蓝河,不敢相信他还藏着这样一个秘密。他非常清楚蓝河这个情况意味着什么——那绝对是遭到了魔族的某种感染才会有这样的结果。


可他为什么一直都没有告诉系舟?!


“我不知道。我……今天才想起来很多事情。”蓝河从曙光旋冰的表情中读懂了他的意思,可他也非常无奈。今天一早,困扰他的燥热消失了、身体突然变得特别强大……而他失去的各种记忆细节也在一点点浮现,他甚至不知道再过一段时间是不是连洞穴里发生了什么都能回想起来。


“可是,可是那也不行!”见周围的新人们开始窃窃私语,曙光旋冰急忙揽住蓝河的肩膀,假装轻松愉快的样子,加快了语速,“你就算知道他们在哪,如果突然被包围怎么办?你现在不过是刚刚恢复过来,难道想和那么多魔族……”


“不,不,阿冰,我其实……”蓝河本想继续解释,后来一想,什么都不如实实在在的画面有说服力。于是他干脆拔出剑来,冲茂密的树林狠狠挥出一道剑光。


升龙斩!


百年的古树伴随剑光轰然倒塌,压平了一大片草地。而这道光芒余波未平,很快在巨木之后的密林中开出了一条平坦的通道。


人群中陆陆续续响起了咽口水的声音。


“我可能,除了突然能听到魔族心声以外,还有点别的变化……”蓝河小声对曙光旋冰说道,而曙光旋冰看他的表情已经像是在看怪物。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总之先撤退!”曙光旋冰此时已经有了一种危机感。他害怕自己再不离开,就会听到蓝河说其实他已经不是人类了,“你开的这条路就是没有魔族的对吧?”


“对!”蓝河说道,“你尽快回去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


“嗯。”曙光旋冰说着,向天空举起法杖。一道橙红色的光芒骤然划过长空,绽放在茜色的天空中。这朵巨大的烟花象征着军队中的一级警报,它意味着营地极有可能面临魔族军队的正面攻击。


“长官!”连雨诚跑过来,其它的新兵也很惊慌。他们这辈子连三级警报都没见过,更不要说最危险的一级警报。


“不要怕!我带你们撤退!保持阵型,这边走!”曙光旋冰指挥着众人退上蓝河开辟的那条小路,而他深深忘了蓝河一眼,最后一咬牙,终于召唤出狼形巨兽精灵,带领众人飞快离开。


蓝河看着众人离去的背影,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好。两天前的那件事情让他比什么都害怕连累无辜者受到伤害。


而现在只有他自己,倒是可以放手一搏了。


蓝河擦拭干净长剑,还剑入鞘,而后他轻盈地跳上倒地的巨木,抬起头来在空气中辨认魔族声音的来源。


”咪咪姆咪……”

“西姆伊……”


晦涩的声音在另一个空间层面缓缓流淌,阴森无比。蓝河仔细确认了方向,而后便一头扎进密林,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疾奔而去。


……

西陲的日头很快便消失不见,藏入地平线的彼端。


月色下,一个人影在密林间飞快地穿行。


他的行动路线非常诡异,仿佛总会因为看不见的障碍而改变方向。然而如果从高空俯瞰下去,却会发现他的目标一直都牢牢指向同一个地方。


格林之森的最深处。


蓝河终于还是回到了这里。


“呼……”蓝河轻轻喘息着,心脏因为紧张和高速运动而剧烈跳动。


尽管身体已经因为未知的原因而变得前所未有的强大,但再次踏足这片禁忌之林,蓝河还是本能地感到了一丝惶恐。


他害怕自己从头再来一次依然不能完成战友的嘱托。


他也害怕自己的抵抗没有任何意义,寄生蠊大军最终还是会踏破这层屏障,直接攻击森林背面的新人营地。


然而那又怎么样呢?蓝河紧紧握住了拳头。


战士始终需要战斗,不可能因为不会成功就放弃抵抗。


现在能控制寄生蠊泛滥的只有他了,那么他唯一需要考虑的……就是做到这件事情!


