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养天年

[叶蓝] Long Away 05

“……蓝桥!”


 第二天早上,蓝河是被人从睡梦中叫醒的。


“蓝桥!”


 “老蓝,中午了!该起床了。”终于,系舟走到蓝河床边,一边放下早餐,一边无可奈何地叫道。


“唔……什么?”蓝河揉着眼睛,在被窝里滚动了半圈。系舟看他的样子,无可奈何,刷地一下拉开窗帘,正午的阳光一下子倾泻进来。


“啊……”


就像吸血鬼被阳光照到一样,蓝河身体一缩,急忙把光线挡在手外。当然,这只是一个赖床的人十分正常的反应……过了一会,等眼睛适应光线以后,蓝河就迷蒙地睁开了眼睛。他一边跟自己的困意对抗着,一边十分勉强地撑起身体……


系舟:“?!”


蓝河:“……?”


看到系舟的表情,蓝河本来有些蒙圈。可等他把视线投到自己身上,也一下子吓清醒了。


只见他的病号服不仅破的条条缕缕,还脏的像是从泥地里捞出来一样。而再看他的床单,也是如同被水浇过,湿哒哒的几乎没有一处干的地方。


整个床上,就只有他自己干净的能发出白光。


“你……”系舟看蓝河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知道他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可是这种情况,总不能是觉得热就能解释的吧?


“我……”蓝河也说不出话来。他隐约觉得自己又做了一个梦,可梦的内容,他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算了……系舟头疼地按住额角——既然徐景熙大人说不会有问题,那就假装什么都没看见吧——系舟调整了一下心态,走到房间一侧,从衣柜里拿出一叠东西,向蓝河走来。


那是蓝河的军服。


蓝河一怔。


……尽管事情只过去了2天,却像上辈子的事一样遥远。


等到蓝河匆匆从洗浴间里出来,系舟的表情已经变得十分严肃。


“好了,说正事。”他说道,然后把蓝河的军装放到桌子上,单脚一磕,对对方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蓝河上尉,我现在正式通知你,你已经可以办理出院你手续。你的生理数值全部正常,经检测没有魔力痕迹。但考虑到你仍有间歇性的异常发热出现,建议你保持自我检测,随时向我汇报你的异常状况。”系舟严肃地说道,语气一板一眼,“同时作为重大事故的责任人,军部希望你谨言慎行,避免其它可能引发危险的行为。你的行为将被约束在格林之森地区,不得离开。但根据实际情况,会允许你执行简单任务,以便你尽早康复,早日回到战场……”


“……上面对你有很高的期许,希望你能尽快调整精神状态,恢复常态。而我个人也希望你能抛下过去,振作起来……逝去的生命不能回来,蓝桥,答应我也保护好你自己,好吗?”


说到最后,系舟的语气已经带上一丝郑重和恳切,透着浓浓的关怀。蓝河鼻子微酸,心中波澜不止,然而千言万语,最终还是只汇成一个简单的词汇。


“谢谢,系舟。”他庄重神情,抬手回礼。


“我答应你,一定不会轻易去死。”


“……我会为了人类的尊严,战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

蓝天,白云。


站在住院部的楼门口,蓝河用手遮在额上,遥望了一下蔚蓝的天空。


仅仅是两天的时间,却仿佛过去了千百个世纪……蓝河已经有些忘了这次意外以前,自己每天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连日来的幻觉和梦靥折磨着他,让他很多时候甚至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而那些真实的疼痛和幻想混杂在一起,让他的感官和判断多多少少出现了一些偏差和谬误。


大概就像系舟说的,自己急需一些战斗来恢复身手,不然再这样荒废下去,就算身体没问题,精神也迟早被拖垮了。


 “蓝桥,这边!”正想着,有个人影站在远处兴高采烈地冲他打招呼。


 “你怎么在这?”看到是曙光璇冰,蓝河也很高兴。他快步走过去,被曙光璇冰一把搂到怀里。


“当然是来接你的呀~”曙光璇冰看起来十分高兴,“我这正要带队出任务呢,你出院了刚好,我去跟委员会说一声,刚好把你也带上!”


