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养天年

[叶蓝] Long Away 04

开始挑战hexie底线……

------------------------------------

 

夜色很快降临,蓝雨的营地中升起袅袅炊烟。


每到这个时候,蓝雨的军官们便会三三两两地回到营地,结束一天的辛苦训练。他们会在食堂享用一顿丰盛的晚餐,然后来到酒吧和俱乐部放松一下。尽管这些地方的设施都非常简单,但已经是他们可以获得的最好慰藉。


然而仍需要站岗的士兵们就没有这么好的福气了。他们会哀叹着和上一班的幸运儿交接,然后拿起武器戍卫到营地各处。


“雷老大,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啊?”医疗区外,一个棕色头发的年轻人四处张望,疑惑问道。他刚和同伴换完岗,精力还很旺盛。此时看到四周的岗哨翻了一倍,立刻凑到班长旁边好奇问道。


“谁知道,上面怎么安排我们就怎么做呗。”雷老大瞥了他一眼,恹恹地把视线收回来,勾了勾手指。年轻人见状,立刻会意地递上一根香烟。雷老大十分满意,闭上眼悠闲地吐出一口烟圈:“说是晚上可能有特殊情况,要我们加倍注意林子里的动静。要我说,这地方能有什么情况?林子里连只魔兽都没有,全是些兔子狐狸。我们呆在这也就是尽尽义务,过两天就不会有事了。”


棕发青年却显得有点抓耳挠腮:“可是……上面这么安排……”


雷老大看了一眼身边的年轻人,不由乐了:“怎么,你还想遇到魔族大举进攻,趁机捞个排长当当?


“不不不……”青年立刻蔫了。魔族有多厉害他们课堂上学过,让他一个新兵现在就去和魔族对阵?他还是非常清楚”死“字是如何写的。


“那不就结了,好好站岗!”雷老大说着狠狠敲了旁边的小子一下,“再这么三心二意,一头熊跑过去都要被你漏了!”


“哦,知道了……”青年委屈地捂住头,蔫蔫地站回自己原来的位置。


而就在他转过头的那一刹那,一阵风自黑暗中无声地刮过。


年轻士兵吸了吸鼻子,却没有发现身边有任何异常。而这阵风转了一个小旋,便笔直地朝着高级病房的方向袭去。


……


病房二楼,军官特护病区。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棂,铺洒在整洁的病房之内。一束黄色的小花插在桌面的花瓶中,伴随着微风的吹拂轻轻摇摆。


病床上的人似乎睡的有些不安稳,翻了个身,汗水在他的额角上泛出细密的水光,缓缓滑落。


突然,窗口向上支起的玻璃突然咔塔一声,合拢下来。


魔力检测仪的屏幕上也完全黑了下来。一切突然被笼罩在安静之中,除了床上之人的浅浅喘息,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


陌生的男人突然从病房的阴影中走出来,仿佛他从头至尾一直都在那里。


他缓缓走向病床,向床头一侧折去。黑色风衣的下摆伴随他的动作微微扬起,而后服帖地垂落在他身后,像是一抹夜色的阴影。


“呼……”床上的病人,也就是蓝河,非常不安地抓着床单,急促地喘息着。


他的眼睛没有睁开,毫无疑问还在梦中。然而他紧紧皱着的眉头却充分说明了这并不是一个美梦。


「教,教官,这也是七级魔兽吗?」


「教官,他们好厉害,我们不行了!」


「为什么会死人?为什么?!这不是考试吗?!!!」


「教官!我……我……」


「……我恨你。」



“呼!——”蓝河惊喘了一口气,几乎就要坐起。然而一只手突然按上了他的额头,镇定的蓝色法力四向蔓延,灼热的空气瞬间就被冷却下来。


“呼……呼……”蓝河身体一软,重新跌回了床铺之上。他依旧在急促地喘息着,神态却比刚才安定了不少。


汗水从他的额头上流下,没有再次产生凝结的迹象。而他的身体则就这样摊平,软绵绵地仿佛失去了所有重量。


男人轻轻松开他的额头,手指向下勾勒。残余的汗水被他拭去,凌乱的发丝也归拢到了一旁……他的手划过年轻军官的胸膛,来到他的肋下,一个红色的光团顿时透过皮肤亮了起来。


“哼。”男人轻笑一声,手指向下用力。光团顿时暴躁了起来,挣扎着往上逃逸。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蓝河也再次难受起来。他的手紧紧抓住床单,腿不受控制地胡乱蹬着。汗水再次自他的额头上大量涌下,而身体也仿佛因为那团光的炙烤而分泌出大量的汗水。


男人目光平静,毫不为之所动。他加大了手上的力气,瞳孔中微微泛出夹杂着血红的金色光芒。


红色光团扭动着,逃脱着,却丝毫无法挣脱男人的控制。它每一次往上蹿去,就又好像被什么拉扯,退后到原来的位置。一次一次,光团所处的位置甚至比最开始还要往下。而当那团红色终于不甘的熄灭,它仿佛已经彻底地陷入到了蓝河的身体深处。


“呼……”神秘男人轻出一口气,放松身体。即便是他,这样做的负担也实在不小。


他一只手撑在床上,俯身去看蓝河的脸。此时年轻军官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除了微弱的呼吸外再也看不出一丝活着的迹象。


他的睫毛很久才会抖动一下,脸颊似乎也因为大量消耗而瘦削了不少。


男人微微叹息了一声,捧起年轻人的脸颊。他扶着对方的头让他露出了右边的脖颈,然后身体压了上去,锋利的犬齿抵在了那白皙的皮肤之上。


然而下一秒,男人却并没有咬下去。有什么让他改变了主意。


他想了两秒,收回牙齿。脸却略微一转,嘴唇便压在了近在咫尺的双唇之上。

 

点击查看

 

(未完待续)

评论(6)
热度(121)
< >
© 颐养天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