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养天年

[叶蓝] Long Away 06

俯卧撑很快做完,小小的风波烟消云散。曙光旋冰也不浪费时间,当即命令整队,开拔东南丘陵。而蓝河默默地跟在整个小队的尾端,履行他负责保护全队安全的这个“闲职”。


 队伍在树林里穿行,他便穿梭于树枝之上。


在枝条间不断跳跃着,跨越一丛丛茂密的绿色,蓝河眼见眼前的蓝色越来越多,心中也不免生出一股澎湃之意。


他站在树冠顶端,俯瞰整个东南森林,茂密的绿色森林生气盎然,无数虫鸣鸟叫一起奏响着生命的乐章。


而低头看去,曙光旋冰的小队正按战术阵型散开,分头搜索林中的不同区域。不得不承认,即便召唤师不想担负新人奶妈这个头衔,但他们真的是最好的教官职业——只见曙光旋冰召出四只召唤兽陪伴各个小队进行探索,自己则悠闲地走在后面。而每个小队的行动反应都将通过召唤兽的眼睛如实反应给他,的确没有比这更方便的带人技能了。


“怎么样。”蓝河从枝条上跳下,落在曙光旋冰身后。


“还不错。”曙光旋冰大大地打了个哈欠,却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确实是支不错的队伍,能力可以……你怎么样?“


“周围没有发现危险的魔兽,大部分只是普通野兽和低级变异的怪物。”蓝河还剑入鞘,走到曙光旋冰旁边,“虽然这里离格林之森还是很近,不过没有太大问题。”


“不,我不是问这个。”然而曙光旋冰带着笑意看向蓝河,“我问你。”


“我?”蓝河一愣,转而笑出来,“我很像有什么事吗?”


“不知道。”曙光旋冰扁扁嘴,“至少照我之前认识的蓝桥来说,不会一拳就把人揍到趴下……”


蓝河摸了摸鼻子,一时也没说出话来。


毕竟他也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现在的状况,自从那场灾难发生后,一切都是如此古怪。


“不过啊……”然而没等蓝河回答,曙光旋冰已经拍了拍他的肩膀,自顾自地感慨起来,“老蓝,怎么样都好,只要活着,活着就好。”


蓝河心中微微动容。


“你知道吗,蓝桥,你那件事之后监察部队找我谈过,问我你在前线有没有接触过魔族始祖……”曙光旋冰突然压低声音,异常谨慎地对蓝河说道。蓝河感到一阵风自林间吹过,后背的汗水顿时凉了一片。


“魔族始祖?”蓝河不确定地问。


“对,是关于那个法阵。”曙光旋冰的眼神更加严肃,”你们洞穴里遇到的那个法阵,根本不是魔族自己的发明。它最早的用处是人类用于困住魔族始祖,而这些魔族只是用它来提炼某种属于始祖的东西。”


“这……”蓝河一时间思绪电转,想明白了很多事情,“所以他们问你我有没有接触过始祖,是想知道这是不是给我预留的陷阱?”


“没错!”曙光旋冰点头,“但我们都知道,你没有。所以……”


“所以……是祭坛里原先就在的那个人类跟始祖有关。”蓝河喃喃自语。


砰——!


突然间,林中有什么爆发出一声巨响。


“敌袭!全员警戒!”杂乱的呼喝很快响了起来。


蓝河和曙光旋冰对视一眼,都意识到了是哪支小队遇到了突然袭击。他们辨明方向,而后立刻狂奔起来。


……

“呼!——”一只身上带有不少鳞片的黑色巨熊喘着粗气,原地挪步。而与它对峙的几名小队成员,纷纷露出疲态——尽管只是对阵了一个回合,巢熊凶悍的攻击力还是给他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不要慌!干的不错!继续保持!”曙光旋冰气喘吁吁的跑到战场,大声喊道。作为一个法师职业,能跑的这么快已经是他的体力极限。


“让我看看你们能不能干掉他!”刚才召唤兽已经将现场情况转播给曙光旋冰,让他知道局面并没有十分危急。因此曙光旋冰还是更多的希望队员能靠自己的能力解决这只魔兽,毕竟这才是他们训练的本意。


“好,好,稳住……不要急,它的体力比你们有优势,要依靠人数慢慢的消耗……”


曙光旋冰在地面轻声指导,而蓝河便站在树梢之上,准备着有危险的时候随时支援。


应该说这支小队表现的非常出色,尤其是那个队长——蓝河听见他们管他叫阿连——在危机突发时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冷静和果敢。


