颐养天年

【王方】士可忍,杰不可忍(上)

最近看了几个原耽,都是80%时间搞误会,最后H被和谐,难受死我了,决定不管不顾写个H。

大量火锅底CP哦,不够杂食不要看。

算是迟到的七夕文。

-------------------------------

星际历2017年8月最后一个自然周,微草空间站,站长的主寝室。

王杰希醒来的时候,就对今天空气的气氛产生了不好的预感。而当他打开个人终端,看到跳出的节日提醒时,这种预感达到了顶峰。

“咳,杰希啊。”界面上闪现出联盟主席冯宪君的远程形象。

“主席。”王杰希依旧很镇定地回答。

“你也知道,最近x-3星域的耀斑又要爆发了,这一组数据对联盟非常关键。但是最近请假的人实在有点多,所以你看……你能不能?”

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追问冯主席具体是要自己做什么,因为他很清楚对方是希望自己去荒芜人案的x-3检测站,顶替别人完成这一周的工作。但是他还是很想知道……为什么又是他?!

“微草上个月刚执行过监测任务。”王杰希言下之意已经非常明确。

“咳。”冯主席又一次非常尴尬地咳嗽了一声,然后小心翼翼地说道,“杰希,我个人是十分肯定你的工作态度的,也十分明白你一直付出了很多……但是你也知道……”

“……情人节不会请假的,就只有你一个人了啊!”

…………

“啊啊啊啊啊啊啊!!!队长!!!!”

朋友圈里黄少天发了个小视频,蓝天白云迅速后退,画面中央的是两个过山车上的人被风吹变形的笑脸。

黄少一脸high到不行的激动刺激,笑到开花。而喻文州依然是淡淡笑着,只是闭起眼睛来承受风压,却毫无疑问非常享受。

王杰希面无表情地手指一划,翻到下一条。

“哼,看看今天谁先不行。”

暧昧的烛光下,两张脱衣舞表演的门票放在桌子上,旁边是吃到一半的点心。一只男人的手搭在旁边,很是随意。而王杰希知道那绝对不是拍照人的手,因为张佳乐不可能穿这个颜色衣服。

“你和老孙悠着点。”林敬言在下面关心。

“放心,不行的肯定不会是我!”张佳乐发了个墨镜表情。

孙哲平也是个懒得用手机的主,所以这里并没有他的任何回复。

“记得29日早上8点站里报道。”张新杰依然平静地对霸图最爱玩的人做出提醒。

王杰希心中一动,点开了张新杰名字。然而张新杰朋友圈的内容也让他失望了。

“25日x市祭祖,27日抵达y市,28日关闭通讯器,工作请提前联系。”

张新杰的口气依旧是那么一板一眼的,但是他发的照片暴露了他行程的实际内容:只见一片烟雾渺渺的古式建筑中,有个牌匾依稀写着“韩家祠”三个字。再结合x市是韩文清老家,y市市张新杰老家,28日是……

王杰希觉得自己已经不用看下去了。

再往后翻,李轩和吴羽策在搞溶洞探险,周泽楷和江波涛在布达米拉星的黄金海岸,林敬言只是拍了个有点失败的馅饼,但下面写了“锐锐做的(笑脸表情)”,肖时钦则出现在戴妍琦的照片里,一脸苦相地被她揪着和唐老鸭合照……

王杰希深吸了一口气,关闭了显示器,觉得头有点疼。他揉了揉额角,然后发现通讯器亮了一下。

“大眼,数据整好了。不过我信号不好,你直接来拿吧。阿卡兹雪山23212,73928,879。”

王杰希眼皮一跳,突然灵光一现,对哦,如果是叶修这个家伙的,这种节日不可能……

……

“……所以说,大眼啊,动作慢,吃剩饭!你看你这都几年了?”

阿卡兹雪山很低的一个山峰上,叶修一边飞快低划着光幕做数据调整,一边和身边人扯闲篇。而王杰希站在他旁边,面对着壮丽的雪山风景,气压低得厉害。

……他做梦也没想到,连叶修都叛逃了他们光荣的革命战线!