“我说你怎么这么积极……”蓝河瞥了曙光璇冰一眼,有些无语。还以为这家伙是为了庆祝自己出院,特意赶来作陪,谁想到是要找苦力干活,刚好拉上自己。


“行了行了,我还不知道你?闲不住的。”曙光璇冰一边说着,已经一边拉着蓝河来到出营事务登记点,“现在你要等正规手续派任务,可得等个三五天的,哪有我直接开权限帮你出去来的快?……诶诶,那谁,帮我写上,蓝河和我带队去东南丘陵清剿魔兽。”


“好的,陈长官。”负责登记的年轻人一看曙光璇冰的军衔,立刻帮他办好了手续,态度殷切。而蓝河看到这一幕,只能是默默翻了个白眼,心里吐槽对方还是这么爱现。


“诶,老蓝,你现在恢复的怎么样?”很快,两人一起踏上一条有些偏僻的小路,闲聊起来。


“还好,比之前……好很多。”说到最后,蓝河也不禁感到一丝诧异。要说昨天他还因为频频感到燥热而苦不堪言,可今天早上一觉醒来就觉得……一切都没问题了。


没有具体的证据,也没有具体的原因,就是觉得一切都好了。


状态好的难以置信。


“是吗?那就好。”曙光旋冰也就是随便问问,没把这当一回事。他是非常信任蓝河的实力的,虽然这个小伙伴看起来文文弱弱、偶尔还有点犹豫不决,但若论作为一个战士的实力,蓝河是绝对当得起他五大高手之称的。


“说起来,清剿魔兽这种活怎么会落到你的身上?专门负责这个的小队还有很多吧?”想起此行的目的,蓝河不禁疑惑问道。


“哎,别提了……召唤师苦啊!不能因为我们帮手多,就什么奶妈工作都扔给我们啊!你别看是清剿魔兽,其实还是让我训练新兵蛋子……”曙光璇冰这下可是有了机会,开始大倒苦水。他从前天自己带的新兵被普通黄蜂吓跑、昨天带的女生被野猪吓哭,一直讲到了今天早上夜间作战,有个二货愣是认为河里的水妖是自己命中注定,说什么也要跟着它走,最后是被几个老兵敲晕了才带回来的。


蓝河听的乐不可支,心里却还是对曙光璇冰表示了同情。的确,最近战事吃紧,新兵的征召幅度大了很多,质量上也没办法再像以前那样严格筛选。而这训练的难度,自然落到了基层军官头上。只是苦了阿冰这样的上尉还要因为轮岗被放到下面受这种气。倒是像他这样,早已经习惯了安全区的琐碎生活。


……当然这不包括前天发生的那种事情。


“诶,你还好吧?”看蓝河突然默不做声,曙光璇冰小心捅了他一下。


“没事!”蓝河连忙摇头,给了曙光璇冰一个让他放心的笑容。他的心里虽然仍有一个结,但已经不会阻碍他继续生活。未来还可能有千千万万的人遇到同样的事情,而他只有更加努力,才能让自己下一次面对困境时不会同样后悔。


“没事就好……哎!”说着,曙光璇冰又叹起气来,“其实我们都知道,你在这是大材小用了。好好的一个连长,放到这么一个闲的蛋疼的地方来当小队长,想想都荒谬……可是没办法,本部那里杨家闹的厉害,大春也只能把你放在这边,让你好歹能图个清静……”


“别说了,跟那些都没关系,是我自愿的。”蓝河打断了曙光璇冰,让他不要对这些决策有所怀疑,“是我觉得前线压力太大,和大春申请调岗到这,好好休息一下。不过大概也是老天爷看不顺眼我逃避现实,一直想着怎么给我敲下警钟。你看,这次就来了。只不过这一下敲的可真是狠啊……”


