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养天年

[叶蓝] 寻常一夜

※ 很久以前的七夕文

※ 重修了一遍,本来想偷摸摸的替换,结果被咔嚓了,只好重发了……

---------------------------------

蓝河回到家,发现玄关处摆着一双崭新的皮鞋。


他没有开灯,径直走到客厅里:落地窗前,繁华的城市投下璀璨的光影,叶修坐在茶几前,点亮了一盏蜡烛,正在归拢旁边散乱的杂物。


“已经回来了?”蓝河有些惊奇,不敢相信。在他的概念里,叶修应该正在八个时区以外参加他的集团会议。


微醺的光源下,叶修的领带随意扯开着,挂在脖子上,新订的西装也没有穿好,前襟敞开,露出下面浅蓝色的衬衣。


 “提前结束了。”叶修回答道,声音有些疲倦,但带着快意,“早点回来,还能赶得上我们284天纪念日。”


 他把两只高脚杯推到面前,朝蓝河一笑。蓝河微微一愣,然后无可奈何地坐了下来。


“284天纪念什么啊……”吐槽着,蓝河坐到叶修旁边,帮他一起给果汁开瓶——显然喝酒对于某人不太合适,“你这个理由找的太差。”


叶修笑笑,没说什么,把果汁倒进酒杯。葡萄色的液体在杯中打了一个旋,很快沉淀为透着暧昧的神秘色彩。


 “明天庆祝的人太多了。”叶修说道,把杯子递给蓝河,“所以我们才趁今天特殊一下……”


 ……已经很久没有这样两个人独处,生活的辛劳很快冲淡了热恋的冲动。


然而当你凝视对方的脸庞,却发现一切都未曾改变。你是仍然如此地深爱着他,如同你们初识的那天,惊鸿一现。


蓝河凝视着叶修烛光下的的脸庞,忍不住伸手抚摸那削瘦的脸颊。


这段时间的辛勤奔波,让叶修下巴上长了一层浅浅的胡茬。然而一想到那个为所欲为的家伙终于被绑回去操持家业,蓝河又有种终于放下心来的解脱和某种轻微的幸灾乐祸。


 “咳,好了,下一环节。”似乎是感觉到蓝河眼神里揶揄的笑意,叶修轻咳一声,切换到今天的正题。


 “我们玩点游戏吧?过节嘛。”他拍了拍膝盖,义正辞严地说道。


蓝河想翻白眼,他们又不是小孩子了,难道还要搞那套情侣欲拒还迎的把戏?不过玩玩也无所谓……看着叶修的脸,蓝河就觉得心里有点热。他把手放到叶修的手里:“好啊,玩什么?”


 “我来问问题,答错了要亲亲我。”叶修就是这样,无论说什么台词都一点不带脸红的。


当然蓝河就不行了,哪怕都老夫老妻了还是脸上一热。


 “哦,那答对了有什么好处?”他装作若无其事。


 “当然是我亲你啊?”叶修理所应当地笑眯眯回应。


 “……”


蓝河无语,为什么感觉自己无论如何都会吃亏?不过就像叶修说的,过节嘛……


“那你开始吧。”于是蓝河摆正姿态,做出了一副积极应战的姿态。叶修也不矫情,立刻开始他的一个问题。


“我今年多少岁了?”叶修轻快地问道。


“32。”咦,怎么这么简单?蓝河刚下意识地说出口,就感觉柔软的感觉在脸颊上一触即逝……


“第一题就答对了……”叶修棒读地夸奖道,眼中满是狡黠。蓝河这下要还不明白自己被怎么套路了,他就真该找面墙撞死。


“好啊你!”蓝河作势要去掐叶修脖子,却被叶修一把抱住揽在了怀里。两个人在沙发行打闹了一阵,然后终于气喘吁吁地爬起身来。


“不行不行,这次换我问!”因为过度运动而满脸潮红的蓝河拿起一个靠枕作盾牌,示意某人不能再犯规了——这次他得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老让这人瞎胡闹那还了得?


“好啊,你问。”叶修好整以暇地撑住脑袋靠在沙发上——这个规则他可是立于不败之地啊!


“我问你,上个星期我的巧克力是谁吃的?”谁想到蓝河却是问了一个实打实的“问题”——要说这事他可在意了很久了——那天他答应了清洁工阿姨带巧克力给他儿子,结果打开冰箱才发现储物格里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他不是喜欢轻易爽约的人,所以这事让他郁闷不已。


“巧克力?什么巧克力?”叶修听了却一脸茫然,似乎毫不知情。


“别装傻!”蓝河拿抱枕拍了叶修一下,提醒他端正态度,“这里除了我就是你,如果你不知道,难道是我梦游吃了吗?”