望着山脚下叶修和他的小朋友搭的野炊营地,王杰希无奈叹了口气。

“不想这种时候被老冯抓走,就就得赶紧也找一个啊!”叶修一边打哈欠,一边教育着王杰希,滔滔不绝,“你看你,平常不着急,到这个时候只能被逮个正着吧?对象是要自己处的……你都不处,难道从还天上掉下来一个?……”

王杰希听了简直无语,这家伙去年还跟自己一样是永远的节假日后备役,今年刚摆脱光棍命运就开始教训他了?!

“大眼,一切有因才有果……我可也不是一日成功的……”叶修仿佛知道王杰希在想什么,幽幽地看了他一眼。王杰希挑眉看他,叶修却转回头,呵呵地转移了话题。

“……小方这几年没联系你啊?”叶修换了个口气,很随意道。

王杰希的思绪似乎突然飘得很远,一时间没有回答。

“没回来看你?”叶修仍然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光幕操作,仿佛没在说话上放一分心思。

“……有。”王杰希沉默了一会,说道,“每年都有。”

“不过是看微草。”

“啧啧啧。”仿佛喟叹什么一般,叶修咂了几下嘴,“要我说你这是活该单身一辈子……给,好了!”

说着他把数据板往王杰希手里一丢。王杰希急忙接住,然后就看叶修开始提裤子——数据核对要查验虹膜、声音和指纹,叶修只好冰天雪地得把御寒服脱了。饶是他有身体强化,此刻也受不住。他拍拍王杰希的肩膀,示意接下来的就交给他了。至于他自己?当然是去过快乐的节日生活啦!

“小蓝啊!”叶修一边穿袖子,一边朝山坡下喊。

“啊?”下面传来回应。

“好了没有,好了我下来了啊!”叶修手上明明还忙着,嘴里却不怀好意地喊道。

“不不不,不行!没好呢!你不许下来啊!”年轻人的声音有点慌乱,似乎在忙着干什么。但叶修哪管这么多。或者该说,这才是乐趣所在。他弯眼一笑,转回来手搭在王杰希的肩膀上。

“大眼啊,送你最后一条锦囊妙计。”

王杰希再次挑眉看他。

“感情矛盾没有上床解决不了的,如果一次不行,就两次。”

“……只要功夫深,罗马也是可以一日建成的嘛!”

话音未消,只见叶修已经往地上一坐,顺着山坡滑了下去。听到上面传来地哗哗地响声,山下惊慌地叫起来,“不是说了没好吗!”

“我先看看嘛。”叶修落地一蹲,然后就灵巧地站了起来。他凑过去一瞧,果然看见蓝河正在堆的雪人才弄到一半。

“这哪里像我?”叶修看着雪人一脸欠揍的笑容,不满意道。

“哪里不像?”蓝河想翻白眼。而且他都说了他还没弄完啊?这还差很关键的点睛一笔呢。

说这蓝河捡起一根树枝,试图当作烟插到雪人的嘴上。然而防寒服手套太厚,插了几次都因为树枝太细被坚硬的雪顶了回来。

“我来。”叶修自告奋勇,脱了手套,捏住树枝,往雪人嘴角插了进去。力道刚好,树枝完美地叼在了雪人的嘴上。叶修退后了一步,歪头打量。嗯……不得不说,看着好像是有哪么一点像……嗯,就一点。

“诶,你手怎么了?”然而蓝河的关注点却不在这里,他一把抓住叶修冻的有点青紫的手,心疼地握在手里。

“刚才外面晾得有点久了,没事,戴会手套就好了。”叶修不在意地抽出手,甩了甩,但蓝河哪肯善罢甘休,把他的手抓回来,不满地瞪了他一眼。

“哪有那么快。”叶修的手一直末端循环都不好,总是凉冰冰的,蓝河才不会随便他乱来。他看了一眼叶修,脸有点发红,然后把自己的保温面罩弹开,哈了一口气在叶修的手上,把他的手握在手里。

“好点没有?”蓝河几乎不好意思看叶修。总觉得自己好像干了一件错事……

“嗯?……哦。”叶修先是一愣,而后面露恍然,眼睛微微眯起,“……可这不够啊!至少要暖和的地方捂一捂……”