蓝河进一步加速,向格林之森的深处袭去。雾气和幽深的夜色很快笼罩住一切,让他在寂静的山林中甚至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不太对……前进了一段时间,蓝河很快在心中说道。 


这山林静得不太像话……往日令人习以为常的虫鸣鸟叫此时一概没了踪影。


而更不要说他此次追寻的目标,寄生蠊母体。那道微弱的魔音一直牵引着他,声调时断时续。而无论如何追击,它却始终不见扩大,这种异乎寻常的现象让蓝河有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嘶——!


突然一团魔音在蓝河脑海深处炸响。而他几乎是瞬间跪倒在地上,身体根本没有站起来的能力。


这是什么……?!


蓝河心中惊骇欲绝。


这是至少一千只魔族的声音!


清冷的弦月悬挂在天空,散发出幽蓝的光芒。寂静无声的森林如同一座坟墓,等待着无知的探索者自投罗网。


“哈……哈……”蓝河苍白着脸,不断喘息。汗水顺着他的脖子淌下,浸湿了军装下的一小片领口。


怎么可能?格林之森怎么可能突然多出这么多魔族?!


难道……想起地下洞穴里突然出现的祭坛,蓝河猜测出一个可怕的事实……


难道魔族早就在这里开辟了一条传送通道,用来通行大军。而多年来的埋伏积累,都是为了今天的这一刻……


蓝河喉咙发干,根本不敢想象如果事实真是如此,他和他的战友们该如何应对。


他沉静住心声,朝那声音的来源望去——只见在那茂密森林的中央,似乎有一处巨大的盆地在散发出莹莹幽光。


我必须要去看看。蓝河心里有一个声音对他说道。


既然魔族没有大举进攻,只是放出了寄生蠊侦查,那么一切都还有挽救的余地。


也许他们这种传送之后需要很长的时间休息,也许他们遇到了其它问题所以迟迟不能发起进攻……


而他需要做的就是尽快把这情报汇报回去……蓝河打定了主意,于是收敛住气息,小心翼翼地朝那盆地潜行而去。


他来到了紧靠盆地的一棵高大杉树背后,而后小心地探身望去。紧接着,他就看到了这一生都难以忘怀的恐怖画面。


……

“阿冰,你要去干什么!”开拔的军队中,一名战士高声叫道。


“我去找蓝桥,我有他的气味信标!”


“你发什么疯,你现在去找他有什么用,你一个法师脱离部队是找死吗?!”


“不,我不是一个人。”曙光旋冰匆忙之间,把身边的一个男生拉了过来,“看见了没,他陪我一起去!”


连雨诚一脸诧异地指了指自己。


“你和一个新兵能干什么事?!”


“能干的多了!放心,我会快去快回的!”打发完这个人,曙光旋冰连忙催促连雨诚,“走了走了!”


他一边召唤出巨狼,一边催促对方跟自己一起爬了上去。


老蓝,你可要撑住啊!一边驱赶巨狼狂奔,曙光旋冰一边忧心忡忡地想着。


希望我去救你的时候,一切都还没有变得太晚……


……

巨大的盆地中,翻涌着上千只形态各异的恐怖魔兽。


他们吹吐出恶臭的气息,甚至因为肢体的碰撞撕咬在一起。


蓝河不懂是什么力量能让这么多可怕的生物聚集在此处。


而他唯一知道的便是,他需要尽快把这一幕通报给大本营的指挥者知道。


蓝河起身,正想离去。然而他却突然听到无数的魔兽嘶鸣起来。


他原本以为是自己的行动惊扰了他们,正心中一片冰凉。然而当他转过头去,却发现他们嚎叫的对象并不是自己。


有一个人,站在盆地边缘高耸的山崖之上。


他迎着风,风吹起了他风衣的下摆。那是一个黑色的身影,黑衣黑发。而他的整个人都如同融入夜色一般,你甚至无法描摹出他的丝毫气息。


他想干什么?蓝河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而下一刻,黑色身影便回答了他的这个问题。