“巧克力,巧……噢,我知道了!”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叶修狠狠一拍大腿,“那是张佳乐干的!”


他指着空气里的某一处,恨铁不成钢道:“那天你不在,他突然跑来哇哇大哭,非说自己失恋了。我赶紧让他去找吃的,别在跟前烦我,一定是他把你的巧克力都吃掉了!一定是他!”


“真的?”看到叶修如此激愤的表演,蓝河满脸狐疑地看着对方。


“当然是真的啊!”叶修倒是态度非常诚恳,“如果是我吃了我又用不着否认,你还能把我怎么着不成?”


虽说事实确实如此,可怎么听起来就那么气人呢?!叶修这一脸坦然让蓝河气不打一处来,所以他决定这次不能让对方好过。


“哦,那他为什么不找别人非要找你?”蓝河突然冷下脸来。


“啊……嗯……?”叶修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你和他很亲吗?你们是竞争对手吧!他怎么不去找霸图和百花的人!”蓝河说着就骑到了叶修身上,开始“逼供”。这个家伙,不给他点教训,真的要开染坊了!


“呃,小蓝,你等等……”叶修是做梦都没想到会出现这种场景。今天不是亲亲我我甜甜蜜蜜、浪漫贴心mini date吗?“我和他没有关系,我和他们都没有关系,这你是知道的啊?”


“还‘他们’??你还想有几个?!叶修你是不是不想过了!”蓝河装出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心里却乐得快绷不住了,“还有谁!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以前的事,你以前沾花惹草还算少吗!!”


我以前什么事了?!我哪里沾花惹草了?!


别说,从来不玩这一套的蓝河突然来这么一下,杀伤力还挺大的。叶修感觉有点崩溃,于是决定不能纵容事态这样下去。他一个翻身把蓝河压在沙发上,然后上去就是一个ctrl+A,先把局面HOLD住再说。


“唔!!”蓝河被叶修吻得喘不过气来,好不容易才挣脱出一点空隙,“你……是唔是心……”


叶修知道他要说什么,没给他机会,上去又是一个深吻,吻到蓝河都没力气反抗了,这才一点点把他放开。


“呼……小蓝啊……“叶修一边喘息,一边跪在沙发上,下面压着蓝河,“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让你检查一下我的清白……你看这里还有这里,你想怎么检查都可以……”


“……谁要检查你!”一不小心就又被耍了流氓,蓝河喷笑着推开叶修,刚才的冷酷劲也憋不住了,“这题不算你回答对了,亲我,”


“哦。”叶修可不会纠结什么刚才不都亲过了的问题……会纠结的那都是傻子,注定要孤单一辈子没人爱的那种。


他在蓝河脸颊上亲了一下,然后就慢慢发展到了耳朵后面。蓝河呻吟一声,抓住他的衣服,他低低一笑,却没有继续,而是搂住对方的腰,把眼前的人整个儿搂进了怀里。


“……想我没有。”侧躺在沙发上,叶修把蓝河抱在怀里,吹着气问。


“嗯?”蓝河装傻,就是不看叶修的眼睛。


“我走的这些天,想我没有?”叶修一个劲往蓝河耳朵里吹气,弄得怀里的人痒的受不了。蓝河在那里扭了半天,终于还是选择放弃了。


“嗯……”细如蚊蚋的声音,轻若未闻,却足以让需要听到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想了……”蓝河轻声说道,视线最终和叶修相接。对方的眼睛如同无底的深潭,令他一不小心便深陷其中。爱意在胸中膨胀滋长,最终破土而出,再也无法收拾。

 

点击

……

城市的光线在迅速黯淡,窗外却依然投射着朦胧的微光。蓝河让自己陷在沙发柔软的靠垫里,而后搂住叶修,小心地把他调整到一个舒服的姿势。


果然是很累了啊……蓝河让叶修枕在自己的肩膀上,摸了摸他的头发。然后他在他的额头上印下轻轻一吻,注视了他一会,最后带着笑闭上眼睛。


既然累了,那就好好休息吧。


别的事都明天再说吧……


我最爱的人呀。


(完)



 

标签: 全职高手叶蓝
评论(15)
热度(343)
< >
© 颐养天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