他的指挥保证了队伍没有一开始就被冲散阵型,陷入不利局势。而现在,这个人也是一边抵挡着最多的攻击,一边提醒着队员维持阵型。可以看得出他的伙伴都十分信赖他,这是一位天生的领袖。


“很好,干得不错!但别怪我说风凉话,你们的攻击力太差,只是维持这样的节奏可队赢得不了最终的胜利……”见局势尽在掌握,曙光旋冰也放松下来。他开始饶有兴致地围绕战场缓缓踱步,一个个打量这些新兵的表现。


就如同蓝河一样,曙光旋冰也对小队长的表现十分满意。根据召唤兽的回馈,这只巢熊是突然出现的,并没有被事先派出的斥候看到。而小队长连雨诚在一开始就抵挡了最多的攻击,来保证队员有时间反应布阵。这对于一只队伍的领导者来说,毫无疑问是非常宝贵的品质。


“明白!林音,全体加速术。阿德,封锁三点钟方向!”连雨诚听到曙光旋冰调侃的话也不气恼,继续冷静地指挥着战斗。在他看来,他们攻击力有些弱是事实,但在这场战斗中,这并不是完全不能克服的问题。


“巢熊的弱点在肚脐以下,以及鳞片下的内脏。我们遇到的这只慌不择路,身上有明显的战斗痕迹,刚才第一波攻击已经过去,随着时间推移它只会更加虚弱。持盾骑士防住正面进攻,保护远程职业。其它人听我指挥,进行消耗性作战……”


然而,就在这时,被团团围住的巢熊突然发出一声震天的嚎叫。


“吼————————!”巢熊仰天长啸,双目突然变得赤红。他巨大的身躯趴向地面,背脊如弓一样拱起危险的弧度。站在树上瞭望的蓝河当即就拔出了佩剑,而曙光旋冰则是摆了摆手,示意他先不要出手。


“嗷嗷嗷嗷嗷!”巢熊吼叫着,不顾一切地向人群冲来。连雨诚对此并非没有防备,只可惜他估错了方向——之前他预计巢熊会在不支时向薄弱处逃窜,此时却没想到对方是朝着人最多的地方猛冲而来。


于是巢熊所过之处,围攻的小队成员纷纷发出惊呼,朝两边急躲。而冲撞中的巢熊速度和力气何其巨大,眼看就要冲破阵型……就在这时,一把血色巨剑突然硬撼上了它强壮的身体,砰地一声将巢熊击退到五尺之外。


定睛一看,那不是这个小队的队长连雨诚,又能是谁?巢熊再次愤怒地向前扑去,誓把刚才阻挡他的人压在身下,而连雨诚终于释放出他作为狂剑士的压箱底大招。


“呵!!——”连雨诚怒喝着,青筋暴起,燃烧鲜血,释放斗气。


狂剑士的血气燃烧让连雨诚的力量在瞬间增幅到了骇人的程度——他硬扛住巢熊的攻击,牵制住巢熊的行动,为其他人的攻击争取了宝贵的时间。而刚刚被吓住的小队成员们,此时也纷纷恢复了清醒,控制系法术不要钱一样落在了巢熊身上。


于是很快,刚刚还不可一世的黑色巨兽萎顿下去,沉重地发出衰弱的喘息。他退回到了刚才的位置,放弃了再次奋力一搏。散布在密林其它位置的小队成员此时也终于赶到,他们接替了疲惫队员的位置,将阵型重新运转起来,而到此为止,疲惫的困兽已经没有机会再从这支队伍的围剿中逃脱升天。


连雨诚退到阵型外的大树下,深深喘息。这一次攻击消耗了他太多的气血之力,他已经没有力气再参与到后续的战斗之中。


“……感觉怎么样?”察觉到身后有人轻轻落地,曙光旋冰笑着扭头问蓝河。


“意识和胆略都非常出色,他会是一个出色的军官。”蓝河缓缓走过来,中肯评价,“一个只在格林之森训练过的士兵能有这样的临场反应,已经非常优秀了。我认为你应该举荐他前往哥文祭坛,或者干脆跟着你一起回神之领域。”


“嗯,我也这么觉得!”曙光旋冰一个劲点头,说不出的满意。要说他们这些高级军官为什么愿意接受坑爹的轮岗制度,也就是为了在这个当口捞几个手下了——但凡能被派到前线参战的士兵,早已被各大派系瓜分完毕。真要栽培自己的心腹亲信,还得从这样一张白纸的时候挑起。 


“诶,小连!”曙光旋冰愉快叫着树底下休息的连雨诚,对方回头。


“接着!”


