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养天年

【王方】士可忍,杰不可忍(中)

……

说道方士谦其人,他毫无疑问是微草的一代传奇人物。

在联盟刚开始发展的那个年代,空间站岗位划分并没有那么明确,很多时候都是能者多劳。为了能让一个战队支撑起来,每个人干的再多都不足为奇,而方士谦毫无疑问就是全能天才中都格外耀眼的那一种天才。

无论是生物学还是医学方面,他都游刃有余,而他在后勤和机械维修上的天赋也同样令人惊叹,给微草的早期发展带来了极大助力。

在王杰希加入微草前,方士谦就是微草冉冉升起的新星。而当王杰希加入之后,两个人毫无疑问共同开创了微草最光辉的一段历史。

只可惜,方士谦终究和王杰希不是一样的人。

王杰希迈入残破的基地电梯,电梯嘎吱响了一声,然后缓缓上升,他看着梯顶闪烁的白炽灯,微微出神。

方士谦跟他追求的是不一样的东西——他选择了把微草扛在肩上,而方士谦需要有更广阔的天空。

当这里能得到的荣誉不会再给他惊喜……他就不会再为这里停留脚步了。

迈出电梯,盯着靴子上陈旧的蹭伤和地面的灰尘看了一会,王杰希自嘲一笑,抬起头,继续向前走去。

……所以他这么多年什么都没对他说过。

……哪怕他们早就做过那样的事,也不排斥偶尔继续做那些的事,他也在他离开的时候什么也没说过。

因为他不想破坏他的自由,不想有任何一个试图拴住他的想法。

毕竟在他看来,就是这样肆意妄为的方士谦,才是他心中最适合他的样子。

……当然,这不代表他会无视方士谦带来的种种麻烦。

……

王杰希推开食堂的大门,然后就感到震耳欲聋呐喊声兜头浇下。一串急促的鼓点在尖叫中节节攀升,王杰希恍惚间以为自己走错到摇滚乐队现场。

“亲爱的朋友们,你们好吗!”穿着皮革劲装的方士谦一脚踩在充当鼓架的脚手架上,拿着扳手当话筒向“观众”呐喊,活脱脱的摇滚乐队主唱。

“啊!!!方神!!!”微草的工作人员配合地尖叫。方士谦即使已经离开很久,但他的传说依然存在,“爱你!!!”

“我也爱你们!”方士谦飞吻,然后在当鼓用的几个锅上敲了一轮,锅勺飞舞,“下面一曲,献给我们亲爱的中央转化炉,因为没有她,我们就不会有电,也不会有热水,感谢她在这蛮荒之地带给我们文明!”

方士谦说着手下已经敲起了又一串“鼓点”,几个不同锅碗瓢盆的声音完美地搭配,效果竟然堪比真的乐器。

“当当当当——”

在一片粉丝哭天喊地的热潮里,王杰希吐出口气,平静地向前走去。坐在过道旁的微草员工注意到旁边有人,刚一转头便惊呼一声,急忙捂住嘴巴。而这种诡异的安静开始迅速在人群中蔓延,很快方士谦就发现,现在还会发出声音竟然只有自己了。

抬起头一看,好嘛,果然是这家伙。

“怎么又是你?”方士谦有些不爽地敲了最后一个音符,把锅勺和锅铲拍在台案上,站起来走到王杰希面前,叉腰。

什么叫又是我?王杰希心想。“你怎么跑来这里了?”王杰希用同样的问题回敬过去。

“我路过!”方士谦答道,理直气壮。看王杰希挑眉,明显不信,他立刻有些不爽,“什么意思,不信吗?”

“没……”王杰希无奈回答。然而他知道自己这么说方士谦只会更生气,所以他立刻转换了话题,“吃过饭了吗?”