叶修的眼神往下移动,蓝河也跟着注意到了对方在看自己胸口。他脸一红,有点气恼。但是握着对方的手,无论如何又气不起来,毕竟心疼的感觉……都是真的。

蓝河眼神一飘,飞快地解开拉链,把叶修的手按到了胸前。但是他没想到叶修一下把手抽回去了。

“你?!”蓝河气急。

“两只呢啊!”却见叶修飞快地把另一手套也给卸了,然后自觉自动地双手摸进了蓝河的衣服。蓝河急忙按住那两只手,简直怕他当场就做出什么更过分的事来。

“你……你这下满意吧!”蓝河略带生气和慌乱地说,白净的脸上却都是红晕。

“嗯,可是我嘴也有点冷……”然而叶修没有停止自己的动作,却是更近地凑过去。两个人此时都没关面罩,彼此呼出的热气渐渐交融到一起……

山坡上王杰希默默扶额,挡住自己的视线,转身返回他的穿梭船。他很庆幸这里是雪山,不然这两个人恐怕已经把衣服都脱了……

回到船里,王杰希呼出一口气,眼神也游移了一下。他手指划过导航图,定位好x-3星域的坐标,心中所想的却全然不在这里。

方士谦啊……

王杰希靠在座椅上,进入短暂休眠。

他已经有多久,多久,没有想过他了呢?

……

「王杰希,我们赢了!」

那是他们第一次获得联合演习优胜时候的场景。方士谦兴高采烈地抱住他,正要庆祝,然后才仿佛突然意识到自己还一直在假装生他的气,急忙又退后一步,板起脸来。

「你别太高兴了!这才只是第一次呢!」

然后呢?然后发生了什么?

他把庆祝到很晚的队员都劝回房,打开自己的门,才发现有个人披着浴袍坐在自己床上。

「嗯?王杰希,你怎么在我房里?」方士谦一脸迷蒙地问他,显然喝了不少。王杰希无言以对,他既想知道他为什么在这,也想知道这怎么成了他的房间。

更想知道他只穿着浴袍坐在这要干什么。

「哇!你居然想躺我的床!你洗过澡没有啊!」王杰希也很累了,打算先坐一下再说,没想到方士谦不依不饶地就要赶他走,「你先去洗澡啊!」

王杰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是觉得这是他的房间吗?不是该赶他走吗?那为什么又变成让他去洗澡?

很多时候王杰希觉得媒体对他的战术布置大惊小怪是没见过方士谦的胡思乱想。这个人的脑筋回路才是不正常到让人崩溃。

想着先洗澡也没什么,没准洗完方士谦就睡着了,王杰希拿了换洗衣服走进了浴室。而等他出来以后,方士谦果然已经呼呼的睡着了。

擦干头发的水,王杰希走过去,试图把方士谦抱起来,弄回他自己的房间,却突然感到方士谦抓住了他的手臂,脸蹭在他的胸口上,而有和洗澡水温度不太一样的液体沾到他身上。

「队长……」

王杰希心里一跳,知道那叫得不是自己。方士谦只有叫一个人的时候会有这种表情。

「队长……」方士谦又叫了一声,眼睛已经明显湿了,「我们赢了……」

既是在哭,也是在笑,方士谦哽咽地趴在王杰希怀里,有一声每一声地抽泣,既开心又悲伤。而王杰希没有破坏这份温情,他只是轻轻地楼主对方的后背,慢慢拍着,扮演好林杰此时应该会扮演的角色。

……他一直都知道谁对于方士谦才是最重要的。

王杰希难以置信自己竟然有了一丝惆怅的感觉。

「可是队长……」然而,方士谦突然抽吸一声,换了音调,「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王杰希眼神变得有些迷茫,听不懂啊。不过他也习惯了,所以只是继续听下去。

「我……我最近都不会梦到你了……」方士谦好像有点挣扎,又像是要表忠心,突然抓住王杰希的衣服,「我一直,一直都想着队长,但是……但是…………」

王杰希为了避免方士谦一把把自己衣服扯了,下意识握住他的手腕。

「但是我最近梦到的都是那个家伙!」

“????”