说话之间,一个光精灵从空间裂缝中缓缓挤出,来到连雨诚面前。连雨诚还在愣神,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光精灵就已经散发出神术的光芒,把他身上的伤口就都治疗好了。


“……谢谢。”有些愣愣地答复了一句,连雨诚点点头,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看了一眼曙光旋冰,又看了一眼蓝河,而他眼中那幽暗难明的情绪,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哎,只可惜这小家伙好像特别讨厌你……”曙光旋冰念叨了一句,然后转头看蓝河。见蓝河一副“你怎么知道”的样子,他不满地挑起眉头,“拜托,我又不傻,你以为我能看不出这队人都是被他挑唆的吗?”


蓝河不想跟他说话,摆了摆手。曙光旋冰见状耸耸肩:那好,你们自己慢慢解决吧。接着他愉快地去找队伍里的女孩子说话了,树下只剩下蓝河和连雨诚两个人沉默地对视。


“……你好像有话想对我说。” 蓝河没有拐弯抹角,开门见山,“是什么?”


连雨诚盯着他,眼中涌现出近乎仇恨的暗色火焰。


“你想知道吗?”他声音沙哑。


蓝河没有说话。


“我的弟弟,就在你带的那支考核小队之中。”连雨诚一字一顿地说道。


微凉的风突然刮过林间,带走了一丝身体的热度。不远处对巢熊的围剿依旧在继续,一声声的喊杀显得树下格外寂静。


“你的弟弟……”蓝河皱紧了眉头,突然从记忆中搜刮出了一个画面。那是一张十分年轻的脸庞,在面对矮足魔时悍不畏死,而那眼睛的形状,确实跟眼前的连雨诚十分相似。


“……对不起。”蓝河沉默了许久,轻轻说道,“他非常勇敢,是我没能保护好他。”


连雨诚把脸埋在了膝盖之间,肩膀轻轻耸动。对于自身的严格要求可能让他不想轻易落泪,然而在这一刻,他还是控制不住,将这份悲伤泄露在了外人眼前。


蓝河轻叹了口气,转身看向战场的方向——他并不讨厌连雨诚,即便这个人对自己报有误解和很深的仇恨。


他聪明、机警,善于谋略且敢作敢当,再加上浓浓的军人荣誉感,这几乎就是一个天生的军人。


蓝河非常理解他憎恨自己原因——他害死了他的弟弟,这固然是其中之一。然而蓝河知道,像连雨诚这样信仰荣誉的人,不会单单因为这样的原因就责怪他人。


在他的心中,自己可能更多的是不配当一名军官——“一个不能保护自己手下的长官,不配再当一个军人”,秉持这样态度的人有的眼高手低,有的以身作则,而蓝河相信连雨诚便是要求自己比要求别人更苛刻的那种人,他认为蓝河做的事是种耻辱,是因为他对荣誉的虔诚,他自认如果发生同样的事情,自己一定不会带来同样的后果。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没有逃跑,也本打算和对方同归于尽。”良久的沉默后,蓝河遥望着远处的战斗,缓缓说道,“最后是某种意外让我活了下来,我也没有想到。而这带给我的只有痛苦和愧疚,我并没有因此而沾沾自喜。”


连雨诚慢慢抬起头来。


“而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放心,我会写一封推荐信给蓝雨驻扎在前线的部队,推荐你成为正式士官。”蓝河转头看向连雨诚,迎向对方有些惊讶的眼神,“我作为剑系职业,对你的推荐会比陈志冰好用很多。你很有可能立刻在前线部队得到一个位置,我相信你会比我更加出色。”


“……长官。”在蓝河就要转身离去的那一刻,连雨诚第一次主动叫住了他。


蓝河转头,看向他。


“为什么。”连雨诚的表情变得严肃而凶狠,“我想知道为什么会有魔族出现在格林之森的洞穴里面!”