“呃……没有。”正还想着和王杰希大战三百回合的方士谦明显被噎了一下。他摸摸肚子,好像确实有点饿了。

“那就先吃饭吧。”王杰希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招呼食堂工作人员给他擦了张桌子,方士谦犹豫了一下,坐到了对面。

“……不吃饭?”感觉到大厅一片寂静,王杰希抬头,淡淡扫了众人一眼。王杰希这一眼可谓是“积威已久”四个字的真实写照,被他一看,微草没有人敢继续呆愣着,纷纷低头猛扒,生怕队长发现他们没有在吃饭。方士谦则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他是很佩服王杰希这管理能力没错啦——因为他做不到。不过这种把战队弄的一丝不苟的风格,就是莫名其妙地让他很烦。

“最近还好?”一边点头致谢工作人员端来的面条,王杰希一边问方士谦。

“还行吧,去波兰古抓了几伙星盗。”方士谦吹吹自己的面条,无所谓地说道。

波兰古是阿迪亚斯星域出了名的无法之地,那里罪犯横行,就算政府强大的治安舰队也要小心行事。王杰希看了看方士谦,表面上没什么伤,略微安心。但是对方喜欢冒险的天性,又让他心底不由叹息。

“想说让我别去吗?”方士谦一边吸面条,一边抬眼看王杰希。面汤蒸腾的水气氤氲了他的面孔,让王杰希想起那个梦,方士谦睫毛上挂着水珠,疲惫而依恋地看着他。

然而眼前的人没有那种情绪,他是在试探的、审视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的回答,再决定用什么态度来对待他。

“没有。”王杰希笑笑,垂下眼睛,自己也吃了一口面条。他觉得自己今天的心态不太正常,总是想去看方士谦的脸,看他脸上每处细微的地方,来对比和自己记忆中有什么不同,尤其是那场春梦里的……这样的行为可不太礼貌。

“哦?”这回换到方士谦表示不信,不过他也没有继续纠缠这个话题,而是歪歪头,说到了今天自己的另一个杰作,“其实我以为你会让我拆了那个通讯塔。”

王杰希眼角跳动了一下,知道你还弄?

方士谦嘴角咧开一个胜利似的微笑,他喜欢王杰希这种强行压制心情的表情,叫你每天装的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你知不知道这么强的讯号会影响这里的电离层的。”王杰希揉揉额角,有些头疼地看方士谦,“这个星球的大气没有哪么稳定。”

“知道啊。”然而方士谦只是不在乎地撑起脸,又露出一个笑容,“所以我改造了一个新的减噪装置架设在通讯塔的上面,还重新设置了它的转码模式,这样通过的信号强度会减弱1/3,只需要额外配备一个编译主机就行了,就算是这破地方也满地都是~”

方士谦兴高采烈地讲了一通,表情非常得意。显然他是等着王杰希面露惊讶的,但王杰希又怎么会不了解他的做事风格,只是叹了口气。

“所以,它现在的能耗是原来的几倍?”

“唔……”一瞬间方士谦收起笑容陷入沉思。

方士谦是个天才没有问题,然而就王杰希跟他相处的这么多年来看,他唯一的问题就是……脑子里真的一点没有金钱的概念。

“算好了告诉我。”于是王杰希站起来,郑重地拍拍方士谦的肩膀,然后端起碗筷。

“……如果不能低于10个标准单位,明天晚上记得让它消失。”

……

晚上睡觉前,王杰希又视察了一遍监测站的几个重要部门。

耀斑爆发对于恒星附近的星球具有毁灭性打击,无数乱飞的宇宙射线足以让粗心大意的人类以最惨烈的形式死去。

“辛苦了。”检查完最后一处参数,王杰希对工作人员点头示意。

“队长客气了。”“应该做的。”“队长晚安~”