只见他从悬崖上直坠而下,手中绽放出一道金光。而后他便笔直地切入了无尽的魔潮之中,整个人都淹没其中,消失不见。


……

“快点,再快啊!”曙光旋冰催促着巨狼。


“长官你看!”突然他背后的连雨诚叫道。


曙光旋冰抬起头,赫然发现森林中的一片天空被映上了无数瑰丽的色彩。


那显然是无数法力和斗气,正交织在一起进行一场剧烈的战斗。


“快啊!”曙光旋冰来不及再说什么。只能把注意力都投放到驱赶巨狼上面。


见鬼了,蓝桥是个剑士,到底哪里来的那么多魔法光芒?,


……

“嗷————”魔兽们痛苦地嘶鸣响彻天空。


蓝河呆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黑色身影坠入魔潮中并没有就这样被淹没,恰恰相反,他手中的金色光芒骤然伸长数丈,横扫而过。而那光芒所过之处,无数的魔兽被切为两段,横死当场。


蓝河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这实在是……太强了!


恐惧感被突然驱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热血沸腾的兴奋。蓝河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朝前面又挪了挪。他希望能看地更清楚些,也希望在必要的时刻自己能帮得上忙。


虽然完全不认识这个人,但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蓝河已经可以确定对方是自己的友军。然而他不知道,一个这么强的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格林之森?


魔兽依旧被凶残屠戮着,这一刻,你甚至说不清那个男人和这些魔物到底谁更像是野兽。


男人的金色光芒伸缩自如,每一次推拉都能带起大片的血肉。而更匪夷所思的是他并非只有这一件武器——每当有落单的野兽翻滚而过,便会有奇异的魔法凭空出现,或烧或冻将这些零星的魔物分解于无形。蓝河看着这一切狂吞口水:唯一的解释便是这个人魔武双修。然而自从人类开始抗争魔族以来,他都不曾听说过有哪位大人曾经修炼到这种高度。


“撕啦——”突然一只灵巧的四脚蜥从后面蹿上了男人的头顶。这一角度过于刁钻,眼前男人手中正在与别人战斗,无暇抵挡,蓝河下意识地喊出声来:“小心!”


他没有只是提醒,长剑在同一时间脱手而出。蓝色剑光笔直射向巨蜥,将它钉在地面。而那个男人应声转过头来,看到蓝河的一瞬间立刻挑起眉头。


“下来!”他喊道。


蓝河:“???”


男人没再说什么,突然金光脱手而出。蓝河吓了一跳,正想躲避,却听到背后“嘶啦“一声,一只怪面猴掉落在地,抱头翻滚。蓝河一惊,再一看幽暗中出现的无数双眼睛,立刻想也不想,纵身朝这盆地内跃去。


那一刻,他完全没有考虑自己会不会摔死……


风掠过身体,夹杂着无数怪物的腥臭。蓝河的眼睛眯成一线,不敢睁开,而在最后一刻,男人伸出双臂,牢牢地把他抱在了怀里。


胸口相贴的那一瞬间,蓝河感觉到了对方胸膛令人窒息的温度。


“我如果是你,就不会一个人来这种地方……”男人默默说道,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无奈和熟稔。


“我……认识你?”蓝河犹疑地问道。


男人微勾嘴角,没有回答。他手中的兵器突然改变,一柄金色的长剑出现在他手中,他挽了个剑花,背过身去。


“蓝雨教过双人剑阵吗?”他说道。


蓝河一怔,而后条件反射地捡起剑,靠在了男人身后——别说这种基础的东西人人都会,对于蓝河来说更是千百次实战养成的战斗习惯——然而直到他和对方后背相抵,他才意识到两人之间的种种默契有多么不可思议。


仿佛有某种东西能让他无条件的信任对方。


“走了。”男人没有惊讶于蓝河的配合,而是微微一笑,旋即带头向前方的魔物冲去。


而蓝河和男人背靠在一起,自然也是手执长剑,毅然迎向了千百魔潮。


……

“长官,就是那了!”连雨诚指着前方迸射出各式彩光的巨大盆地叫道。


“好,消息发了没有?”驱赶着巨狼的曙光旋冰问道。


“发了!”


“很好,那我们看看老蓝他……咦?……”


“这是什么鬼?!”森林中骤然回荡起曙光旋冰的巨大惊呼。


……

蓝河从没想象过会有战斗是这样的。


无数的魔物嘶吼着扑来,巨大的阴影遮天蔽日。然而他没有恐惧、没有害怕,他握住手中的剑,渐渐感到一种激昂的气势在身体中节节攀升。


……是什么呢?