听到方士谦的话,王杰希先是一愣,而后迷茫、沉思、明悟,接着后背开始流汗。

他都不小心听到了什么……

「我梦到那个家伙对我……」喃喃到这里,方士谦咬住了牙,仿佛说不下去。王杰希也心虚极了,想把这一切赶紧结束,把方士谦送回房间去。

他试了试重量,抱的起来。方士谦一米八几的个子,说实话比王杰希还高1、2厘米。但是这么匀称柔韧的身体,蜷缩在一起却完全让人完全感觉不到他的高大。王杰希甚至有那么一瞬间的错觉,自己抱着的只是一个还需要大人宠爱的孩子。

他抱起方士谦,稳了稳身形,打算在他说出更不可挽回的话前,一鼓作气把他送到他自己的房间去。然而就在这时,方士谦突然把他的脑袋埋在了他的胸前,鼻子压着着他的胸口,甚至嘴唇也贴在他的身上。

「……王杰希,我讨厌你。」

呢喃的声音,在离心脏这么近的距离。王杰希却仿佛松了口气。

我知道啊。

他不在意方士谦对他是什么感觉。他要对林杰负责,对微草负责,却唯独不用对方士谦负责,因为他觉得对方并不需要他。

「但你为什么不看我……」又是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却让王杰希僵在原地,「你为什么不看着我……」

方士谦手勾住了王杰希的脖子,王杰希低下头看他——对方的眼睛缓缓睁开,清澈,饱含着水雾的,又仿佛带着无尽委屈,王杰希从来没见过方士谦的这个表情。

「上我的时候都好像在怜悯我……」

方士谦抱住王杰希的脖子,亲吻他的下颚,眼睛还是湿的,口气却已经充满埋怨。王杰希感觉到自己心中拥塞的情绪,也感觉到身体被磨蹭勾起的反应。但他真的很想问方士谦一句,我怎么没有看着你?

我一直在注视着你,但你的心里一直都是别人啊。

王杰希把方士谦扔在了床上,对方吃痛地哼了一声。然后这种略显粗暴的动作别仿佛成了点燃爱欲的助燃剂,让方士谦毫不犹豫地缠住王杰希的身体,把他从梦里,拖到现实中自己的身边。

「王杰希……你个混蛋……啊……」

对方呻吟着,喘息着,吻着他,紧紧抱住他的身体,略显生涩却毫无犹豫,仿佛在梦里演练过千百遍……

然后,后来呢?

……

飞船轻微震动,平稳下来。电子女音提示已经达到目标区域,准备进入大气层,王杰希清醒过来。

“唔……”一瞬间,王杰希便感觉到裤裆里湿乎乎不舒服的感觉。他反应了一两秒,然后无力的扶住自己的额头。

这已经是他今天第二次扶额了。

短途穿梭的浅浅一觉,竟然发生梦遗,尤其是发生在微草作派最为严肃的队长身上,王杰希觉得他今天真的不宜出行。

穿梭仓是没有空间更换衣物的,以至于王杰希一直保持愣神直到降落在地面。

飞船微一震动,自动转换为陆行车形态以后,王杰希这才叹了口气,清理掉脑中不必要的思绪,打算一切到了临时基地再说。

x-3星域的这个观测站非常破败,常年经受宇宙各种辐射。如果不是这里的恒星突然爆发耀斑,这个观测站可能还要荒废一、二十年。而王杰希在得到冯宪君的指派后,就已经安排了先行部队进行清理。

陆行车快速驶过荒芜的平原和干涸的河床,最终进入一处巨大的盆地,被雾霭覆盖的天空下, 一处略显老旧的人造建筑孤苦伶仃,然而周围热闹进行维护的人们,使它焕发了些许光彩。

王杰希看着视野中逐渐变大的建筑,心里再一次感叹,无论远处多么渺小的宇宙殖民建筑,近到眼前,都能让你感觉到人类的蓬勃野心。尤其是这座几乎直达天际的通讯塔,也不知道前人是怎么……

……等等?直达天际?通讯塔?!

“听我的口令,三!二!一!起!”

一声年轻、蓬勃,仿佛燃烧着无穷精力火焰的声音,从王杰希的通讯频道里响起。王杰希只感觉心中咯噔一声,然后就看到微草的工作人员在某个他略感陌生的身影指挥下,把那座年代明显先进其他设施至少三十年的通讯塔立了起来。

“小伙子们干得好!”那人一点都不认生,就像在自己家一样鼓励微草的人,“这下我们就可以玩游戏了!”

“哦!!!!”众人一起高声欢呼。

王杰希听到这范围内自动接入的通讯频道的声音,早起就有的那种不祥的预感,此时变得前所未有的强烈。

这人不是方士谦,又能是谁?

 

标签: 全职高手王方
评论(3)
热度(108)
< >
© 颐养天年 | Powered by LOFTER