工作人员纷纷告辞,打着哈欠前去休息,王杰希也稍微松了口气,放松精神往住所走去。

X-34,X-33,X-32……顺着后勤人员给的号码,王杰希一路找到X-31的门口,然而理应沉默等待自己的房间却亮着灯,显然早已有人住进了这里。

带着一丝疑惑,王杰希迈步进去。紧接着他急忙退了出去,看了一眼门牌,而后回头来,眨眨眼睛,罕见地有些发呆。

这个场景,为什么这么熟悉呢……

并不宽敞的小房间里,方士谦哼着歌,一只耳朵戴着耳机,一只手拿着手机,播放着不知道是什么综艺节目。他坐在床上,悠闲地用膝盖打着节奏,而他身上除了一件浴袍以外,完全是一丝不挂,显然刚洗完澡出来。

王杰希狠狠捏了自己鼻梁一下——不是做梦——他放下手,发现眼前的景象没有改变,确认了这个事实。

而且这个方士谦跟他梦里相比,早已大为不同了。

……那个时候的方士谦和他,都还是二十出头,空有大人的体格,没有大人的气度。即便是一不小心擦枪走火,两个人也生涩的紧,磕磕绊绊才勉强完事。

而现在方士谦,即便没有醉酒,也对裸露自己的身体毫不在意:他坐在那里,光便勾勒出他健康的体格和紧实的线条。多年的野外探险和运动赋予了他柔韧的肌肉和充满力量的体态。这是一具成年人才能有的身体,而那抹从未从他脸上消失的少年意气,又令这幅画面奇妙地混合了馥郁和清新,令王杰希心中微微一动。

“咳。”王杰希想了想,还是清咳了一声,迈步向里走去。

“嗯?!”听到响声方士谦立刻抬起头来,“你怎么在我房间里?!”

好家伙,台词都一摸一样……

王杰希不太确定方士谦记不记得他们第一次时同样的场面曾经上演,不过这不重要,他又清了清嗓子。

“这是我的房间。”王杰希申明道。

“不可能!”方士谦条件反射地说道。而后他才想起什么似的,迟疑地问道,“X-30?”

“不,X-31。”王杰希很抱歉地回答。

方士谦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但他很快扁起嘴,开始耍无赖,“那就换一下。”

正常来说,王杰希也不介意这么解决,毕竟方士谦不讲理也不是第一次了。然而今天他莫名地不想让步。

“不。”王杰希把外套脱下来,扔到椅子上,然后松了领带,“我去洗漱,你可以收拾一下,回自己房间。”

说着,他的目光往下移了移,似乎注意到什么东西。方士谦朝下一看,才脸一红,下意识地把腿并住。然而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这样多么欲盖弥彰,便又强迫自己大大方方地把腿打开了。

“怎么样,看够了吗?”方士谦就这么让自己暴露在王杰希的目光下,挑衅地说道。

“……”王杰希沉默了一会,突然以方士谦意料之外的形式开口,“不够。”

话音落下,方士谦一愣,王杰希自己也是一怔。

而后没等方士谦反应过来,王杰希便闪身进了浴室。方士谦在房间里面,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这是王杰希?而其实就连王杰希也觉得自己今天有病——进了浴室,他对着镜子,摸摸自己的脸,严重怀疑自己感染了不知名病毒。镜中的脸还是自己熟悉的那张脸,可怎么今天做的事就那么不受控制呢?

临时监测点的房屋条件当然不可能很好,即便他是队长住的也和普通工作人员差的不多。狭小的浴室里除了脸盆就是马桶和一小块淋浴的地方。王杰希感到自己进去以后整个空间就已经被填的满满当当。

正一边洗着手,一边思索自己这是犯得什么毛病,王杰希一抬头,发现一个身影飞快地挤了进来。

“让让!”方士谦完全是蛮横无理地硬挤进王杰希后面,试图经过他,去拿浴室里面的东西。

王杰希往前靠了靠,但他没忘记方士谦没穿衣服。所以当后者从硬是从他后面通过时,他感觉到了对方硬硬的下面。

转过头去看方士谦,王杰希发现对方脸上是一片掩饰不住的绯红。他飞快地收拾了自己的毛巾和洗漱用品,然后便又从王杰希后面硬挤了过去。

“呼……”王杰希长出了一口气,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

可他已经越来越感觉自己控制不住了……是的,是从今天早上起,从刷朋友圈开始就控制不住的某种情绪,他努力不去看它,不去想它,不去正视它,觉得它只是人的低等本能,激素过去就会消失,但是直到现在,它终于发觉,自己终究只是个人,终究不能无情无欲。他所期待的不会因为克制就彻底消失,而真正能让一切平复的……只有直面欲望本身,把一切宣泄出来。