挥剑砍下,一只魔兽瞬间被撕为两半。


……是一种强大的自信。


背后的男人带领着他,一步步踏出确实属于双人剑阵,却绝对不属于寻常剑阵的奇异步伐。他们的每一个转身,每一次挥剑,都让魔物仿佛主动撞到他们剑上。高速的剑身狠狠切进魔物的身体,而脱离的剑刃则带出魔物飞溅的道道碎肉。


回斩。


“嗷————!!”


横劈。


“吼——————”


男人突然向前冲去,而蓝河却是想也不想,加速跳起。


最后一刻两人的剑在首尾两端,一高一低,将一只蛇魔斩为三段。


而他们落到地面后后背重新靠在一起。


“哈……哈……”蓝河在喘息,却感到胸中鼓荡着前所未有的战意和激情。


他从来没有体会过这么酣畅淋漓的战斗:两人的配合宛如双生,一切流畅的令人难以置信。


眼看魔物再一起袭来,两人不发一言,默契地同时踏步向前。男人的步伐依旧毫无犹豫,不带丝毫停顿。他带领蓝河再次切入兽潮之中,剑刃的旋转在这魔物狂潮中生生开辟出一条清晰的道路。


换做1个小时以前,任谁来说蓝河都不会相信有人能凭一己之力杀死上千的魔兽。然而他现在却看到了……不,该说做到了。他亲身参与了这场宏大的战斗,两人在魔兽间游走如入无人之境,进退自如的身姿比起战斗更像是一场盛大的舞蹈。


如果不是身处命悬一线的绝境,蓝河会想找块魔力水晶把这一切录下来,回去好好回味个几遍……当然,激烈的战斗注定他的愿望无法实现,因此他也只能沉浸在这每一分每一秒中,体会两个人交叉配合的完美律感,体会那种攻无不克的畅快豪情。


渐渐地,盆地中的魔物越来越少。


而当蓝河回过神来,盆地中除了堆积如山的尸体,已经再也没有任何活物。他不敢置信地扫视了周围一圈,却连一具完整的尸体都没有找到。


“做的不错。”


突然有声音从身后传来,蓝河回过头去。


此时两人的脚步已经停下,再也没有那种无间的韵律。然而一点默契却停留在心间,让人恍惚间有种心动的感觉。


“是你的功劳,我只是配合你而已……“奇怪,蓝河微感尴尬,为什么‘做的不错’四个字听着这么耳熟……


“看来你把我的力量融合的很好。”男人微微一笑,没有在意蓝河奇怪的表情。他伸出手来,似乎是想让蓝河把手放上去。然而蓝河刚抬起胳膊,便触电一般把手缩了回来。


等等?!他这是在干什么?!


还有他刚刚说什么?他的力量?!


看见年轻军官骤然睁圆眼睛,男人看着他的表情愈发感兴趣起来。


“你怎么找到这的?”没有继续之前的动作,男人放下手,换了个话题。


“我……”不对等等,应该先告诉我融合了你的力量是怎么回事吧?!


“魔族在用声音诱导你?”然而男人很快继续说道,蓝河心中一惊,他怎么知道?


“果然……”男人喃喃,似乎已经从蓝河的神情中找到了某种答案,“你被骗了……”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一刻,一块碎肉突然翻滚而起。


“小心!”蓝河不知道为什么,几乎是下意识地挡在了男人身前,就像保护任何一个普通人一样。他没有想过自己能不能抵挡的住,而男人显然也因为他这动作而有些惊讶。


紧接着一道声波振荡出来,蓝河只感觉胸口一热,脑中一白,瞬间便倒了下去。


而男人一把抄住了他滑落的身体,目光阴冷地看向那块碎肉所在的方向。


“哦,终于肯出来了?”揽住怀中的身体,男人对着空气,不无嘲讽地说道。


紧接着就见空无一物的空气中,渐渐扭曲,出现了一个人形物体。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131)
< >
© 颐养天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