看到蓝河叹息,曙光璇冰也不好说什么,只能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和蓝河不一样,轮值过后,立刻就要回到前线上,接着带兵打仗。而蓝河的档案已经被调到了这个军区,能不能回去都还两说。大概他们很快就又要天涯两隔,未来还能不能一起出征杀敌都不知道了。


“好了,好了,打起精神来!说起来今天我要带的这个班啊……可不一般!“突然间,曙光旋冰换上一副神神秘秘的表情。


“怎么不一般?”蓝河看他的表情好笑,却依然配合他的节奏捧哏。


“据说今天我要带的这班小毛头全是刺头。实力没的说,但是教官气走了好几个~”曙光旋冰这么说着,却显然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老蓝,你看我们比一比如何?你来这以后带的人也多了,经验充足,咱们就比一比谁能先让他们服气,不然这新兵带起来也太无聊了~”


“刺头?谁刺头能有你刺头……”蓝河忍不住吐槽,想起他刚遇见曙光璇冰那阵子的事情,“要立威你还是自己来吧!我只是来给你掠阵的,抢了你的主导权,你看委员会不跟我拼命?”


他这禁令还在呢,帮着曙光璇冰削削血可以,让他指挥判断,那就是违抗军规,有越权之嫌了。


“哎,真没劲。好吧,那你就看看我怎么收拾他们……”曙光璇冰当下也不废话,召唤出法杖走在前面,意气风发。蓝河憋笑,跟在后面,很快两个人就来到预备区一群男男女女面前。


“都在了?”曙光璇冰走到跟前,提起声音问了一句。


眼前,十四个少男少女闻声转头,看到曙光璇冰流光溢彩的武器和肩章,下意识地收敛了轻松神态。他们点点了头,算是回应。而蓝河站在后面,却注意到有人悄悄地打量着他,眼神说不上友善。他正感到疑惑,却听到已经有一个年轻的士兵开口汇报了。


“报告长官,T3第五小队整顿完毕,听候指令。”一个高个子的男孩站的笔直,向曙光璇冰严肃一礼,说道。


曙光璇冰点点头,表现的也很温和,“你就是队长是吧。今天的清剿活动由我指挥,你们所有人直接接受我的命令……哦,这位是蓝河,蓝长官。今天由他负责保护你们的安全,给你们掠阵。之后如果发生了危险,第一要务以自保为重。至于其它事情,我和蓝长官会负责解决,不需要你们担心。今天是你们第一次执行清剿任务,意外肯定会很多。大家压力不要太大,放开了手尽量尝试就好。”


曙光璇冰口气平淡,说的话也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然而蓝河的名字一出,对面的少男少女们中就明显出现了一阵骚动。而蓝河十分清楚,这必然是和大前天的那件事情有关了。


“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说是平常吊儿郎当,关键时刻,曙光璇冰还是自然展现出高级长官的气势,巡视一圈,淡淡说道。


“有!长官。”然而尽管如此,蓝河也没有想到第一个反对意见来的如此之快。


“长官,我认为蓝长官不适合负责安全事宜。”蓝河看到那个一直用不善眼神盯着他的少年突然出列,神态坚决地对曙光璇冰说道,“……我们认为,一个害死过八个同伴的人,没有能力保护任何人的生命安全!”


……

现场一片寂静。过了好一会,曙光旋冰才缓缓开口。


“你刚才……说什么?” 


“我……我认为蓝长官不适合负责安全事宜!”被逼着重复一遍,提出异议的少年气势顿时弱了几分——毫无疑问,曙光璇冰这个策略尽管简单,却十分有效。


“你们还有谁这么想的?”微微一笑,曙光旋冰巡视四周,平静问道。在他目光所及之处,不少人畏惧地后退半步,或者怯缩地低下头。然而僵持到最后,竟还是有几个人挺身上前。


“我,长官!”


“我!”


“……还有我!”