蓝河沉默着,没有说话。


他不是不想回答,而是连他也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确切答案。


“我还不知道。不过……我可以答应你。”突然,蓝河说道,眼中也多了一抹异彩,“我答应你,如果我知道了这件事的真相,会立刻把它告诉你。但是现在,没有人知道这件事的答案,而对于你来说,更重要的是完成现阶段的所有的训练,尽早站上前线抵抗魔族。”


就在那一刻,蓝河给自己树立了一个新的目标,那就是调查清楚这次洞穴祭祀事件的真实原因。


他不想再满足于监察部队的缓慢调查,也不想再糊里糊涂地被梦境摆布。


他想知道这一切背后隐藏着什么……神秘的祭祀对象、突然出现的魔族部队、偷偷运输的稀有材料,一切都勾勒出一个巨大的阴谋,而他深陷其中,早已成为里面一枚重要的棋子。


“蓝桥……!”突然有远远的呼喊传来,蓝河深思微动,意识回到当下。


“蓝桥,过来这边!”曙光旋冰招呼着他,示意他离战场近一点,因为……巢熊就要死了。


濒死时爆发的危机可能远胜过战斗之中,蓝河立即收拢心思跑了过去。连雨诚也立刻跟了上来。


战场之中,只见巢熊下腹受伤,鳞片也被炸开了大半。由于之前的意外,剩余的队员选择了更加稳妥地周旋方式,因此他们虽然消耗了不少时间,但无惊无险地让战斗推进到了现在的局面。


此时场中的每个士兵虽然都凝神戒备,但明显显得非常兴奋。因为这是他们第一次完全靠自己击杀了这么厉害的魔兽,这对于他们来说是非常值得纪念的人生经历。


曙光旋冰也开心地站在阵旁加油助威:胜利总是让人喜悦的,不管经历这一切的人是否经历过更加恢宏壮丽的胜利。他踮着脚站在那里鼓掌呐喊,每个人的情绪都被他带动的很高。而那些召唤出来的冰精灵也因为主人的情绪而不时上下浮动,远远看去就像起起伏伏的冰蓝音符。


蓝河看到这样的场面,也同样弯起嘴角。但是突然,一道阴冷刺耳的嘶鸣突然贯穿了蓝河的耳膜,让他一下子愣在原地,周围的景物仿佛突然间失去了所有色彩。


……怎么回事。


心如擂鼓,蓝河感觉到时间的流动都突然变慢了。眼前的人们在他面前缓缓的挪动、缓缓的欢呼。这里似乎没有一个人听见他听见的声音。而在他们的面前,那只巢熊所在的方位,蓝河知道声音就是从那里发出来的,那些在梦境中曾经逼迫他不断逃跑的的魔族的声音……


“闪开!——”


声嘶力竭地大喊划破长空,蓝河抽出长剑,毫不犹豫地甩出一道剑光。曙光旋冰还在愣神,场中的士兵也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就见一条刀腿突然刺破巢熊的后背,弹了出来。一个灰黑的影子咻地向离巢熊最近的士兵疾射而去,扑向他的面门。而那个士兵只来得及回过头,便惊恐地看见灰影直直朝他的脸面压来……


啪!


剑光准确地斩在那个影子之上,在它的刀腿刺破士兵的脸颊之前阻止了它的攻势。紧接着,蓝色的剑光便接二连三地闪现,璀璨如星河,流星般飞袭而去,将巢熊牢牢包裹在其中。


古武剑术·流星式。


无数黑灰的影子发出尖叫,在射出熊体后立刻被密集的剑光绞成齑粉,化为灰飞。而那只巢熊本身也在密如光织的剑风中碎裂成小块。一片模糊的血肉中,一具尚未被完全分割的虫蜕呈现在众人眼前。它通体泛着铁灰,毫无疑问就是刚才小型弹射怪物的母巢所在。


“哈……哈……”蓝河喘息着,双眼紧紧盯着巢熊体内出现的事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开什么玩笑!”曙光旋冰终于反应过来,一个箭步冲上去,把虫蜕抄在手里。


“寄生蠊?格林地区为什么会有寄生蠊?!”他紧盯了一会手中的铁灰色物体,越过众人,对上蓝河的目光。两人的眼中都有难以掩饰的震惊和浓浓的忧色,因为他们都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寄生蠊,任何神之领域的人都无法忘记的魔族生物。它们会疯狂繁殖、寄生活物,将漫漫的人类部队逐渐转化为他们的血肉大军。


它们是每个士兵最恐惧的噩梦,因为它们……从来不会单独出现。


 

(未完待续)

评论(10)
热度(98)
< >
© 颐养天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