王杰希再次长出了一口气,俯下身洗了把脸,然后擦擦手,走出浴室。

方士谦没有想过他这么快就会出来,还在翘着屁股收拾东西,然后他便听到咔嚓一声,是门锁上的声音。他抬起头,看到王杰希靠在门上,一脸平静地看着他。

“你……干嘛……?!”方士谦感到毛骨悚然,王杰希今天莫不是真的有病?是多伊塔吗?艾泰莉??还是传说中远古星球上的神经病毒,被感染了就会变成另一个人?!

“我们上一次做……是什么时候?”王杰希一开口,就再次把方士谦吓了个半死。这人是谁?!?!

“什……什么?”方士谦以为自己没听清。

“是上次交流会的时候吧,两年前了。”王杰希自顾自地说下去。

方士谦吞了口口水,不敢接话,他不知道王杰希到底什么意思。虽然他刚才有点……故意。但是王杰希不是这样的人啊?

……大概。

“呵。”王杰希笑了笑,“再上一次是三年前新分部剪彩,再上一次是土塔克爆发动乱你蹭微草的船,再上一次…………”

“停停停!”方士谦急忙打断王杰希,眼前这个人已经让他汗毛倒竖,几乎想夺路而逃了,“你,你到底想说什么?咱们干脆一点行不行?”

“好。”谁想到王杰希毫不犹豫地答应,然后走上前去,把方士谦推坐在床上,手撑在了墙上。

咕噜。方士谦喉咙里吞咽了一下,傻呆呆地看着这个把他困在下面的人。

“……我想知道,我们这么久才做一次,你中间会和别的人做吗?”

方士谦:?????excuse me???

“会吗?”王杰希眼神依旧如此平静,就像在问你吃不吃早饭。

“当然没有!”方士谦生气地说,然后才意识到自己泄露了什么。

“会想和别人做吗?”

“……这两个问题没有区别吧!”

“那会自己做吗?”

“我自己怎么做?????”

“会自己玩吗?”

“……王!杰!希!!”方士谦要疯了。

“玩的时候,会想到我吗?”

已经濒临崩溃的方士谦刚想条件反射地回答,然后才意识到王杰希到底说了什么,有些呆呆地看着他。

“会吗?”王杰希再次问到,声音很轻。他的眼眸在灯光之下,流动着深浅不一的颜色。明明是这么幽深的光泽,为何竟让人感觉到焰火般的灼烧和窒息。

“……”方士谦扭过头,难堪地眯起眼。他不想就这么在王杰希面前认输,但是……但是…………

……但是他还能怎么办呢?

“唔……”扭着头不肯看王杰希,方士谦发出细若蝇蚋的声音,“会……”

“嗯?”

“我说会啊!你烦不烦,我不想你还能想谁啊!”终于受不了王杰希的刁难,方士谦大声喊出来。而王杰希看着他,突然觉得心脏深处被狠狠重击了一下。他的心似乎从来没有跳的这么快过,而血液所及之处,整个身体都一片火热。

……他早该明白的,放开他,是因为不想让他讨厌自己。

……但是感情就是赌博,你永远做只做风险最小选择,又怎么可能有酣畅淋漓的大获全胜?

「感情矛盾没有上床解决不了的,如果一次不行,就两次。」

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又吐出来。

……他第一次觉得,叶修的建议,偶尔也有点价值。

于是他没有再问任何问题,而是直接端起方士谦的下巴,身体压了上去。

----------

 

想把标题改成“士可杀不可辱”……

标签: 全职高手王方
评论(23)
热度(87)
< >
© 颐养天年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