看着眼前几个明显比旁人更加桀骜的年轻人出列,曙光璇冰不禁微微一笑。他扭头朝蓝河望去,眼神中写满了“你要不要出手?你不出手我可就要动手了?”的雀跃兴奋。


蓝河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你就算心里乐得开花,也好歹掩饰一下吧……


不过他却没有在这件事上过度谦让。


“……只有你们几个吗?”蓝河抬起头,淡淡问道。


“?!”


听到这句话,对面的几个少年明显有点讶异。显然就他们之前打听到的情报来看,蓝长官不是这样一个态度强硬的人物。


“是,我们……”其中一个少年左右转了转头,似乎有些不太确定。蓝河敏锐地发现他偷偷看了他们班长一眼。


”是的话,那就来吧。”说罢,蓝河也不废话,侧过身来,伸出一只手,“我不用武器,你们随意。能碰到一下,就算我输。”


“哎呦!”曙光旋冰当场就想吹口哨了。老蓝今天很不一样啊!这霸气侧漏的,简直可以去小说里混个主角当当了。


“切,小看我们。”站在最前面的寸头少年当即不乐意了。在这个小队里面,他唯一服气的只有他们班长,而放眼这个营地,就算那些老兵他也……


——砰。


然而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少年已经腹部挨了一拳,身体躬成了虾米。蓝河仍然保持着出拳的姿势,身后扬起的袍子还没有落下。谁都没有看清楚他如何出现在这里,而直到这时,被击中的少年才缓缓倒地。


“嘶——”现场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尽管他们知道这一位长官是前线退下来的高级军官,却从未觉得对方真有多么了不起。毕竟如果真的很厉害,怎么会甘心到格林之森这种大后方混日子……而现在他们突然有点意识到,自己的猜测错的有点离谱。


“还有谁?”蓝河淡淡说道,心中却正涌起惊涛骇浪。


……不是错觉。


他的身体……蓝河微微握拳,感觉了一下:此时他的身体充满了力量和速度,法力更是不可和之前同日而语。平常需要蓄力很久的动作,现在一个念头就可以达成。这样完美的操控感觉,竟然是那个两天前还濒死过一次的自己?


蓝河越来越对洞穴里发生了什么感到不安。他失去的记忆里,可能隐藏了许多的秘密。


“唔,我们……”刚还豪气干云的另外两个小伙子此时犹豫了起来。他们再次偷偷望向自己的队长,而那个高个子年轻人阴沉着脸,把头往旁边一摆。


两个人默默退回了队列。


“结束了?”曙光旋冰见局势已定,叉腰走上来,傲慢地巡视了一圈,语气不善,“玩够了?!”


众人紧紧抿着嘴,倔强地看着他,却不吱声。


“很好,那么现在开始处罚。”

“?!”


众人还在愣神,不明白曙光旋冰是什么意思。而曙光旋冰却已经飞快地朝地上点了几下:“所有人,100个俯卧撑!不许用浮空术!现在开始!”


“什么?觉得自己没有闹事?你们刚才那副表情,当我瞎吗?心里想想也不行!全都给我老实做!”


曙光旋冰声色俱厉,狠狠用手指地。一排新兵大气都不敢出,终于是屈服于长官的淫威,趴到地上,老老实实做起俯卧撑来。


“现在的小兔崽子,真是反了天了,居然还敢对上面的指派挑三拣四,我看你们一个个都是嫌命太长了!”曙光旋冰一边巡视一边还继续训斥着,“在这里,我说的就是军令!别说你们听信的那个什么狗屁谣言,就是我要你们去死,你们也得立刻给我去死,听明白了吗!!”


“明白!“尽管憋着一口气,但是汗流浃背的众人还是齐声应道。


蓝河站在一边,没有参与到曙光旋冰树立威信的环节中来。他的目光静静停留在那个高个子队长身上:毫无疑问,这一位才是这支队伍真正的核心。


可他又是出于什么理由,要唆使队员向自己挑衅呢?


蓝河突然觉得,今天的这次出行,或许不会像他预想中那么平静。

 

(未完待续)

评论(5)
热度(113)
< >
© 颐养天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